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5章
    炽炼天崩溃后,炽皇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了。

    与此同时,火凤皇也溃散开。

    一条巨龙,悬浮在天罚戈壁上空。

    成功了。

    击溃炽皇的一刹那,帝莘还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从九命帝魔到十命帝魔,哪怕是对帝莘而言,也是极其偶然的事。

    这一次,若非是被炽皇给逼急了,只怕再给帝莘数载的时间,他都未必能够突破到十命帝魔。

    在九条蛟龙吞噬了妖阳邪君之后,帝莘体内狂躁的帝魔之力反倒是平复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巨龙的身形渐渐平稳下来。

    “小子,这一次,你可真要感谢本君。”

    妖阳邪君洋洋自得着。

    “多谢。”

    本以为,帝莘会反唇相讥,没想到,得来的却是帝莘的一声谢。

    这一声谢,虽是简短,却很是真诚。

    一直对帝莘冷嘲热讽的妖阳邪君,没料到这小子,也会有这般真诚的一面。

    “你小子……哎,少在那肉麻,本君可不吃这一套。还不快去找你那没用的女人,再拖延下去,真要给她收尸了。”

    妖阳邪君有些不自在。

    打破了炽炼天的封锁后,炽皇消失。

    周围是一片冰冷的气息,熟悉而又陌生。

    但是帝莘可以肯定,自己此刻不在诸神山。

    方才源镜里看到的一幕,发生在近半个时辰之前,帝莘也无法肯定,这会儿帝阳莘和洗妇儿怎么样了。

    帝莘四下一顾,发现自己身处在天罚戈壁上的一刹那,眼底喜色一闪而过。

    天边一片鱼白。

    周围有些不对劲。

    帝莘的面色沉了沉,心底有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只因为帝莘一眼就看到了天的另一边,那是!

    帝莘的眼眸狠狠一缩,在天罚戈壁的那一端,正是神界和异域的接壤处,也是早前叶凌月和帝阳莘交手的地方。

    帝莘本以为,会看到一番激战的场景。

    可他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观。

    正东方,原本是旭日东升的地方,自从祖星出现后,祖星替代了东升的旭日。

    帝莘本以为,会看到祖星,可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一个黑魆魆的洞。

    一个出现在天际,正在不断扩大的洞。

    那洞还在不断伸缩,周围大量的天地灵气,都被那一个洞吸收吞噬。

    天罚戈壁自从天罚皇朝的诅咒消失后,倒是长出了一些植物,也出现了一些魔兽和神兽。

    可在那黑洞的作用下,那些植物迅速枯萎,那些魔兽和神兽的生机也迅速被吸食。

    “怎么会这样?那到底是……”

    帝莘留意到,那黑洞出现的方向,正是当初祖星悬挂的方向。

    祖星不见了,那黑洞取而代之。

    而且那黑洞就如一头贪婪的饕餮,在不断的吞噬。

    周遭,除了帝莘身上的帝魔之力外,其余生灵的生机,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消逝。

    “是黑死星!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小子,快离开这里。”

    妖阳邪君惊呼。

    “何为黑死星?”

    帝莘没有离开。

    他在四下找寻叶凌月的气息。

    在确定洗妇儿没有离开天罚戈壁之前,他不可以离开,也不会离开。

    “黑死星是三十三天的一种末日星辰,它一出现,就意味着灾难和死亡。它会吞噬所有的生灵,将一块区域变为死亡之地。神界没救了,你只有快些离开,才能自保。”

    妖阳邪君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黑死星这玩意,它曾经见过一次。

    它虽然叫做星,外观却不像是一颗星,反倒是一个可怕的黑洞。

    那黑洞,到底有多深多广阔,无人可知。

    但是它的恶名,在三十三天的至强者们耳中,却是如雷贯耳。

    妖阳邪君早年略有耳闻,甚至亲眼目睹了一次。

    那时,它还是全盛时期,在遭遇了黑死星时,依旧只能落荒而逃。

    那一次,直接导致了三十三天的某一片天域消失了。

    更不用说,多少强者都被黑死星直接吞噬。

    数万年间,那一片被黑死星笼罩过的区域,就再也没有缓过来。

    迄今为止,那都是一片不毛之地。

    在三十三天,那是连死囚都不肯去的地方。

    妖阳邪君不知道,为什么黑死星会出现在这里,可它很清楚,只要黑死星出现在神界的上空,神界就完了。

    “神界会成为死亡之地?”

    帝莘大吃一惊。

    不过是几个时辰的事,他被困在神界不过数个时辰,为何神界就一下子被判了死刑?

    在数个时辰之前,神界和异域一样,都是祖星眷顾之地,随时都可能从九十九地脱颖而出,飞升成新的三十三天天域之一……

    祖星到底去了哪里?

    还有,洗妇儿又去了哪里?

    帝莘越发困惑。

    他看看那一个不断扩大的黑洞,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的担忧之色。

    “找到了!”

    帝莘在留意着黑死星的同时,也在寻找着叶凌月的气息。

    终于,他在天罚戈壁的某处找到了洗妇儿的气息。

    他欣喜若狂,没有半点迟疑,就要去找寻叶凌月。

    可就在帝莘动身的一瞬。

    却见叶凌月气息,一下子近了。

    难道是洗妇儿发现了自己?

    帝莘看到叶凌月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东方。

    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让帝莘的心一刹那间柔软了下来。

    “洗妇儿!”

    帝莘轻呼了一声。

    叶凌月的背影,就在前方。

    风一吹,将帝莘的声音吹散了。

    她没有回头。

    她孑然一身,立在了风中。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风中吹散开。

    “洗……”

    帝莘怔了怔,他伸出手,想要去拥抱那个距离自己不过咫尺之遥的身影。

    “小子,没想到你倒是有些能耐,连炽皇都拦不住你。”

    在帝莘伸手的一瞬。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身前。

    一道流光落在了帝莘的面前。

    帝阳莘的魂魄,与帝莘相持着。

    “滚开!”

    帝莘略有些担忧地望着叶凌的背影。

    帝阳莘没有死,洗妇儿也好好的,可帝莘却始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洗妇儿像是全然听不到他的声音那般,直直望着前往的那一颗黑死星。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