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2章
    帝莘体内释放出来的,正是妖阳邪君。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他九根帝魔命脉被废,一身修为几乎已经消耗一空,想要控制妖阳邪君出体也很困难。

    所以帝莘才会在方才的一击,借着炽皇的一拳,让妖阳邪君出体。

    至于妖阳邪君到底要怎样帮助自己,帝莘也是一无所知。

    眼下,只要有一线生机,帝莘都不会放弃。

    “源之力?我不知你在说什么,若是说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自我出娘胎,它已经在了。”

    帝莘说得倒是大实话。

    在他还是体弱多病的凤莘时,凤王妃生下他时,妖阳邪君入体,它一直蛰伏在他体内。

    “放屁,这可是源之力,你在娘胎时有了,那不是说,你是五印强者。那你不是你那狗屁老爹帝阳莘还要厉害!”

    炽皇没好气道。

    他最恨的是这种所谓的一出生显露出什么天赋异禀的存在了。

    天婴是三印存在,也不至于一出生自带源之力。

    帝莘若是真出生隐藏着源之力,那是天婴还牛叉。

    “我说的是实话,还有,我没有父亲。”

    帝莘依旧是冷冷说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

    “糟糕,如果那玩意真是源之力……”

    炽皇看看帝莘,再看看妖阳,嘀咕了一句。

    源之力的特征是可以不断吸收周遭的力量,既是所谓的力量的源泉。

    虽然同样都拥有控制源之力的能力,可他的本体在三十三天,被送到九十九地的源之力并不强,且缺乏宿主的直接控制,而且很大一部分的力量都被其扩散在炽炼天里,用来构建炽炼天了。

    帝莘释放出的源之力不同了,虽然帝莘还不懂得操控,可那力量因为帝莘体力不断衰竭的缘故,反倒迫使其不断加速吸收空间里的力量。

    这样一来,炽炼天里的力量在不断衰减,炽炼天也变得极其不稳定。

    帝莘也留意到,妖阳邪君自离开他的身体后,妖阳邪君的力量也在不断增强。

    不仅如此,帝莘还感到自己的体内,也不断有暖洋洋的气息涌入,早已衰竭的筋脉里,也跟着涌入了大量的力量。

    身下,地面仿佛微微一震。

    帝莘眼皮子跳了跳,难道说,帝莘四下一看,却见周遭,大量的地面如同干旱大地一般,干裂开。

    炽炼天不断晃动着,显然已经被妖阳邪君影响,开始崩裂。

    “岂有此理,一团源之力,竟想要破坏朕的炽炼天。”

    炽皇也发现了这一点。

    他的炽炼天算得无坚不摧,必须将其打败,才能破开炽炼天。

    但若是炽炼天的根基,源之力不稳,炽炼天也是会损毁的。

    只是早前,他压根不以为,以帝莘那样的实力,有机会用源之力破坏炽炼天。

    他迅速调动源之力,修复被妖阳邪君破坏的炽炼天。

    果不其然,伴随着炽皇周身的源之力散开,帝莘身下的那一片,本已经被破坏的炽炼天的结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

    “可惜了,小子你虽然拥有源之力,却不懂得怎么去运用它。否则,至少在这片天地里,你还是可以和朕一较高下的。”

    炽皇半是惋惜半是同情的看着帝莘。

    他没有留意到,帝莘的身体正在修复,他的眼,帝莘只是个可怜虫,为情所困,还分不清轻重急缓。

    “小子,这家伙的实力很强,想要直接靠我破坏这片空间有些困难。本君还需要你帮忙。”

    妖阳邪君也没料到,炽皇在用源之力化成火凤皇后,还有余力修复炽炼天。

    “我该怎么帮,我如今的状况……”

    帝莘略一沉吟,选择了配合妖阳邪君。

    他和妖阳邪君,如今是一体。

    “妖阳也罢,九蛟也好,加你的肉身,三者合一,才是最强。方才,一部分源之力被本君留在了你的体内,你的伤应该已经修复了一部分,你只需……”

    妖阳邪君和帝莘私语之际。

    “小子,你还不死心。也罢,实话告诉你,朕已经感觉到,外头的祖星在不断变化,如果没出意外的话,那是祖星即将诞生新天河之兆,一旦新的天河诞生,新的天域会产生。光明仙皇已死,新的天域一旦产生,会有新仙皇出世,你小子若是配合朕,你还有当新仙皇的可能,反之……”

    炽皇拿出了最后的一点耐心,试图说服帝莘。

    “仙皇又如何?神界神帝,也不过如此。”

    那知帝莘非但没有听话,相反,只是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反问了一句。

    曾经的妖祖帝莘也罢,如今的圣威帝君也罢,帝莘从未将权势真正看在眼底。

    他当神帝,不过是因为和自家洗妇儿肩。

    若是洗妇儿不是神帝,他也不稀罕那神帝之位。

    可惜的是,这么简单的道理,懂得的人却很少。

    至少,眼前的炽皇是不明白的。

    在接触真正的天人之前,帝莘一直以为,天人是怎样的存在。

    至少,也要九十九地的人,要高明一些。

    可如今看来,天人也好,凡人也罢,都不过如此。

    帝莘用着无讥讽的目光,望着炽皇。

    “小子,你简直是不知好歹,你那是什么眼神!”

    炽皇被帝莘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

    明明是他占尽了风,可帝莘却用了一种“看傻子”似的目光看着自己,这算是什么事!

    炽皇大怒。

    这小子,当真是一身的毛病,不好好打磨下,难以掌控。

    这一次,断不能再心慈手软,那小子有反抗的余地。

    炽皇怒意一盛,盘旋在半空的火凤皇也感受到了。

    它一声唳鸣,从高空俯冲之下,目标正是朝着帝莘身侧的妖阳邪君。

    炽皇和火凤皇心意相通,炽皇认准了帝莘这般嚣张的原因正是他身后的那一股火炎源之力。

    那股力量,方才趁着炽皇不备之际,吞噬了不少火炎源之力。

    吃了他的,自然要吐出来。

    炽皇这样锱铢必较的主,又岂肯由着帝莘放肆。

    只要将那股源之力彻底消灭,帝莘再无反抗的自信。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