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0章 爹?
    来人在火炎中,凌空而立。

    虽然和帝莘一样,有一双凤眸,可他和帝莘,却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来人飞扬跋扈,一脸睥睨天下的姿态。

    他睨着帝莘,帝莘身旁,迅速蹿起了一片火苗,将帝莘团团围住。

    甚至于,帝莘的喜袍都被点燃了,一股焦味弥漫开。

    对方就如火炎中的皇者,即便是如此,帝莘依旧是不动声色。

    帝莘俊美却不失清冷,虽是气息上,对方更加强大,且身在对方的领域内,可帝莘从气势上,却不输半分。

    两人就如冰火两重,相持而立。

    “我去,这家伙和混小子你长得很像,别是你爹吧”

    妖阳邪君见了来者,大呼小叫道。

    勉强来说,对方和帝莘有三分相似。

    妖阳邪君早就猜测,帝莘的身世非同小可。

    这次大婚,可别是引得其生父找上门来了。

    “他不是。”

    帝莘没有半分迟疑,斩钉截铁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的生父”

    男子挑挑眉。

    正如帝莘猜测的一样,这一片天地,他就是主宰。

    这里发生的一切,包括帝莘的思绪,他都能感受到。

    男人有些诧异地望了眼帝莘,他在帝莘的体内发现了一股气息。

    这小子,不愧是母后的孙子,即便是没有出生在炽神狱,体内已经有了炎源之力。

    若是真能返回炽神狱,只怕修为会更加惊人。

    眼前这人,不用说,正是炽皇本人。

    他为了炽太后的病情,不惜亲自到九十九地来找帝莘。

    帝莘大婚之日,炽皇正好靠着长孙雪缨的那张符箓,到了诸神山。

    和一介凡人的婚事,炽皇自是不答应的,所以他索性就掠走了帝莘,将其置身在这片天地之间。

    本想将帝莘困死在这里,等到叶凌月那边的事情都了结了,这小子自然就会心灰意冷,随着自己离开九十九地。

    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狡猾,这么快就觉察了自己的动机,以死相逼。

    帝莘此举,炽皇不得不现身。

    帝莘可是炽太后的宝贝外孙,若是他有个闪失,炽太后的身子只怕会吃不消。

    考虑到这一层,炽皇不得不现身。

    “你不配。”

    帝莘冰冷冷,丢出了三个字。

    “你”

    炽皇气得火冒三丈,帝莘身旁的那些火炎,也因为炽皇的怒火,就如泼了油般,一下子蹿得老高。

    灼热的火炎,将帝莘的衣衫点燃。

    帝莘依旧是一动不动。

    “你以为,你的生父是什么东西,他虽是天婴,可也不配和本皇相提并论。”

    炽皇怒气冲冲。

    炽皇的脾气,本就火爆。

    他答应炽太后来接帝莘母子俩后,自是调查了母子俩的情况。

    帝莘的身世,让炽皇有些意外。

    不过这也让炽皇更加肯定,帝莘这小子,一定会投奔炽神狱。

    如果没有了炽神狱,帝莘只有死路一条。

    没想到,这小子会这么嚣张。

    炽皇恨不得一把火将帝莘烧了个稀巴烂。

    “冷静,看在母后的份上,且留这小子一条命。”

    炽皇强忍心头怒火。

    “你认识他”

    帝莘凤眸微微一变,他早就猜测眼前之人一定和自己的身世来历有些关系。

    “那是自然,也不想想朕是谁,放眼三十三天,就没几个人能瞒得过朕,你爹就是”

    炽皇巴拉巴拉说的起劲,话到了一半,猛地刹住了。

    “你小子也太阴险了,差点就着了你的道。”

    炽皇恼火不已。

    这小子也委实太狡猾了,自己刚上了他的当,险些又上了第二次当。

    炽皇活了这么久,还没这般连着上当过。

    炽皇算是发现了,这个叫做帝莘的小子,简直就是个大坑,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舅舅几次三番着了他的道。

    这才初次见面就如此,这要是真让这小子认祖归宗,自己这个炽皇还不被他坑得晕头转向

    炽皇心生警惕。

    可若是不带这小子和帝云裳回去,母后一定会黯然神伤炽皇心底矛盾,很是纠结。

    “小子,了不得啊,这家伙好像是皇级存在。”

    就在炽皇纠结之时,异魔之心内,妖阳邪君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方的气息很强大,铺天盖地,能让妖阳邪君产生这种感觉的,必定是天人级别的存在。

    开口闭口就是朕,这人必定是天人中的皇级存在。

    而且这厮可比早前的那股神马光明仙皇厉害多了。

    虽然只是火炎形态存在,可是能创造出这般独立于天地之间的地域,这人必定是皇级存在中的高级存在。

    从对方的外贸看,对方和帝莘关系匪浅。

    这混小子,居然和一个皇级存在存在关系,可是了不得了。

    “皇级存在又如何,与我有何关系。”

    帝莘关心的并非是对方是什么身份地位,他在乎的事怎样离开这里。

    “阁下,既然你我并无关系,阁下不如行个方便,让我离开。”

    帝莘也懒得去追究,眼前这个喜怒无常,且智商不怎么的家伙到底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看着时间沙漏里的流沙一点点减少,心急如焚。

    眼下,他最担心的事,并非是婚礼能不能如期举办,他担心的是,那场婚礼上,和洗妇儿行礼的到底会是谁

    炽皇虽然什么也没说,可他又说明白了一切。

    帝莘从他的话语中可以推断出,炽皇将自己禁锢在此是有意为之。

    “放你走小子,朕那么辛苦在九十九地开辟出一片世外天,你想走就走,可没那么简单。除非”

    炽皇嗤了一声。

    “除非什么”

    帝莘迫切想要离开这里。

    “除非你答应朕,离开这里之后,随朕回炽神狱。”

    炽皇此行的目的,就是带走帝莘和帝云裳。

    帝云裳姑且不论,炽皇已经找过帝云裳。

    后者答应可以随炽皇回到炽神狱,原谅炽太后过去所做种种,但是她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带着自己的日子一起回归炽神狱。

    帝云裳的儿子不就是帝莘。

    和帝云裳不同,帝莘一看就是个难搞定的,想让他归顺炽神狱,只怕没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