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4章
    意识到不对头时,叶凰玉和聂风行已然催动了体内的全部元力。

    他们宁可玉碎也不可瓦全。

    眼看事态一发不可收拾,却听得一声冷喝声。

    “住手。”

    叶凌月骤然现身。

    虚空意识海中,烛照差点没气得吐血。

    阳泉殿主也是翻了个白眼。

    罢罢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早知那丫头就不是什么省心的主。

    “月儿!”

    “凌月!”

    看到叶凌月忽然现身,蓝彩儿和叶凰玉等人的反应也是一惊。

    男人和帝纣却是一喜。

    尤其是男人,在发现叶凌月忽然现身的一瞬,男人察觉到了什么。

    “那是……信仰之力的气息?想不到,在九十九地这种地方,竟还有信仰之力的存在。不对,那不仅仅是信仰之力,还有更加本源的力量,是信仰神殿。你的身上,有信仰神殿的气息。”

    这一个发现,无疑比发现叶凌月是太阴天女让男人更加信奉。

    “没想到,我能在这种地方,发现信仰之力的存在。”

    男人大笑道。

    他对叶凌月的态度,一改早前的轻蔑,换上了一副如获至宝的口吻。

    “尊上,信仰神殿是?”

    帝纣对叶凌月很是不喜。

    怂恿男人杀叶凌月的,也是帝纣。

    见男人对叶凌月的态度有所改观,帝纣还很是担心,他唯恐男人会改变主意。

    “信仰神殿,是非常珍贵的存在。它的价值,和祖星不相上下。但是它比祖星还要稀少一些。自上古神祗陨落之后,上古信仰神殿大多数已经消失了。如今拥有了信仰神殿的,都是三十三天的超级存在。”

    男人也无意和帝纣说太多,只是点到即止,在他眼中,帝纣就是他的走狗。

    “我已经现身了,把我的家人朋友们放了。”

    叶凌月也知,信仰神殿之事已经暴露。

    看得出,男人对信仰神殿很有兴趣。

    “你以为,你有资格与我讨价还价?”

    男人对于叶凌月的态度,很是不满。

    没有了帝莘,叶凌月在其眼中,不过比蝼蚁强一点。

    即便是她拥有了信仰神殿,可从她的实力看,她根本不懂得运用信仰神殿。

    或者说,她身为凡人,连信仰之力都不可能凝聚。

    信仰神殿在她手中,成了躲避之用,根本别无他用。

    “有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在于你想不想要信仰神殿。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在瞬念之间将其摧毁。”

    叶凌月淡淡说道。

    “难道,你已经继承了信仰神殿,它存在在你的意识之中?”

    男人一听,不由微微动容。

    眼前这女人,居然继承了信仰神殿?

    “不可能,每一座信仰神殿,都有相应的上古神祗,你身上,没有半点上古神祗的气息。”

    男人又迅速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什么上古神祗不神祗,我不清楚,但我能够瞬念之间,让其灰飞烟灭,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若是不放走我的家人,我大可以和信仰神殿同归于尽。”

    叶凌月也不知,男人说的上古神祗到底是什么,阳泉殿主也从未提起过。

    她获得信仰神殿时,里面只有阳泉殿主。

    但是她的威胁,无疑是有效的,对方听罢,迟疑了下,没有更紧进一步的行动。

    “尊上,你千万别被这女人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这女人很是狡猾,我和奚九夜都曾吃过她的亏。”

    一旁的帝纣听罢,很是焦急。

    在帝纣看来,叶凌月就是红颜祸水,若非是她,自己的计划早就已经成功了,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我只是要求把我的家人和朋友送到安全的地方,我还在你们手中,何来的狡猾可言。”

    叶凌月睨了眼帝纣。

    男人也在思忖着。

    “把人放了。”

    男人沉声说道。

    那些所谓的神族和人族,根本无足轻重,他唯一要处置的就是叶凌月。

    姑且不论叶凌月拥有的那一座信仰神殿到底有没有上古神祗,光是拥有一座信仰神殿,就已经很稀罕了。

    只要拥有一座信仰神殿,加上自己再拥有了合适的肉身,返回三十三天后,在本宗中,就无人敢再质疑自己了。

    帝纣面色阴沉,极不情愿,放了蓝彩儿、阎九、舞悦等人。

    “把我娘亲和聂叔叔也放了。”

    叶凌月再说道。

    “月儿,我们不能丢下你。”

    叶凰玉看到爱女被自己所累,很是难过。

    若是她能够强一些,月儿就不会受制于他人。

    自己这个做娘亲的,这些年来,一直很不称职。

    这一次,她绝对不能落下月儿一个人。

    “娘,你们先离开。孩儿答应你,我绝不会乱来。”

    叶凌月冲着叶凰玉摇了摇头。

    叶凰玉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干娘,我们先离开。我们留在这里,只会拖累凌月。”

    蓝彩儿拦住叶凰玉,她也很担心叶凌月,可她也知道,自己等人的存在,对于叶凌月而言,只是负累。

    帝莘不知所踪,月儿和眼前这古怪的魂魄之间,似乎有某种说不清的关系,这种情况下,她们只能选择相信叶凌月。

    “彩儿姐,我娘和叶家的人往后就交给你了。”

    叶凌月深深地望了几人一眼。

    这几人,是她在人界时,最重要的人。

    “凌月,我们等着你……等着你和帝莘回来。”

    蓝彩儿强忍着心底的担忧,与叶凰玉等人一步三回头,被送出了的天罚戈壁。

    “人已经送走了,你也该履行承诺,交出信仰神殿。”

    男人迫不及待,想要得到信仰神殿。

    “我倒是想要把信仰神殿交给你,可惜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把它取出来。”

    叶凌月耸耸肩,一脸的无辜。

    这话,倒不是叶凌月有心气对方,而是她的确不知道怎么将信仰神殿从鸿蒙天中取出来。

    鸿蒙天里的大部分东西,叶凌月都能动用神识取出来,但唯独阳泉神殿除外。

    叶凌月虽然已经成了阳泉神殿的主人,可老实话,那座神殿里包括阳泉殿主在内,她从没有真正掌控过。

    就连阳泉神殿进入鸿蒙天,都是阳泉殿主操办的,叶凌月根本没有插手过。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