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6章
    如果要阳邪君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眼前这颗黑死星很是危险。

    他不能让媳妇儿靠近它。

    “洗妇儿,那是黑死星,切不可靠近!”

    帝莘疾声说道。

    看叶凌月依旧是一动不动,帝莘的话,她仿佛压根没听见一般。

    “呵小子,你倒是知道不少。不过,你只知其一,不知道其二。那是黑死星没错,可你可知道,它的前身是什么?”

    帝阳莘直勾勾盯着帝莘,看向他的眼神里,透着贪婪和欢喜。

    炽皇掠走帝莘的事,帝阳莘也是刚发现不久。

    他方才和叶凌月交手,在帝莘突破是十帝魔时,发现了炽皇的气息。

    炽皇那家伙,在三十三天就是个极其难惹的存在,帝阳莘也不知,他为何会找上帝莘。

    不过,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炽皇无疑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本以为,只有杀了叶凌月才能让这小子断绝七情六欲成为最强帝魔。

    没想到,和炽皇交手之后,帝莘居然一口气突破了十命帝魔。

    他的肉身强度,直接就达到了炎龙皇的境界。

    这样的肉身,在三十三天都极其罕见。

    “我让你滚开!”

    帝莘完全不理会帝阳莘。

    他和帝阳莘的恩怨,由来已久。

    可这些,在洗妇儿的安危面前,都不重要了。

    帝莘隐约觉得叶凌月有些不对劲。

    “小子,你敢和我这么说话!你可知,我是谁?没有我就没有你!你的身体发肤,都来源于我!若非是我,你根本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

    帝阳莘勃然大怒。

    如果不是他,帝莘根本不存在在这世上。

    “所以,你打算让我喊你一声爹?你也配?我帝莘无父无母,过去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帝莘冷冷一笑。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他也从未听说过,世上有父母为了一己子私,创造了自己的子嗣。

    帝云裳为了攀附上帝阳莘,委身于帝阳莘。

    帝阳莘则是为了自己的一副完美肉身,不断繁衍后人。

    这两个人,都不够资格为人父母。

    他宁可当孤儿,也不愿接受这样的父母。

    “呵这可由不得你。你这副肉身,我要定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乖乖会来求我。”

    帝阳莘怒极反笑。

    他吞噬了这么多肉身,其中不乏有身世和帝莘类似,不认自己这个父亲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最终,他们的肉身都会乖乖屈服在自己强大的魂魄下。

    帝莘也不会例外。

    “做梦,滚开!”

    帝莘再也懒得和帝阳莘多说。

    周身,多道剑意石破天惊,如惊鸿破空,朝着帝阳莘的魂魄掠去。

    可剑意才奥金帝阳莘,帝阳莘的魂魄就一下子溃散开了。

    魂魄很快就再度凝聚。

    帝阳莘的魂魄再度凝聚在一起,阴魂不散,站在了帝莘的身前。

    “小子,哪怕你打破了炽皇的炽炼天,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的任何攻击,都伤不到我。你以为,你击败了炽皇,实则不然,你击败的只是他百分一的源之力罢了。看样子,盯上你这副肉身的,并非仅仅只有我一人。”

    帝阳莘的魂魄,无形无态,根本无法击杀。

    哪怕是叶凌月化身成八印女仙皇,也是如此。

    帝阳莘并不知道,帝莘和炽皇的血缘关系。

    在他看来,炽皇不过是盯上了帝莘封天令令主的身份。

    炽皇想要拉拢新的天域中的强者,将其培养成自己的爪牙。

    炽炼天力的炽皇,竟只有他百分一的力量?

    帝莘听罢,心底一沉。

    他本以为,自己突破了十命帝魔后,好歹能和帝阳莘一战。

    如今说来,自己和帝阳莘的差距依旧很大。

    可饶是如此,帝莘也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溃散的剑气,迅速凝聚,可就在剑气凝聚的一瞬,那剑气一下子消失了。

    “!!”

    帝莘眉心突突一跳。

    “小子,你也察觉到了吧。你释放出来的剑气,弱了许多。”

    帝阳莘极其讥讽地望着帝莘。

    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和当初的自己真的很相似。

    不仅是外貌,就是连脾气行事都很相似。

    可惜了,一山难容二虎,他不过是自己的器皿罢了。

    “剑气被黑死星吸收了。小子,我忘记提醒你了,在黑死星存在的区域,任何力量都会被吸收,你的帝魔之力和剑气之流,也是一样,你不要再胡乱发动攻击,否则都会被黑死心给吞噬,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虚弱。帝阳莘那老家伙,也没有动用任何力量。”

    妖阳邪君提醒道。

    帝莘皱了皱眉。

    这一点,他也留意到了。

    在他动用剑气时,他的剑气很快就溃散开,并且朝着黑死星涌去。

    那个黑洞,在不断扩大,同时也在吸收附近的一切力量。

    不仅如此,它还在不断移动。

    就在帝莘和帝阳莘相互对峙的时间里,那黑死星的范围又扩大了些,已经从正东方一点点往天空的正中移来。

    那速度和扩大的范围,都是帝莘始料未及的。

    这一片天罚戈壁,在短短的一刻钟时间里,所有的生灵都已经消失了。

    戈壁上再无半点绿意,大量的骸骨洒落在戈壁上,四处透着荒凉的意味。

    “还真是可怕的存在,你们苦心捍卫的神界,很快就会变得和这片死地一样。啧啧,真是讽刺,本以为可以鸡犬升天,谁知道,却是没顶之灾。连我都想不到,祖星会骤变成了黑死星。”

    帝阳莘也目睹了这一幕,就是他,都不免心有余悸,感慨道。

    黑死星竟是祖星幻化而成!

    帝莘听到这一番话,登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看看那一个黑洞,怎么也无法将其和早前那一颗比烈日还要明亮的祖星联系在一起。

    “怎么,不相信?不信的话,你大可以问问你的那个女人,方才,我们俩可是亲眼目睹祖星成了黑死星的。”

    见帝莘一脸震惊,帝阳莘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一幕,就亲眼发生在叶凌月和帝阳莘的眼皮子底下,当时,两人正在激烈交锋,时间,往前推移了半个时辰,正是叶凌月化身八印女仙皇时……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