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7章
    就在叶凌月吃惊之际,忽的,她身后有一道人影蹿了出来。

    那人影来势极快,快到叶凌月和光明仙皇都没有察觉到。

    只听得铿的一声长吟,一道剑光,从天而降,那剑光没有半分迟疑,朝着光明仙皇掠去。

    剑光准确无误,刺入了光明仙皇的眉心处。

    光明仙皇的眉心处,一重天印,瞬间就被击穿了。

    光明仙皇闷哼了一声,脚下往后退了一步。

    可就在其第一重天印被击穿的瞬间,紧接着,又是一道剑光,再次准确无误,刺中了光明仙皇的眉心处。

    又是一道天印,被剑光击穿。

    伴随着两道天印被击穿,又有多道天印,接二连三,被击穿了。

    七道天印,象征着光明仙皇仙皇之威的七道天印,在几个呼吸之间,被七道突如其来的剑光击穿。

    在最后一道天印也被击穿的瞬间,光明仙皇高大的身形,再也站立不住。

    他摇晃了几下,身子猛地跌落在地。

    光明仙皇的眉心处,已经别彻底击烂。

    只有天人才知道,天印对于天人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凡人的要害死穴处,一旦被击中,就会身亡暴毙。

    可对于天人而言,天印所在处,才是其要害处。

    光明仙皇早前虽然被叶凌月的天力斩断了双手。

    可那并非是他的要害。

    甚至于,他的双手在断裂后,也就可以断手出击,杀了叶凌月一个措手不及。

    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连光明仙皇都没有料到,在最后时刻,会有七道剑光从天而降。

    被破除了七道天印的光明仙皇,这一刻,彻彻底底的被击败了。

    光明仙皇目光一窒,近乎是那以置信地看向了叶凌月的方向。

    他的目光,越过了叶凌月,直直看向了叶凌月的身后。

    叶凌月也一个怔愣,回过身去。

    帝莘站在身后,那七道剑光,就是帝莘祭出来的。

    “帝莘,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帝莘现身,叶凌月眼底,有光芒一闪而过。

    “洗妇儿在哪,我就在哪。我哪能让你一人面对着光明仙皇。”

    帝莘在看到叶凌月安然无恙后,面上的担忧之色散去了。

    “你……你……”

    光明仙皇已经是气息奄奄,在看到帝莘的那一刻,他的眼底满是愤怒,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一道剑光闪过,没有片刻的迟疑。

    “嗤”的一声闷响,光明仙皇的咽喉被洞穿了。

    帝莘目光冷漠,看着光明仙皇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光明仙皇死了?”

    叶凌月走上前去,探了探光明仙皇的鼻息,这一次,光明仙皇彻彻底底死了。

    一代仙皇级强者,就这样陨落在天罚戈壁……

    可惜的是,至死,叶凌月都没法子弄清楚光明仙皇方才说的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

    光明仙皇的同党到底在哪里?还是说,光明仙皇说的一切,都是危言耸听?

    叶凌月很难判断,能够和光明仙皇合作的,让其都避讳三分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死的不能再死了。这老家伙,破坏了我和洗妇儿你的婚礼,死上一百次都不够。”

    帝莘上前,查看了下光明仙皇的尸身,确认了对方已经断气,脸上才有了些许笑意。

    “帝莘,我以为你会留在诸神山。”

    叶凌月看到帝莘,并没有太过高兴。

    方才光明仙皇说的那番话,始终让叶凌月耿耿于怀。

    光明仙皇的同伙,很可能已经对诸神山下了手。

    早前叶凌月以为帝莘留在了诸神山,这样一来,至少大伙会是安全的。

    “诸神山那边,有干爹和鬼王他们在,不会有什么大碍。倒是你,对上的事光明仙皇,我若是不来,怎梦安心。”

    帝莘嗔怪道。

    “可是……”

    叶凌月迟疑了下。

    这时,叶凌月留意到了帝莘身后的封天令。

    方才,帝莘用了七道剑气击杀了光明仙皇。

    在同一时刻,帝莘还利用封天令压制了光明仙皇。

    “帝莘,你已经能够掌控封天令了?”

    叶凌月记得,上一次在天罚戈壁时,帝莘还没法子直接掌控封天令。

    “我这阵子修为有所上升,今日为了救你,情急之下,没想到还真能掌控封天令了。”

    帝莘也很是感慨。

    他在诸神山和叶凌月分别之后,与帝纣一战,因心里惦记着叶凌月的缘故,他摆脱了帝纣,火速赶来了天罚戈壁。

    好在,一切都来得及,他赶在光明仙皇痛下杀手之前,将其击杀。

    “既然你竟掌控了封天令,下一步,你打算如何?”

    叶凌月定定地望着帝莘。

    “下一步?洗妇儿,什么下一步?”

    帝莘也是一脸的莫明。

    他怎么觉得,眼前的洗妇儿和平时有些不同。

    “封天令主能带着封天令白日飞升,我们俩都是令主,但是我的天力不足以掌控封天令。如今你掌控了封天令,下一步,自然就是带着封天令白日飞升。我想要问的是,你到底哟啊带着那一块领域飞升,是神界,还是异域?”

    叶凌月问道。

    “洗妇儿,我根本不在乎什么封天令。我也无所谓哪一块领域飞升,倒是洗妇儿,你想要哪一块神域飞升,是异域还是神界?”

    帝莘反问道。

    “你若是无法决定,我可以代你决定。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将封天令的掌控权,交给我。”

    叶凌月定定看着帝莘。

    帝莘微微一怔。

    “洗妇儿?”

    封天令的掌控权,如何移交?

    “我需要你的天力。”

    叶凌月定定看着帝莘,目光深沉。

    死一般的寂静,帝莘凝视着叶凌月。

    “洗妇儿,你想要我的天力?”

    这真的是他的洗妇儿?

    “封天令主只有一个,能飞升的地域也只有一个。帝莘,你说过,你更希望神界飞升,而不是异域。我代表了神界,而你象征的是异域。”

    叶凌月缓缓说道。

    叶凌月身后是神界,帝莘背后是异域。

    尽管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对于封天令而言,显然已经默认了这一点。

    眼下,帝莘的实力更强,所以封天令选择了帝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