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3章 不惜一切
    叶凌月的一切,男人都已经调查清楚了。

    前一世,她也是被人生生逼死的。

    在男人眼中,叶凌月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男人鄙夷着,睨着叶凌月。

    实力之间的鸿沟是无法跨越的。

    他看的没错,以叶凌月今时今日的实力,即便是拥有寂灭塔,也没法子开启其七印的实力。

    一旁,寂灭塔也急得很。

    它无法和人一样开口,可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非常危险。

    它得了紫堂宿的命令,想方设法保护叶凌月。

    可它的实力却没法子真正发挥。

    “小塔,莫慌,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小塔的焦虑,一部分感染到了叶凌月。

    她不急反倒是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算起来,你是帝莘的父亲,原本我该尊称你一声前辈的。”

    叶凌月沉吟道。

    “呵~死到临头,还在那前辈来前辈去的,那女人可别是傻子。她难不成还想和男人套近乎,让其放过自己?”

    源镜的那边,炽皇听叶凌月说罢,不禁翻了个白眼。

    果然美女都是没脑子的。

    这女人,看着机灵,实则还是蠢得可以,这种境况下,还什么前辈长前辈短的,对方可不是什么什么善类。

    一个靠着吞噬自己的“儿子们”的肉身,不断强化魂魄之力的人,哪来的伦常可言。

    帝莘没有说话,他只是凝视着源镜。

    炽皇没有留意到,帝莘的体内,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帝莘的体内,那九根帝魔命脉,此时正在疯狂催动,每一根帝魔命脉,就如一根灯芯,熊熊燃烧起来。

    “小子!你是疯了不成,你在燃烧帝魔命脉!”

    发现这一点的,只有帝莘体内的妖阳邪君。

    帝魔命脉,是身为帝魔后裔的帝莘的力量之源。

    帝魔家族中,史上最强的帝魔,拥有九根帝魔命脉。

    九根命脉象征九五之尊,意味着拥有非比寻常的实力。

    可真正懂得九命帝魔的真谛的人,却少之又少,就连当初的帝魔族长帝景天都不例外。

    迄今为止,没有人真正窥破九命帝魔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帝莘,是第一个人。

    九命帝魔,只有在燃烧帝魔命脉的情况下,才能发挥最强的战斗力。

    这一点,是帝莘学习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后,偶然发现的。

    在帝莘发现,自己打小就开始学习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后,他就反思自己学习的心法。

    在不断领悟中,他发现了这一个旁人未曾发现的秘密。

    他从未将这个秘密告诉过他人,只因他以为,自己此生都不会用到这一个法子。

    可事与愿违,今日,也是他自己要亲自催动引燃自己的帝魔命脉。

    每燃烧一根帝魔命脉,帝莘的实力就会在九命帝魔的基础上增强一倍。

    当燃烧了全部的九根帝魔命脉之后,帝莘的实力将会是原先的九倍。

    “小子,你快住手,你疯了不成,你可知燃烧了全部的帝魔命脉后,你轻则会变成废物,重则会死!”

    妖阳邪君没想到,帝莘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燃烧帝魔命脉,可以大量实力的加成,可同样也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所以迄今为止,哪怕是学会了九命焚天局的天魔廷大能,以及夜北溟等人都未曾有过类似疯狂的举动,两人也不是帝魔。

    可没想到,帝莘为了那个女人,居然甘愿燃烧自己的帝魔命脉!

    妖阳邪君的劝说,对于帝莘而言,根本没有作用。

    帝莘只知道,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凌月落在那人的手上。

    那人,是他的爹爹,同时也是他最大的仇人。

    是他,让自己的出生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也是那个男人,让洗妇儿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闭嘴,再嚷嚷,我连你也已经引燃了。”

    帝莘冷声说道。

    在他听来,妖阳邪君的声音很是烦人。

    为了救洗妇儿,成为废人又何妨。

    他必须要带着神界,渡过这一次的危机。

    “你小子,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妖阳邪君气得牙痒痒。

    “小子?那女人还在做困兽之争,她和你还真有几分相似,怎么样,你可是考虑清楚了?”

    许是帝莘沉寂太久了,炽皇回过神来,睨了帝莘一眼。

    帝莘依旧是纹丝不动,他也没有盯着源镜,只是静静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催动帝魔命脉燃烧,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每一根帝魔命脉被燃烧,帝莘的体内,气血翻涌,惊人的力量时时刻刻都想要冲破他的肉身。

    可这些痛苦,都被帝莘很好的掩饰过去了。

    为了不让炽皇发现,帝莘面色不变。

    第一根帝魔命脉,第二根帝魔命脉……一根根命脉接连燃烧。

    太慢了,还是太慢了。

    洗妇儿,你一定要撑住,我很快就来了。

    炽皇的冷嘲热讽,帝莘压根没有听在耳里,他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他也要回到洗妇儿的身边。

    他欠她一场盛世婚礼。

    一场五百多年前就已经约定的婚礼。

    见帝莘没有回答,炽皇也没有再做逼问,他只是饶有兴趣,再度看向了源镜。

    镜中,叶凌月也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炽皇也想看看,拥有封天令令主和太阴天女双重身份的叶凌月,要怎样最后应对这殊死一劫。

    “前辈?”

    对于叶凌月的称谓,三十三天的那一位有些意外。

    死到临头,这女人还有兴致叫自己前辈。

    还是她以为,靠着攀交情可以让自己手下留情。

    男人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般,冷冷一笑。

    可惜了,叶凌月的如意算盘只怕是泡汤了。

    他从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宗族对他的教育就是强大,不断强大。

    为了强大,他可以泯灭人性,抛弃一切。

    当得知,自己的魂魄超乎强人,需要不断寻找肉身存活下来时,他就已经有了利用子嗣生存下来的决定。

    帝莘也好,帝云裳也好,这些在常人眼中,血亲伴侣般的存在,在男人眼中,不过是自己强大之路上的踏脚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