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5章
    鸿蒙天内的阳泉神殿,连日常运营都是由阳泉殿主一手管理的。

    唯一听命于叶凌月的恐怕也就只有盘踞在阳泉神殿左侧的那一条镇殿黑龙王了。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甩手掌柜,她的确是不知道,怎么把阳泉神殿移出鸿蒙天。

    “岂有此理!你耍我!”

    男人听罢,勃然大怒。

    “尊上,我早已说过,那女人很是狡猾。这种人,与她多费唇舌无益,还是早些动手杀了她。尊上若是不方便动手,属下来就是了。”

    帝纣一脸的跃跃欲试。

    帝纣早就恨不得杀了叶凌月了。

    只要这女人一死,很多事都能迎刃而解。

    帝纣见男人没有作声,脚下一蹴,却见其身影如惊雷,瞬息就动。

    叶凌月也是早有准备,她手间多了几张符箓。

    帝纣一动,她的符箓也是如影随形。

    只见得半空中,符箓化为了多道符光,袭向了帝纣。

    符箓炸开了,一时之间,冰棱、火球如雹子般,扑面而来。

    男人见两人动手,也没有出声制止。

    叶凌月身上有信仰神殿,男人怀疑,信仰神殿真正的威力还没有发挥出来。

    他的实力,虽然远超过叶凌月,可毕竟肉身已毁,又是身在九十九地,如今更只有魂魄之体,还是小心谨慎些的好。

    帝纣恰好是最好的试金石,男人抬头看了看天空,那一颗祖星依旧是闪烁不断,光芒忽明忽暗,这意味着,祖星很快就会发生变化。

    男人心底百般算计,另一边,叶凌月和帝纣亦是斗得不可开交。

    叶凌月对上帝纣,对方虽然没有开启天印,却懂得天技法门,实力远在叶凌月之上。

    只是两人相斗,一时之间,竟也难分高下。

    叶凌月使出的可不是一般的符箓,正是冰火两仪符。

    天符之一的冰火两仪符,威力自是非同小可。

    冰火两重,就如暴雨倾盆。

    帝纣刹那间,就置身在冰川火海之中。

    “这小贱人,好生难缠。”

    周遭视线,一下子就模糊一片,烈火熊熊,冰棱四射,帝纣左右避闪着,压根没法子分辨叶凌月在何方。

    “帝纣,帝莘到底在何处?”

    叶凌月的声音,不知从哪个方向传了过来。

    “哼,你想知道那小子的死活?”

    帝纣冷笑道。

    帝纣和三十三天的“帝莘”合作,帝莘一定是落入了他们的手中。

    她很担心帝莘的安危。

    “他是你的养子,是帝云裳的儿子,难道你对他真的连半点感情都没有?”

    帝纣身形微微一滞。

    对于帝莘,帝纣的感情无疑是很复杂的。

    他养育了帝莘数年,两人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日子。

    他一心想要将帝莘打造成最强帝魔,让帝魔家族和帝云裳刮目相看。

    抱着那一份执念,他沦落异族。

    不得不说,帝莘是个很惹人喜欢的孩子,哪怕是他对小帝莘最冷漠的时期,小帝莘依旧是保持着一份赤子之心。

    冰火两仪符外,叶凌月也敏锐观察到了帝纣神情上的变化。

    人非草木孰能无心,帝纣再怎么冷酷,依旧是一个人。

    他在帝莘身上倾注的情感并不少。

    “你当真想要帝莘成为他人的替身?你养育了多年的孩子,会彻底成为一具傀儡,你当真甘心?”

    叶凌月的话,阴魂不散,在帝纣耳边回荡。

    叶凌月是神念师,能敏锐感觉到他人的情绪波动。

    此时此刻,帝纣的情绪起伏很激烈。

    “闭嘴,若非是你,他怎会成为他人的傀儡。即便是傀儡,也好过他一辈子当凡人的好。”

    帝纣咒骂着,啐了一句。

    “冲霄鬼闪。”

    却见帝纣的身影,一瞬就化为了百个之多。

    那是帝纣掌握的最厉害的一门天技,一时之间,叶凌月也无法肯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帝纣

    “抓到你了,小贱人!”

    帝纣凭借着冲霄鬼闪,避开了冰火两仪符,落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他一双铁爪,朝着叶凌月的命门袭去。

    叶凌月也不惊慌,脚下一踏,避了几步。

    “哪里逃。”

    帝纣冷嗤了一声,叶凌月已经在其掌控之中。

    他并不知,叶凌月左避右闪,他穷追猛打,不知不觉已经随着叶凌月的步伐,踏入了早前封印封天令的禁制之中。

    帝纣脚下,一阵禁制的阵光闪耀。

    帝纣察觉时,他已经置身在禁制之中。

    帝纣并没有太在意,封天令的禁制,早已被七道星源之力打破。

    新生的禁制,早前也在击杀光明仙皇时崩分离析。

    他就不信,一介凡人布下了阵中阵,在经历了两重消耗之后,还能有什么威力。

    就如帝纣猜测的那样,在他踏入禁制的那一刻,禁制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

    帝纣越发有肆无恐,脚下生风,已然逼近了叶凌月。

    “只要杀了你,云裳小姐多年的心愿就能完成了。”

    帝纣的指风,已经逼近叶凌月。

    叶凌月甚至能感到皮肤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

    可就是在这般危急的情况下,叶凌月面上,忽的浮现起一抹诡异的笑。

    “这小贱人,莫不是吓傻了,这时候还不求饶?”

    帝纣见状,不由暗暗心惊。

    “帝纣,你看看你脚下是什么?”

    叶凌月却感受到了那一颤,她勾了勾唇。

    “少在那装神弄鬼,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帝纣没好气道。

    这时,他的脚下,忽是微微一颤。

    那一颤,极其轻微,对于杀机大盛,一心想要击杀叶凌月的帝纣而言,那一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也没有任何危机感。

    可也是这一颤,在旁观战的来自三十三天的“帝莘”却是不由变色。

    “回来!”

    男人冷喝了一声,可已经太迟了。

    却见禁制之内,再生变故。

    看上前波澜不惊的禁制,一刹那,就发生了变化。

    地面上,一阵龟裂骤生。

    有什么东西,就如雨后春笋般,从地面上破土而出。

    只听得轰隆隆声响,地下,一道黑影凌空而出。

    帝纣脚下摇晃,定睛一看,在感受到那股强大的气息时,帝纣这才变了脸色。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