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1章
    洗妇儿。

    帝莘的心,在那一刹那,一阵巨疼。

    他疾呼了一声。

    他的声音,曳然而止。

    祖星化身而成的黑死星,仿佛连声音都能吞噬掉一般。

    那一抹身影,没有回首。

    喉咙里,像是堵上了什么东西。

    帝莘想要到她的身旁,可他的脚下,却是无法动弹。

    “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会儿靠近黑死星,只有死路一条。”

    帝阳莘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帝莘的脚下,出现了一道枷锁。

    那枷锁,并非是寻常的枷锁。

    而是由不知名的兽骨打磨而成,那是帝阳莘的法宝之一,不仅仅能禁锢人的肉身,也能禁锢人的魂魄,在其作用下。

    它们如两个深潭,将帝莘的肉身和元神困在其中。

    没想到,世上傻子还真不少。

    一个月华帝姬不够,连帝莘这小子也是如此。

    帝阳莘有些恼火。

    他这么多年,浪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训练出来的小子,居然想要白白去送死。

    黑死星正在疯狂吞噬扩张期,这时候,任何生灵靠近,都会被生吞活剥了,不仅仅是肉身,只怕连魂魄都要被吞噬一空。

    世人只知道黑死星会吞噬,却不知,被黑死星吞噬的生灵,连魂魄都无法再超生。

    “滚!”

    帝莘一身怒咆。

    声音就如惊雷落地,炸开了。

    天罚戈壁上,刹那间,风起云涌。

    “小子,你还是乖乖留在这里的好,你方才与炽皇一战,应该消耗了不少力量,那是无法挣脱开我这一副‘天地囚锁’的。”

    帝阳莘老神定定着,再望了眼天空。

    黑死星的出现,出乎帝阳莘的意料之外。

    不过,倒也是好事一桩。

    月华帝姬那架势,摆明了要和神界同存亡。

    她最好是被黑死星给吞噬了,这样一来,最后一道阻挠他吞噬帝莘的肉身的障碍也就消失了。

    身后,一阵哗然声响,帝莘奋力一挣。

    那副枷锁一阵哗然作响,可枷锁并未被挣断。

    那是五星天兽兽骨炼化而成的枷锁,其强度,坚不可摧。

    “小子,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很熟悉,五百多年前,你也经历过一次,只不过,这一次,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我可不是帝纣那个废物。”

    帝阳莘幸灾乐祸,看着帝阳莘,眼底闪动着变态的光。

    他所说的是当年,在太虚墓境里,小帝莘目睹帝纣想要杀阎九一家时的场景。

    那一次,自然也是帝阳莘授意帝纣那么做的。

    那时候的小帝莘已经学习了数年的九命焚天诀,可他并不知情,直到目睹帝纣的预谋,他体内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直接击杀了帝纣,他的肉身强度也初步展露出来。

    帝阳莘很想看看,这一回,帝莘还能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身后,天地囚锁的枷锁上,发出了咯咯吱吱的声响。

    帝阳莘挑挑眉。

    千锤万联而出的兽骨枷锁上,竟是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啧,在一番激战之后,居然还有这等力量。这小子,简直就是变态。”

    帝阳莘嗤了一声。

    看样子,他还是严重低估了帝莘这小子。

    他此番以魂魄进入九十九地,本身就没携带什么了不得的法宝。

    佛舍利已经用了一次,手头也就只有这一副天地囚了。

    帝阳莘闷哼了一声,却见其一缕魂力射出。

    魂力融合在“天地囚锁”上,锁上,一道金光闪耀,原本已经出现了裂痕的枷锁,再度变得坚固无比。

    帝莘只觉得,一股冰冷之感,就如一条蛇依附在自己的脚腕上。

    体内,已然凝聚起来的帝魔之力,像是被冻僵了,没法在弥漫开。

    “好厉害的魂魄之力,小子,你的魂魄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完全不堪一击,你还想想法子,怎么逃脱这家伙的魔爪。”

    妖阳邪君直到和帝阳莘正面交锋,才发现,这家伙虽然和炽皇一样都是来自三十三天,可与炽皇相比,这家伙的感觉要更加可怕。

    好歹,炽皇不会想要混小子的命。

    而眼前的帝阳莘,虽说是帝莘的生父,可看帝莘的眼神,就像是看什么美味可口的猎物一般。

    真是个变态!

    危险,眼前这个男人未必的危险,帝莘必须离这家伙有多远就多远。

    妖阳邪君虽然不喜欢帝莘,可他更不喜欢帝莘的肉身,被这家伙所掌控。

    可此时的帝莘,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他的一双眼,一颗心,全都落在了天空的东方。

    那一抹影子,始终坚定不移的朝着黑死星掠去。

    尽管连一个回首都没有,可帝莘却从那一抹背影中,懂得了太多。

    他已然明白,洗妇儿接下来要做的一切。

    不!

    帝莘在心底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可那一抹身影,依旧是绝然地朝着黑死星而去。

    帝莘的双脚,被天地囚锁困住,一动不能动。

    “那女人真是愚蠢,她真以为,牺牲了自己就可以阻挠一切?没有人,可以阻挠黑死星,除了……”

    见帝莘停止了挣扎,帝阳莘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挣扎。

    他的魂力森冷冰寒,足以凝冻世间大部分的力量,除了炽皇在内的少数修炼火之源力的天人高手,鲜少有人可以与帝阳莘的魂力相互抗衡,更不用说,帝莘这么一个连源力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

    帝阳莘像是看笑话那样,看着飞蛾扑火的叶凌月。

    “闭嘴!你懂什么!”

    帝莘怒红着眼,声嘶力竭地喝道。

    “啧,小子……你想做什么?住手!”

    帝阳莘正欲出言讥讽,这时,他的声音一变。

    帝阳莘瞪圆了眼,魂魄因为愤怒和惊恐,颤抖不已。

    他看着帝莘,就像是看着疯子似的?

    帝莘的手上,多了一柄剑。

    他体内的帝魔之力被帝阳莘用魂力冻僵,几乎无法动用。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拼着最后一丝力量,凝聚成了一柄剑刃。

    那剑刃,此时并没有对准帝阳莘,而是对准了帝莘的双脚。

    “帝阳莘,你不是一直很想要这具肉身?你渴望了五百多年的肉身?”

    帝莘的声音里,透着冰冷。

    他的右手紧握着剑刃,锋利的剑刃划破了他的手,鲜血从指缝里不断滴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