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6章 她,回来了
    赵镇长一听,也很是尴尬。

    “叶医师,你就少说几句。”

    前御医可是镇长乃夏都一带的第一圣手,若是得罪了他,府里要真有个疑难杂症,那可就麻烦了。

    “人命关天,皇帝太后又怎么了,在我眼里,还比不上刘老夫人的性命重要。镇长,你若是不想老夫人出事,就让我进去。”

    叶凌月对这些所谓的医者,也很是不屑。

    “放肆,你居然敢污蔑皇上。赵镇长,我看你这个镇长是不想当了。”

    前御医赤红着脸,指着叶凌月训斥。

    “叶月,这是镇长府,你若是再说一些大逆不道的话,别怪赵某不客气。”

    赵镇长也动了真怒。

    白天的事,让他对叶凌月稍有了些好感,可她当着众人的面,口出狂言,这分明是要至他们镇长府予两难之地。

    “叶月,你就少说一句。”

    叶运也闻声赶了过来。

    看到叶凌月和御医杠了起来,叶运也很是尴尬,上前就要拉叶凌月。

    “你们不让我救,我本可以不救。不过,刘老夫人对我有照拂之情,我今日就一并还了。”

    叶凌月也是被镇长等人激怒了。

    她本就是不羁的性格,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她星眸一变,就见其手间,一道回春箓激射而出,直入刘老夫人的床帐内。

    “叶月,你好大的胆?!”

    叶凌月的那一符,快如惊鸿,赵镇长等人压根没反应过来,符箓就已经入了床帐。

    众人大吃一惊,急忙围绕住床榻。

    只见床榻上,刘老夫人一脸的病容。

    叶凌月和刘妈已经数年不见,刘妈也早已不是当初的老妈子了,比起早年,刘妈胖了些,只是病容的缘故,看上去分外憔悴。

    前御医早前给刘妈看病时,刘妈已经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奄奄一息。

    前御医也用了金针扎穴之法,数次施针,都是无济于事。

    可随着叶凌月那一道符光进入床帐,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却见刘老夫人面上的病容,迅速褪去,气息也瞬间变得浑厚起来。

    不仅如此,老夫人的体表,还排出了一层蔫搭搭的污臭之物。

    她脸上的皱纹,也迅速消失了。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老夫人就犹如返老还童般,一下子从满脸病容的将死之人,成了一名年约三四旬的妇人。

    那模样看上去,竟是比身为儿子的赵镇长还要年轻得多。

    赵镇长和前御医等人一看,全都是目瞪口呆。

    前御医忙上前,替老夫人把脉。

    “真是奇迹啊,老夫人的伤病全都好了。”

    前御医满脸的痴呆,看看赵镇长……

    赵镇长也是惊喜交加,忙回头去找叶月,可哪里还有叶月的影子。

    赵镇长忙命管事去找人,管事却说,叶月的厢房里早已是人去楼空。

    赵镇长这才后悔莫及。

    “我真是有眼无珠,不识金镶玉。叶月真乃神人也。若是能让他帮助叶家,叶家必定能度过这一次难关,哎,我真是太混了。”

    赵镇长自责不已。

    这时床榻上,刘老夫人已经幽幽醒来。

    “我儿,我这是怎么了?”

    赵镇长忙上前,扶起了老夫人。

    “娘,孩儿错了,孩儿……哎。”

    赵镇长心中,已经将叶月视同了神人一般的人物了。

    “我儿,我好像听到了小小姐的声音了,可是小小姐回来了?”

    刘老夫人得知了叶凌月的死讯后,一时悲伤过度,厥了过去。

    “娘,小小姐她已经……”

    赵镇长红了眼,低声说道。

    “胡说!小小姐没有死。”

    刘老夫人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以为我病糊涂了?我听到很清楚,小小姐没死,她回来了。叶家有难,大夏有难,小小姐一定回来了。”

    她虽然昏迷不醒,可她明明记得,在她苏醒前的一刻,耳边有个很熟悉的声音。

    “刘妈,我回来了。你不要担心,我没事,我娘和大伙儿都不会有事。你要好好的,活足一千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多谢你对我和我娘十几年的照顾。”

    那是小小姐的声音,刘妈就算是死都不会忘。

    见刘妈语气笃定,眼神坚毅,赵镇长也是一脸的茫然。

    娘她这是怎么了?

    小小姐什么时候回来了,她一定是太想念小小姐,所以产生幻觉了。

    “镇长,我看刘妈是大病初愈,才会胡言乱语,还是让老夫人好好休息。方才那叶医师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老夫人一下子成了这副模样……镇长你还是小心些,那人该不会是什么妖道邪方吧。”

    前御医这会儿也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叶月这一手,让前御医很是没面子,言语间,对叶凌月更加诋毁了。

    “大人,口下还是留点口德吧。叶月医术高明,大伙有目共睹。”

    叶运在旁听不过去,忍不住开口说道。

    前御医被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傻子都看得出来,叶月这一手,神乎其技,比起前御医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前御医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只得是恨恨地离开了。

    老夫人醒来,身子非但恢复了,还容光焕发,镇长府的人自是欢天喜地。

    唯独叶运单独走了出来。

    “方才叶月说,老夫人对她有照拂之意?”

    他喃喃自语着。

    赵镇长等人,都一心注意着老夫人的病情,唯独叶运,听明白了叶凌月的那番话。

    方才老夫人也说了,她听到了小小姐的声音,难道说……

    叶运的脑中,鬼使神差的出现了一个念头。

    他的心跳加快了,叶月,叶凌月……

    还有叶月那神乎其技的手法,叶月就是叶凌月!

    叶运不敢再往下想,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院子里来回打了几个转,心底久久难以平复下来。

    没想到,他和镇长都是有眼不识泰山,那一位就在眼前,他们却毫不知情。

    赵镇长还生生把人给得罪了,也亏了那一位大人不记小人过,她救了周楚,救了老妇人,是整个周楚的大恩人啊。

    直到天快亮了,叶运才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再不迟疑,留下了一封信后,快步走出了镇长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