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0章 死也不分开
    天地有别,那是亘古不变的法则,没有人可以改变。

    在绝对力量之前,没有人可以反抗。

    这会儿,炽皇和火凤皇,就是天,而帝莘和九蛟,就是地。

    一阵轻轻的笑声,就如鸿羽落地,极轻。

    “你要我双膝点地?”

    帝莘缓缓抬起头,他的额发,已经被血水浸湿,可他依旧没有半点妥协屈服的意思。

    他的背脊,依旧僵硬挺直着。

    赤红色的眼底,依旧是一片暴戾。

    嘴角,勾了勾,扯开了一抹怪异的笑来。

    如此不利于他的情境,他竟还笑的出来?

    炽皇眉头皱了皱,周身的火炎源之力,变得更加躁动不安。

    “不跪即死,哪怕是在三十三天,也没有人敢忤逆朕。”

    炽皇的狂傲,来源于他的绝对实力。

    在他看来,帝莘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九条蛟龙都已经奄奄一息,他没有了帝魔命脉,他还剩什么?

    帝莘的目光有些飘忽,看向了源镜。

    源镜消失了?

    帝莘目光一缩。

    源镜来源于炽皇的火炎源之力,他与帝莘交战,源之力受到影响,自是无法形成源镜形态。

    方才帝莘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叶凌月化成了八印天人强者。

    这时,她应该在和帝阳莘进行最后的殊死一战。

    帝莘的心,揪在了一起。

    “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连前途和性命都不要了,值得?”

    炽皇反问道。

    他也知,帝莘做得这一切,都是为了叶凌月。

    那个女人,哪怕是长得美了点,聪明了点,也不至于让人如此神魂颠倒。

    炽皇很是头疼。

    早前,他以为,帝莘和叶凌月之间,只是寻常的儿女情长。

    可如今看来,这小子对那女人可谓是情根深种。

    那女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只怕帝莘也不会苟活。

    他真的能把帝莘带回炽神狱?

    可是若是不能把帝莘带回炽神狱,他怎么带走帝云裳,又怎么和母后交代?

    一想到这些,炽皇就很是头疼。

    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一时心软,答应了母后。

    “你,可曾爱过人?”

    帝莘并未给出任何回答。

    他身上多处受伤,伤口血淋淋不止,可他的背脊和膝盖,依旧挺得直直的。

    赤血色的凤眸,望向了炽皇。

    “爱过人?废话,朕有后宫佳丽三千,还有子嗣无数,朕怎么会没爱过人?你小子毛都没长齐,竟敢问朕有没有爱过人?”

    炽皇不禁翻了个白眼。

    他活了数万年,走过的桥比帝莘走过的路还多,这小子,居然和他讨论爱?

    “既是爱过,又怎么问值得不值得?”

    帝莘咳了一声,咽喉里,他尝到了血的紫微。

    他与洗妇儿走到了今天,经历了太多。

    他从未想过,值得还是不值得。

    他只知道,非她不可。

    炽皇一时语塞。

    若是真爱,又怎会用值得不值得来衡量。

    对帝莘而言,叶凌月既是一切,什么江山,权势甚至是肉身,他都可以舍弃。

    九根帝魔命脉,在旁人眼中,可能需要一辈子去修炼,可对于帝莘而言,他眼都不眨一下,就可以放弃。

    只要能让他离开炽炼天,回到她的身旁,一切都值得。

    帝莘定定望着炽皇,只是他的目光早已越过了炽皇。

    赤红色的眸里,隐约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是叶凌月的身影。

    她站在那,一袭喜袍,巧笑倩兮,月眸弯弯,一如当年,他第一次见到她那样。

    “蠢货,简直是蠢到极点。就你这副模样,就算是到了那女人面前,她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听帝莘这么一说,炽皇非但没觉得感动,反而被气得够呛。

    他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家伙,亏他以前还觉得这小子孺子可教,是个可以继承自己衣钵的人物。

    如今想来,不过是个被感情蒙蔽了双眼的蠢货罢了。

    九根帝魔命脉全都废了,他还一门心思到那女人面前。

    这世上的女子,多时薄情寡性之辈,那叶凌月喜欢他,不过是因为这小子天赋过人。

    真要这小子成了废物,那女人还能看得上他?

    尤其对方还是太阴天女,太阴一族,炽皇清楚得很,那一族的女子,不都是些卑鄙下贱的货色。

    “真是……哎。”

    妖阳邪君也是一声叹息。

    他也没想到,帝莘会用情这么深。

    只是恼火归恼火,妖阳邪君却很清楚。

    叶凌月并非炽皇口中那般的女人,哪怕妖阳邪君也不喜欢叶凌月。

    但他也是亲眼见证了叶凌月和帝莘一路走来。

    当初妖阳邪君还没化为实体,还在巫重和凤莘体内,压根还没帝莘什么事。

    可也是炽皇口中的那个“卑鄙的女人”不辞辛苦,炼化出了帝莘,当时的帝莘,可不是现在的帝莘,那时候的帝莘,不过是襁褓里的婴孩,什么天赋异禀,什么过人之处,全都看不出来。

    也是叶凌月带着帝莘,前去孤月海,一路陪伴。

    若是说,这世上真有什么至死不渝,说的怕就是叶凌月和帝莘这样的吧。

    “是或不是,你只要将我送到她面前就是了。就算是只剩一口气,我也要与她在一起。”

    帝莘没有多做解释。

    他的确是为了叶凌月做了许多,可叶凌月为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你小子少做梦了,这一次,朕可不会再上当。朕绝不会让你去见那女人。朕已经答应了母后,一定要把你带回去,哪怕你变成了废人,朕也得把人带回去。还有,你也不要痴心妄想了,就算是你那女人,突破到了八印天人强者,她也不是帝阳莘的对手。帝阳莘那家伙真正的杀手锏还没使出来。”

    炽皇已经吃了几次亏,绝不肯再上当。

    他可不蠢。

    帝阳莘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自己与他,不好正面交锋。

    两人都是违背了天地法则,以特殊形式来到九十九地的。

    真要撞了个正着,两人免不得要大打出手,届时,必定会惊动四方。

    炽皇没好气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把帝莘留在炽炼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