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0章
    九根帝魔命脉,悉数炸开了。

    帝莘的气息,一瞬就发生了变化。

    炽皇周身,那一部分火炎之力率先发现了这一点。

    “小子,你做了什么?”

    炽皇回过神来,看到帝莘的变化,也是大吃了一惊。

    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帝莘整个人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的身形比早前膨胀了近一倍,周身弥漫着一股暴戾的气息,一双眼如血浸染,赤红一片。

    那一身喜袍,也已经碎裂,露出了皮肤来。

    炽皇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帝莘的身上。

    那是!

    炽皇留意到了帝莘的体表上,浮现出一条条怪异的纹路。

    那些纹路,正是帝莘身上的帝魔命脉。

    原本帝魔命脉身在叶凌月的体内,那些命脉被帝莘一根根引燃,释放出全部的力量后,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那一根根命脉变化之后,就如一条条蛟龙,缠绕在帝莘的体表。

    伴随着帝莘周身力量的变化,那些蛟龙也跟着不断变化。

    帝莘没有回答炽皇。

    却见其双掌平推而出,惊人的天力就如惊涛拍浪,周遭的空间随着帝莘力量的增强,不断扭曲。

    炽皇看到了帝莘的变化,目光也变得凝重起来。

    炽皇活了数万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

    帝莘身上发生的变化,他稍作留意,就明白了过来。

    那小子,早前默不吭声,根本就是有预谋的,他竟然直接燃烧了体内的帝魔命脉,而且是不要命的,一口气就然烧了九根帝魔命脉。

    九根帝魔命脉都燃烧了,这小子和废人还有什么区别?

    他怎么和母后交代?

    炽皇一想到这些,就有种吐血的冲动。

    “既然你小子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朕不客气。不好好修理你小子一通,朕难消心头之恨。”

    炽皇咬牙切齿道。

    却见炽皇长臂一挥,身旁的火炎源之力迅速凝聚。

    源之力凝聚成了多个火球,炽皇一挥臂,那火球狂暴无比,在半空中腾空而起。

    火球在了半空中,骤然变化,成了一头震翅腾飞的火凤。

    火凤体积惊人,半个天空都被其遮掩住,一双金红色的眼,满是敌意,怒视着帝莘。

    一阵唳鸣,火凤震翅而起,释放出了大量的火炎之力。

    天地间,仿佛化成了一片火炎的海洋。

    火炎熊熊,朝着帝莘滚滚而去。

    帝莘的身躯,在了火炎海洋之中,就如一叶孤舟,显得微不足道,仿佛下一刻,就会被狂暴的火炎之力燃烧殆尽。

    面对着火凤掀起的惊天火海,帝莘面色不变。

    却见其脚下一顿,双脚沉稳,背脊之上,发出了一阵噼啪作响声,游移在其背上的九条蛟龙闻声而动。

    它们原本只是浮动在帝莘的体表上,可是伴随着帝莘体内的力量不断释放出。

    九条蛟龙也有了动静,它们齐声破体而出。

    九蛟腾空而起,天际登时多了九条黑魆魆的身影。

    那九道身影,化成了九道流光,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只听得“砰砰砰”连环撞击,原本已经被帝莘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扭曲了一部分的空间变得愈发不稳定。

    “区区凡蛟,还想与火凤皇媲美,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炽皇眼眸深沉,对九条蛟龙的举动很是不屑。

    火凤那双金红色的眼中,也只有漠视。

    天地有别,不仅仅是表现在炽皇和帝莘身上,同样的,两人的力量凝聚而成的源之幻兽也是如此。

    炽皇的火凤皇脱胎于火炎源之力,帝莘的九蛟化形于帝莘体内的帝魔之力。

    燃烧了九条帝魔命脉后,帝莘的帝魔之力,也强行突破成了天力。

    九蛟的天力联合在一起,的确是不容小觑。

    炽皇能够感觉到,自己建立的这一片炽炼天,在不断被冲击。

    炽炼天是炽皇为了束缚帝莘在九十九地临时开辟出来的。

    它的真正强度,自是比不得叶凌月和鸿蒙方仙等人用了数百年开辟建设出来的鸿蒙天坚固。

    这里只是一个固定的,密闭的天地。

    若是一切稳定,炽炼天不会被打破。

    可如今帝莘和九蛟不断用力量冲击炽炼天,再这样下去,原本就不稳定的炽炼天必定会被冲得四分五裂。

    “火凤皇,将九蛟撕成碎片。”

    炽皇沉声喝道。

    火凤皇发出了一声唳鸣,它的翅身垂悬而下,足以覆盖半个天空。

    此时,它翅身一震,翅上,数根火羽洒落。

    火羽朝着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

    火羽的目标,正是不断冲击着炽炼天的九条蛟龙。

    每一根火羽,都化为了一枚利箭,准确无比,对准了一条蛟龙的要害处袭去。

    “嗤”的九声闷响。

    利箭准确无比,刺入了九条蛟龙的命门处,九条蛟龙在半空中一阵翻腾,血水飞溅。

    帝莘的身躯也同时震了几震。

    他的体表,出现了多处伤口。

    伤口上,九根火凤皇羽触目惊心,鲜血横流不止。

    这九条蛟龙来自帝莘体内的九条帝魔命脉。

    九条帝魔命脉被火凰羽所伤,对于帝莘而言,自是重创。

    九条蛟龙轰然落地,蛟身上,鳞片破碎,血水淋漓。

    “小子,你根本不是那家伙的对手,还是快快求饶。再这样下去,你非死不可!”

    妖阳邪君眼见帝莘再受重创,又急又怒。

    这小子,不听老人言,这下子可好。

    别说是九条帝魔命脉废定了,只怕连小命都不保了。

    这时候,只要这混小子能够开口求饶,炽皇一定会手下留情,毕竟两人是血缘至亲。

    妖阳邪君急得很,可帝莘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那般,他低垂着头,任由伤口鲜血滴落。

    “小子,你这会儿可算是明白什么叫做天地有别了吧?朕看在母后的面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双膝点地,求朕网开一面,答应与朕一起回九十九地,朕就饶你一次,还能将你的废脉续上,让你全身而退。”

    一团火炎源之力涌来,一道金光闪烁,炽皇脚踩火凤皇傲然而立,站在了帝莘的身前。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