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9章
    长孙雪缨的说辞,七分假三分真,听上去倒是没有过多的漏洞。

    炽皇听罢,也是信了七七八八。

    “照你所说,那帝莘被神界的人抚养长大,又为神界效命,与帝云裳母子相残?那小子,明知帝云裳是自己的娘亲,也不愿意相认?”

    炽皇听着,有些冒火。

    他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等不孝顺的家伙。

    “此事并不怪帝莘,要怪就怪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早前我也和来使说过,叶凌月是个诡计多端的人族,她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和是帝莘的救命恩人为由,一直蛊惑帝莘。她还强迫着帝莘与她成婚,两人的婚事就在几日之后。”

    长孙雪缨提到了叶凌月,就一阵咬牙切齿。

    她决不允许,叶凌月和帝莘成婚。

    帝莘是她一个人的!

    “岂有此理,一介人族还敢高攀天人贵族。他们的婚事,绝无可能。本皇……为了炽皇陛下的声名,本使一定会想法子制止他们。他们的婚期在何时?”

    炽皇不满道。

    他的外甥绝不可能娶一名人族。

    “来使所言甚是,一定要制止他们,两人的婚期就在两日之后。”

    见炽皇被自己说动,长孙雪缨很是欢喜。

    “两日之后,那么快?”

    炽皇一听,愣了愣。

    “来使可是担心赶不上婚期,这一点倒是无需担心,天地之间,有通天之路。以皇者之印,自可前往。”

    长孙雪缨献计道。

    通天之路不是任何人都能通过的,天人想要打破天地法则,进入九十九地,必定会遭受相应的天罚。

    实力越强者,天罚越强。

    不过到了仙皇以及以上的存在后,就可以规避这一条限制。

    既所谓的用皇者之印,即七星天印。

    连长孙雪缨都知道的事,炽皇自不可能不知道。

    “长孙姑娘,你难道不知道,就在几日之前,通天之路已经被破坏了。那条路行不通。”

    炽皇没好气道。

    “通天之路不通?”

    长孙雪缨大惊。

    她早前还是通过通天之路前往九十九地的,由于天罚的缘故,她被迫压制了一部分的战力。汉宫秋 南园遗爱

    没想到,短短时日,通天之路就被破坏了。

    就是因为知道通天之路已经损毁,炽皇才会这般头疼帝莘的婚约。

    “不过即便通天之路不通,道门也有法子可以前往九十九地,只是不知道,来使是否愿意一试?”

    长孙雪缨斗胆提议道。

    “哦?难道你说的是道门无极太君的缩地术?”

    炽皇一听,不由奇道。

    传闻道门太君拥有一门特殊的法门。

    能将广袤的空间,瞬间压缩成豆粒大小,可翻天覆地。

    炽皇也只是听说罢了,未曾见无极太君演示过,没想到,长孙雪缨也懂得此法。

    “炽皇见笑了,雪缨不过是一名弟子,哪能懂得如此高深的法门,我所说的法子并非缩地术,而是异曲同工的缩地符。”

    长孙雪缨讪讪一笑。

    她再怎么喜欢帝莘,也不敢请无极太君出手。

    况且,太君一出手,她冒充帝莘未婚妻的事就会被拆穿。

    说罢,长孙雪缨不急不忙,在自己的右手上摸了摸。

    炽皇细细一看,就见她指甲上与寻常女子不同,涂得并非是丹蔻,而是一些有些古怪的图符。

    长孙雪缨在右手食指上只是一抹,就见了手上多了一张指甲大小的符箓。

    那是符箓?

    炽皇见了,不由暗暗心惊。

    早就听说的,道门的符术冠诀天下,可没想到,道门竟能将符箓炼制成指甲大小。

    长孙雪缨纤纤十指上,刚好就有十张符箓。

    而且这些符箓,一看就不是凡品。

    若非是亲眼所见,炽皇也不会相信,有人可以将符箓藏在这里,对敌时,能让对方防不胜防。

    “这张就是缩地符,只要有此符,就能在须臾之间,抵达九十九地。不过,符箓的时间很短,只能持续一个时辰左右去。”

    长孙雪缨说罢,再看了眼这张符箓,有些肉疼的交给了炽皇。

    这张符箓,是掌门所炼,一炉里只出了五张罢了。

    长孙雪缨当初之所以能得到这张符箓,也是因为她为门派立下了大功,加之至上道君求情才能得了奖赏。北冥神剑

    她对此符一向很是珍视,没舍得使用,若非是为了帝莘的缘故,她绝不会拿出来。

    “看样子,你对那帝莘也算是一往情深了。”

    炽皇调侃道。

    “雪缨不敢。不知来使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前往诸神山?”

    长孙雪缨一脸的期盼。

    只要炽皇一出手,帝莘和叶凌月就算是成亲了,也只能天各一方的命。

    “本使何时答应过要前往九十九地?”

    哪知炽皇话风一变,让长孙雪缨始料未及。

    “炽……来使,你怎么这般不讲信用。”

    长孙雪缨大急。

    “本使就算是不讲信用,你又能如何,难不成,你还能找本使算账不成。”

    炽皇大笑道。

    有了缩地符在手,炽皇想要找帝莘并不难,可炽皇天生反骨,岂能由着长孙雪缨摆布。

    长孙雪缨一怔,等到长孙雪缨回过神来,哪里还有炽皇的影踪。

    “岂有此理,身为七印强者,竟这般无耻!”

    长孙雪缨气得直跺脚。

    她是道门天骄,又冰雪聪明,从来只有她算计人的份,她何曾被人算计过。

    奈何炽皇这个活了几万年的老东西,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长孙雪缨气得不轻。

    她咽不下这口气,可又不敢将此事告诉师父,正在为难之际,忽听到门外一声叹息。

    “雪缨,你实在是让为师太失望了。”

    长孙雪缨一听,登时变了脸色。

    门外,至上道君踱了进来。

    “师父,徒儿错了。”

    她怎么忘了,附近布下了师父的重重阵法,炽皇虽然实力很强,可连她都识破了炽皇的身份,师父又怎会不知?

    “你的确错了,为师罚你前去无垢天闭关百年。没有为师的命令,不可外出。”

    至上道君摇摇头,却见其衣袖一挥,一道符光祭出,将长孙雪缨笼在其中。

    “师父!还请师父饶过雪缨这一次!”

    长孙雪缨一听,大惊失色,想要求情,可已经太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