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7章 最后一搏
    不得不说,即便是出身帝阳宗族的帝阳莘,对于叶凌月身上的宝贝也很是吃惊。

    光是混沌天珠里的那一具半皇之体,上古遗留下来的信仰神殿,还有那座七印宝塔,任何一件在三十三天都是不俗的存在。

    只是,落在了叶凌月的手中,那就不同了。

    大材小用,等同于一样都没有。

    这般的情况下,叶凌月竟还说自己要和自己一较高下。

    帝阳莘用一种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叶凌月。

    “我是不会自裁的,你若是想要杀我,大可以亲自动手。”

    叶凌月说罢,比了比自己的脖子,示意对方出手。

    叶凌月的放弃抵抗,反倒是让帝阳莘很是警觉。

    他没有贸然动手。

    他打量着叶凌月,想要看清叶凌月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虽然知道对方已经穷途末路,他对叶凌月还是有几分避讳的。

    这女人,万一还藏了什么其他招数

    “那家伙,怎么还不动手”

    在源镜的另一边,观战的炽皇简直比两个当事人还要紧张。

    只要叶凌月一死,帝莘就是十拿九稳的封天令令主,帝莘才能白日飞升,炽皇才能让其顺理成章返回三十三天。

    炽皇也好,帝阳莘也罢,他们虽然都有法子来到九十九地,却没法子直接带着一个大活人离开三十三天,否则,一旦被三十三天的其他势力发现,必定会引来轩然大波。

    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白日飞升。

    祖星因光明仙皇的缘故,已经开始变化,等到祖星彻底复苏,就是飞升之时,错过这一次,还不知要等上多久。

    所以,无论是炽皇还是帝阳莘,都想要身为另外一个封天令令主的叶凌月快点死。

    炽皇一门心思都扑在了源镜中的叶凌月和帝阳莘之战。

    他身后不远处,帝莘的帝魔命脉也已经燃烧了半数以上。

    妖阳邪君还在试图阻拦帝莘。

    “小子,你还不住手,已经是第五根帝魔命脉了,你真想死不成再这样下去,别说是你的命脉,就连你的肉身也会废掉的”

    妖阳邪君寄身在帝莘的异魔之心内。

    帝魔命脉的燃烧,已经影响到了异魔之心。

    他能感觉到周身,都是火燎一般,强大的帝魔之力四蹿着。

    可帝莘对他的警告根本无动于衷。

    天罚戈壁上,叶凌月站在了帝阳莘的身前,一双月眸里并无半点畏惧之色。

    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男人的魂力扩散开,朝着叶凌月席卷而去。

    叶凌月的周身,一股冰冷的魂力袭来。

    就如一下子浸泡在森冷刺骨的冷水里,叶凌月光洁的皮肤上,迅速起了鸡皮疙瘩。

    “你当真是不怕死”

    脖颈上,覆上了一种粘滑冰冷犹如一条泥鳅覆在身上。

    那是帝阳莘的魂魄之力。

    但那还不是对方全部的魂力。

    帝阳莘是个极其谨慎的人,哪怕是出手,他也没有动用全部的魂力。

    这股魂力,比叶凌月接触过的任何一种力量不同。

    它很强大,比叶凌月的虚空意识海要强大数倍甚至数十倍。

    可这还仅仅是他的魂体力量的一小部分。

    叶凌月毫不怀疑,若是对方使用上全部的魂力,可以在一瞬之间,就将其击杀。

    “死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死得其所。”

    叶凌月轻描淡写道。

    许是被叶凌月这种轻蔑的态度激怒了,叶凌月感到周身的那股冰冷之感,又一下子增强了许多。

    魂力的大量增加,让叶凌月周遭的压迫感更强了,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这一次,没有人可以救你。帝莘不可以,你的那个所谓的师父也不可以。这种绝望的感觉,可不好受。”

    皮肤上,那种黏稠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那是帝阳莘魂体逼近的缘故,叶凌月很是厌恶这种感觉。

    “我从没想过,有人会来救我。人贵在自救。”

    叶凌月说话间,她的手间,微微一动,有一抹明黄从其衣袖间滑了出来。

    就在那一抹明黄闪现的同时,一股魂力卷来,将那抹明黄扫落在地。

    一阵刺耳的犹如夜枭般的笑声,刺激着叶凌月的鼓膜。

    “它就是你所谓的自救一张破符箓女人,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我没有发现你的小动作”

    帝阳莘大笑道。

    他早就看破了叶凌月的小心思。

    方才,她口口声声以前辈称之。

    看似和他攀谈,他也的确是回忆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过去,可他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他还是留意到了叶凌月在暗中绘制符箓。

    到了叶凌月这个级别的存在,绘制符箓可以不用朱砂,只需要一纸空符和神念既可以绘制符箓。

    在帝阳莘看来,叶凌月此举无疑是极其可笑的。

    连混沌天珠、信仰神殿和七印宝塔都对他无用的情况下,她居然想要使用一张符箓来对付他

    要知道,九十九地的符箓,最高级的也就是十大天符那样的存在

    天符,对于九十九地的凡人兴许有些遏制作用,可是对于早已突破了七印的他而言,哪怕是只有魂魄,也根本是不足为惧。

    看着那张叶凌月“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符箓落在了地上,帝阳莘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

    源镜那一头,炽皇也是暗暗叹息。

    这种生死关头,寄希望于一张符箓,看样子,这女人还真是死定了。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该寄希望于一张符箓。”

    叶凌月看着那张符箓落在地上,被帝阳莘用魂力最终震成了齑粉,她的嘴角忽是勾了勾,扯开了一抹笑弧。

    “所以,为了对付你,我准备了两张符箓。”

    说罢,叶凌月的指尖一弹,又是一抹明黄倏的射了出来。

    不是一张符箓,而是两张一张符箓

    早前那张被帝阳莘发现的符箓,出自叶凌月的左手。

    谁能想到,叶凌月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绘制出来的并非是一张符箓,而是两张符箓

    早前那张符箓,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那张符箓,也并非是袭向其他人,而是不偏不倚,落在了叶凌月自己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