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4章 最强帝魔
    ,!

    火凤皇俯冲而下。

    那一对巨翅伸展开,就如一把刀刃,正对准了妖阳。

    炽皇想要一举摧毁妖阳。

    若是成熟的火炎源之力,炽皇自是不好摧毁。

    可帝莘的火炎源之力不同,他连自己拥有源之力都不知道,证明了源之力并不成熟。

    帝莘剑眉一凌,眼底闪过了些许寒光。

    妖阳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他绝不能让炽皇伤它分毫。

    身后,已然重伤的九条蛟龙。亦是帝莘的九根帝魔命脉在这一刻,昂起了头来。

    在源之力的帮助下,它们也缓过了一口气来。

    九蛟齐声怒吟,凌空而起,将妖阳团团围住,摆出了一副要誓死保卫妖阳的架势。

    “啧,真是冥顽不灵!”

    见帝莘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与之为敌,炽皇愈发恼火。

    火凤皇不带半点犹豫,翅身朝着九蛟斩去。

    火凤皇的力量,划破长空。

    九蛟的龙身被拦腰斩断,头首分开。

    帝莘只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涌,身上剧疼不止,就如有千百只蚂蚁在自己的身上啃噬。

    “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火凤皇,将那源之力和九蛟焚成灰烬。”

    炽皇目光森冷,再度下令。

    火凤皇昂首,发出了一声傲然的唳鸣。

    可就在这时,那九条蛟龙也同时发出了一声怒吟。

    “嗯?”

    炽皇眉间有诧色一闪而过。

    九蛟这反应是?

    炽皇再看九蛟。

    九条帝魔命脉化成的九条蛟龙虽被头首分家,可怪异的是,它们并没有毙命。

    相反,九蛟的九个蛟龙首依旧悬在了半空中。

    它们紧紧环绕着那一团来自帝莘体内的源之力。

    九蛟首身受重伤,又悲又怒,在火凤皇蠢蠢欲动,准备发动最后一击时,九蛟也发生了变化。

    九蛟蛟口大张,一口将那妖阳吞了下去。

    九蛟吞日!

    这种异常的景象,就这样生生出现在炽皇的面前。

    炽皇眼眶猛地一扩,心底有种不祥的预感如野火燎原迅速扩散开。

    不仅是炽皇,就是帝莘本人,在目睹这诡异的一幕时,也是一阵心摇神曳。

    不等炽皇反应过来,轰的一声巨响。

    早前的九蛟和妖阳邪君同时消失了,伴随着它们的消失,一团强光骤然出现。

    就如日出东方,又像是白日星现,刹那间,整个炽炼天里,都被这一道强光充斥,炽皇被强光刺得睁不开眼,以至于炽皇没有发现,那一道强光在出现之后,以陨星破空的速度,极快地朝着帝莘掠去。

    那一道强光,最终落入了帝莘的胸膛,最终消失,一切归于寂静。

    当强光渐渐消失,炽皇的眼睛再度恢复了自如。

    他睁开了眼,可眼前却已然多了什么。

    天空之上,除了火凤皇之外,九蛟和那一团源之力都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炽皇有些诧然,他环顾四周,确定了九蛟和炎之力都已经消失了。

    帝莘,依旧站在不远处。

    “方才那是……小子,你这下子应该死心了吧。”

    炽皇确定了炽炼天安然无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这才稍松了口气。

    虽然方才九蛟吞日的怪异景象,炽皇一回想,就觉得不对劲。

    不过好在,这一切都已经消失了。

    帝莘没有作答,回答炽皇的,却是一阵“咯咯”声响。

    炽皇这才留意到帝莘身上的变化。

    却见其身上的伤口,早已停止了滴血,皮肤上,浮现出一块块凸起物。

    那凸起物,乍看之下很像是裂痕,可再一看,却发现那是一片片鳞甲。

    鳞甲?

    炽皇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再定睛一看,帝莘的四肢上,钻出了一根根尖刺,他的周身,氤氲着火红色的火炎。

    他的身形还在笨蛋发生着变化。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帝莘已经从人形化成了一条龙。

    那是一条巨龙,其体型比起早前的九条蛟龙加在一起还要惊人,就是比起火凤皇还要庞大几分。

    盘桓在空中,周身散发出惊人的源之力。

    巨龙出现之后,只听得它发出了一阵惊人的龙吟。

    整个炽炼天,都为之一震。

    火凤皇眼底,也满是惊恐之色。

    这是……

    “炎龙皇!这怎么可能!”“”

    炽皇的眼底的不屑,在看到帝莘的九蛟化为了一条巨龙后,彻底消失了。

    眼前这庞然大物,赫然是用源之力凝聚而成的炎龙皇。

    那是与火凤皇相比,都毫不逊色的存在。

    九根帝魔命脉所化的九蛟,吞了源之力后,竟是成了一条炎龙皇,这是什么操作?

    炽皇目瞪口呆。

    “你……你是帝莘?你怎么会成了这副模样?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炽皇指着巨龙。

    “炽皇,我应该感谢你才对。是你,让我再最后关头,突破了。”

    已然化身成巨龙的帝莘,高空俯视着炽皇。

    饶是帝莘,在这一次之前,也从不知道,九命之上,还能突破。

    帝莘直至这一刻,才知九命之上,乃是十命帝魔。

    而这最后一命,正是这一头炎龙皇。

    一阵可怕的龙吟声,炎龙皇龙躯一扫,龙尾缠绕在火凤皇身上。

    龙凤缠绕,火凤皇也是一阵恼火,翅身不断扑腾。

    炎龙皇却是死死缠住凤凰,一龙一凤,身上散发出强大的火炎源之力。

    龙凤相斗,孰强孰弱,一时之间也是难分伯仲。

    炎龙皇身躯更加伟岸,却见其龙尾一扫,带着火凤皇朝着炽炼天的结界狠狠撞去。

    炽炼天应声发出了一阵闷响。

    炽皇面色大变。

    火凤皇被死死困住,源之力在不断消耗。

    炽炼天的源之力,已然是撑不住了。

    又是数声撞击,炎龙皇就跟发了疯似的,疯狂撞击着炽炼天。

    炽炼天里的源之力因此,变得混乱不堪。

    “小子,你疯了不成!”

    炽皇大怒。

    他的身影也跟着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

    炽炼天一旦崩塌,他的源之力也很难维持。

    帝莘这小子,当真要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可帝莘哪里还管这些,他只知道,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到叶凌月身旁。

    轰的一声巨响。

    终于在炎龙皇的多次撞击下,整个炽炼天难以支撑,轰然炸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