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6章 他,会回来的
    只要阵法在,长孙雪缨也好,那把魂兵也好,都没法子伤得了冥日。

    相比之下,长孙雪缨所谓的道门阵法,在紫堂宿的阵法面前,根本是一文不值。

    长孙雪缨气得咬牙切齿。

    “该死的杀生佛,人去了都还不得安生。”

    眼看珍贵的魂兵竟被直接给破坏了,长孙雪缨那叫一个恨。

    她手一扬,那被毁了魂魄的魂兵再度飞回了长孙雪缨的手中。

    她用天念一扫,魂兵里的魂魄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会溃散。、

    想要修复它很是困难,除非将其养在洞天福地里数十载。

    长孙雪缨怒目而视,逼视着冥日。

    “想不到堂堂神界新帝,也不过是缩头乌龟,躲在阵法之内,孬种。”

    虽然魂兵被毁,但只要冥日步出禁制,长孙雪缨依旧可以杀了他。

    冥日眉头动了动,他堂堂神帝,被一名女子辱骂,这口气委实咽不下去。

    “长孙师侄,你又何必欺人太甚。”

    就在冥日和长孙雪缨僵持之际,却听得一个悠悠然的声音,飘然而至。

    这师侄两字,落在了长孙雪缨耳里,却是一怔。

    “符师叔,您怎么会在这里?”

    身后,赫然站着个老道

    老道一身破烂,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张老脸满是褶子,看上去和乞丐没什么两样。

    不是符道士,又还有谁。

    长孙雪缨没想到,在九十九地,居然会遇到熟人,而且此人还是师叔。

    虽然喊符道士为师叔,可长孙雪缨眼中,并无敬佩之意。

    符道士在道门也算是隔异数,不听门派调配,长年疯疯癫癫,也不好好修炼道法,整个道宗的高层对其都很是头疼。

    可他辈分偏又很高,就算是在道门中地位斐然的长孙雪缨,也得喊他一声师叔。

    长孙雪缨这才想起,她在来到九十九地之前,就听说,符道士最喜欢各地云游,以他的性格,到九十九地游历,倒也是说的过去。

    “你能在这里,我自然也能在这里。得饶人处且饶人,雪缨,这次你做过分了。”

    封天令在这里多久,符道士就注意了这里多久。

    尤其是,早前紫堂宿也在这一带。

    符道士就想看看热闹,紫堂宿走后,神界还有没有那个能耐,保住封天令。

    可没想到,居然就撞到了长孙雪缨对付冥日。

    “师叔,此人是神族,与你没多大关系,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长孙雪缨不以为然道。

    这位师叔,她一只哦不将其看在眼里,对其自然也就没有多少尊敬可言。

    喊他一声师叔,那也全都是看在自家师尊的面子上。

    毕竟师尊对这位师弟,还是很抬爱的。

    符道士一听,在心里暗暗叫苦。

    这师侄女,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很是高冷骄傲。

    你说换成了以前,那的确也没他什么事,可是现在就不同了。

    就在一刻钟前,符道士还热闹着看长孙雪缨对付冥日,他也压根没有动手帮助的意思。

    可就在符道士看得忘乎所以时,在他的洞天福地里,夜凌光炸锅了。

    “老道士,你快想法子救救我义父,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别想有徒弟了。”

    外头发生的一切,洞天福地里,夜凌光也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冥日可是他义父,被一个女人这般欺负,夜凌光要是能行动自如,这会儿准保已经跳出来和那女人拼命了。

    符道士一听,那可不对头了。

    这宝贝疙瘩徒弟这阵子好不容易安生了点,这要是真闹腾起来,自己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

    不过符道士也没真打算和长孙雪缨动手,好在这时,紫堂宿的禁制阵法发挥了作用,符道士这才硬着头皮,跳了出来。

    “我说师侄,你这话就不对了。神族与我的确是没啥关系,可你用邪兵就与我有关了。”

    符道士说罢,意有所指看了眼长孙雪缨手中的那把法王轮。

    长孙雪缨一听,心底暗叫不好。

    她方才一时大意,忘记了藏起法王轮。

    “我若是没记错的话,这玩意是法王宗的东西吧,当年你师尊命你去剿灭法王宗,可没让你私藏法王宗的邪物。这里面的魂魄,明明就是法王宗的余孽。”

    符道士冷笑道。

    长孙雪缨再怎么受宠,可若是说犯了门规,也是要处罚的,而且是用了邪兵。

    那魂兵暴戾十足,一个控制不当就会滥杀无辜。

    长孙雪缨身为道门弟子,却使用邪兵,这消息一传出去,整个三十三天对长孙雪缨的评价必定大打折扣。

    长孙雪缨何等聪明,自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冒犯了符道士。

    她果然变了变脸色,换上了另外一副嘴脸。

    “师叔,您一定是误会了,我哪里有什么邪兵。你是说我手上的这一副神兵?真是冤枉啊,这东西是我上一次在剿灭法王宗时无意中发现的,我一直以为它是普通的法宝。”

    长孙雪缨说话间,一脸的无辜,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若非是看到了方才长孙雪缨下手时的凶狠劲,他还真要被对方隐瞒过去了。

    不过符道士也没真打算和长孙雪缨翻脸,所以干脆就顺势而下。

    “我就说,师侄怎么会这么不小心。那邪兵并非什么好东西,师侄你年纪小,只怕无法驾驭,还是交给老道,老道上缴师门的好。”

    说着,符道士五指一拢,长孙雪缨就觉手中一松。

    那法王轮径直就飞到了符道士手中。

    “你!”

    长孙雪缨还有些舍不得那件魂兵,可一看符道士出手,自己竟是反应不过来。

    看样子,这位旁人口中疯疯癫癫的师叔,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长孙雪缨暗暗憋了口气,嘴上还得道谢。

    “那就有劳师叔了。还有那封天令……”

    长孙雪缨还有些不甘心,看了眼封天令。

    “那玩意你就别想了,紫堂宿是什么人,心有七窍,算计无人能比。他布下这个禁制,是算准了会有人来抢封天令。这禁制认人,除了他指定的几人,谁都别想靠近打破。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少干涉九十九地的事,免得引火烧身。”

    符道士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