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1章 我是你舅啊!
    果不其然,炽皇话音才落,帝莘眉头挑了挑,眼底满是冷漠。

    “炽神狱又是何处”

    “炽神狱是你的家,至于炽神狱是什么地方,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回归炽神狱后,你可以在三十三天横着走,没有人敢欺负你。你怕是不知道,你和朕的关系,简单点说,你小子撞了狗屎运,朕是你的便宜舅舅。”

    炽皇一脸的傲意。

    他这么一说,为的就是表明自己和炽神狱都是非常牛叉的存在,想来帝莘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满口答应回归炽神狱。

    “我没有舅舅。”

    哪知,帝莘没有半点多余的反应,依旧是冰冷冷的一句,一句就堵得炽皇哑口无言。

    “你你可知朕是谁,敢这么和朕说话”

    炽皇气得差点七窍生烟。

    哪怕是佛宗道门的人,也没敢这么和他说话的。

    这小子,毛都没长齐,居然这般和他说话。

    “你要攀亲认故,找帝云裳或者是奚九夜,少在我面前故弄玄虚。我不会跟你炽神狱,我要离开这里。”

    帝莘斩钉截铁说道。

    “小子,你是傻子不成,你可知,没有炽神狱的庇护,你会死”

    炽皇气得破口大骂。

    他周身,那一片火炎也是忽明忽暗。

    这小子,只怕是不知道,自己眼下有多么的危险。

    “我死不死,活不活,无需你操心。我要离开。”

    帝莘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你不过是一具替身,离开这里,你以后活得比死更惨。”

    炽皇没好气道。

    帝莘听罢,眼眸微微一变。

    他只是一具替身

    “怎么,怕了吧老实话告诉你,你根本没有爹爹,你所谓的爹爹,不过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在各地培育各种器皿,不断强大自己的魂魄。档期魂魄强大到,自身**无法承受时,就会去寻找他培育出来的所谓的器皿。”

    炽皇对于这种做法,也是略有耳闻。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种做法会发生在自己身旁,尤其是还发生在自己的便宜外甥身上。

    帝云裳当年和炽皇调了包,阴差阳错下,帝云裳流落到九十九地,她在帝魔家族家备受欺凌,为了早日摆脱帝魔家族的低下地位,她选择了和那人结合生下了帝莘。

    本以为,和下等凡人结合创造出来的器皿根本难灯大雅之堂,更别说是派上用场了。

    可没想到,正是这一具下等的器皿,在九十九地居然出人意料的成长起来了。

    更没想到是,这具下等的器皿会和炽皇、炽神狱联系上。

    炽皇费了些心思查到了这件事后,也发现,对方也在这时候找到了帝莘。

    炽皇是隐藏着身份来到九十九地,他也不愿在这种时候和对方发生冲突,他思来想去,这才想到了在婚礼前期,掠走帝莘的法子,将其留在了这一方世外天内。

    如此一来,既可以保全帝莘,又能够不和对方正面起冲突,如此一石两鸟的好法子,炽皇事后想来,也觉得自己很是机智。

    “朕这么说,你小子应该明白了吧。你是器皿,如果你被你那所谓的父亲抓住,你只有死路一条。在这九十九地,只有朕能帮你。”

    炽皇洋洋自得道。

    他就不信,知道了这一切后,帝莘那小子还能硬撑。

    炽皇就等着帝莘瑟瑟发抖,跪下来求自己出手相救。

    “那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帝莘听罢,片刻沉默,再抬眸时,眼底一片冰冷。

    衣袖下,他的双手紧握成拳。

    炽皇的话,让帝莘一下子明白了全部。

    这些日子来,困扰他的全部事情,一下子迎刃而解了。

    那个靥思帝莘的眼底阴云密布。

    所以他在靥思里看到的那个男人,并非是自己的幻影。

    也不是冥日所说的,婚前恐惧症的产物,那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那个男人,他所谓是生父,炽皇口中的他,早已来找过自己。

    “那人长什么模样,朕也不知道。不过这小子的魂魄很是强大,这些年来,已经使用了不少器皿。按理说,他的形貌也是会改变的,他每换一次器皿,容貌也就会改一副模样。若是他获得了你的肉身,自然就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炽皇解释道。

    “说起来,万一那家伙真的了你的肉身,算起来就是朕的外甥了,这么一说,好像也还不错。”

    炽皇转念一想,忽是想明白了什么,洋洋自得道。

    嘭的一声,帝莘的手中,时间沙漏一下子炸开了。

    流沙从其手间不断滑落。

    帝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死白。

    那人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所以,诸神山的那场婚礼还在举行。

    那个男人,早前就说过,他不会放弃帝莘。

    “我要离开。我再说最后一遍。”

    帝莘的声音冰冷的刺骨。

    炽皇听罢,不禁打了个寒战。

    寒战

    炽皇也被自己的反应惊了惊。

    他堂堂三十三天炽皇,居然会打寒战

    “小子,你是不是傻,朕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要是离开这里,朕可保全不了你。”

    炽皇没好气道。

    自己可是一番好意,这小子压根就不领情。

    “若是我不出现,那人,会杀了我洗妇儿。”

    帝莘冷声说道。

    炽皇一时语塞,他可什么都没说,没想到这小子一语就猜了出来。

    “我说的没错,你早就猜到了那人想要我的肉身,他一早就想要杀我洗妇儿。他要的是,最强帝魔的肉身”

    帝莘言语冰冷,凤眸里早已凝结成冰。

    早前,他也不明白,为何在靥思中,那男人会说出,“你是我的。”

    可如今听炽皇一说,帝莘已然弄清楚了男人的用意。

    他要的是帝莘的肉身。

    对方要一具最强的肉身,而现在帝莘,虽然同是拥有妖、神、异魔三种肉身属性,可依旧不是最强的肉身。

    甚至于,他如今的肉身未必比得上开启了第一重天印的奚九夜。

    对方显然不可能满意这样的肉身,对方费尽千辛万苦来到九十九地,要的就是最强帝魔的肉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