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9章 “皇”级交锋
    帝莘已然意识到,有人特意将其带到了这个地方

    能够让其神不知鬼不觉到了一个新的地域,这人的实力非比寻常。

    婚礼即将开始,洗妇儿若是见不到他

    帝莘不禁有些担心。

    帝莘抬起了眼来,凤眸凌厉了几分。

    担心则乱,这种情况下,他必须更加冷静,否则就着了对方的道。

    帝莘留意四周,每一寸地每一寸土,就连周遭过境的风,他都没有放过。

    依旧是没有半点气息和动静。

    这里是无人区

    帝莘往前迈了一步,景致没有半点变化。

    天地间,只有一片赤土。

    他一振臂,体内的帝魔之力,迅速扩散开。

    “轰”的一声,帝莘的帝魔之力很是惊人,这一震,周遭顿时尘土飞扬,可飞扬的尘土落下,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帝莘皱眉。

    这里不像是结界,难道

    “世外天”

    帝莘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他早前以为,自己被人禁锢在什么结界里,和诸神山暂时隔绝开了。

    可一试探,他没有碰触到半点结界,这意味着,他并不是在什么结界或者阵法中。

    事实上,帝莘也知,以他对阵法方面的造诣,若是身在阵法禁制之中,一定能够察觉到结界,打开结界。

    可这里,显然不是。

    这里的感觉帝莘脚下踏了踏,地面上的红褐色土壤很是坚固。

    一股干燥的尘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真正的土壤,并非是虚化而成的什么幻影。

    眼前的这片无人区的感觉,有些似曾相似,但又不同。

    鸿蒙天这里给帝莘的感觉,和洗妇儿的鸿蒙天有些相似。

    真实存在,但又似乎与世隔绝,独立于天地之间。

    当然,叶凌月的鸿蒙天比这里要灵气充裕很多,而且那里生机勃勃。

    可这里,除了荒芜还是荒芜。

    这么说来,这里应该是一处独立的天地。

    这就有些麻烦了。

    帝莘蹙眉,帝莘生平遇事无数,可是极少的情况下,他才会焦灼。

    眼下的情形,就让帝莘有些焦虑。

    对于独立天地而言,这里是没有结界可言的。

    要离开这里,也完全取决于这片天地的主宰者。

    甚至于,它比早前帝莘处于靥思的情况还要糟糕一些。

    因为它根本无法打破。

    在这样的天地间,哪怕是帝莘这样的性子,只怕长时间待下去,也会无法忍受。

    这里,别说是没有天地,就连时间的流淌都像是静止了般。

    帝莘看了看身上的时间沙漏,大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

    婚礼已经开始了。

    “阁下,你带帝某到此处,有何贵干。”

    帝莘沉吟一声,沉声说道。

    他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除了风声,再无其他。

    看上去,帝莘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小子,你是不是傻。这里压根什么人都没有。本君早就说过,你和那丫头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早点分开也好,免得害人害己。”

    体内,妖阳邪君幸灾乐祸道。

    帝莘无法和叶凌月成婚,妖阳邪君很是高兴。

    太阴之女,能有什么好货色,那丫头还是太阴天女,那一定是祸水中的祸水。

    帝莘没有理会妖阳邪君。

    这厮除了落井下石,也没什么其他本事了。

    若是自己的判断没错,这里是和鸿蒙天一样的存在,那必定是拥有一个主宰者。

    这一点,和洗妇儿的鸿蒙天类似。

    叶凌月和帝莘说过一些鸿蒙天的事。

    鸿蒙天的存在,叶凌月无法解释。

    不过鸿蒙天是完全归叶凌月操控的,而任何发生在鸿蒙天的事,叶凌月也能觉察到。

    这一处天地叫做什么,帝莘并不知道。

    可他很清楚得很,自己在这里的一举一动,甚至于要阳邪君的存在,这一片天地的主宰都能察觉到。

    对方将自己一声不吭丢在这里,想来对自己并无敌意。

    帝莘以为,对方最大的目的,就是将自己困在这里。

    对方想要阻止自己和洗妇儿的婚事。

    帝莘询问了几句,周遭一片死寂。

    耳边只有妖阳邪君的冷嘲热讽声。

    “阁下,若是再不出现,帝某只能自裁与此。”

    帝莘忽是话锋一变。

    却见其,抬起了掌,就往自己的命门挥去。

    “”

    妖阳邪君大惊。

    “小子你是脑子有坑是不,居然要自裁你不能自裁,老子不许”

    妖阳邪君急得哇哇大叫。

    可它也无能为力,当初它还不具备独立意识,存在帝莘的体内时,那一颗妖阳还可以在帝莘的体内作威作福。

    可自从帝莘成了九命帝魔,自己寄宿于帝莘的帝魔之心内时,那情况就不同了。

    自己没法子直接约束帝莘的举动。

    帝莘这一掌真要落下

    帝莘这一掌,蓄足了气力,若是真的挥下,不死也要残废。

    能伤帝魔之体的,也只有本尊了。

    就在帝莘的掌距离命门半寸距离时,原本没有半丝变化的环境,骤然生变。

    地面上,忽蹿出了一片火炎。

    火炎呈螺旋型,盘旋而起,卷向了帝莘。

    帝莘眼眸一深,掌风忽变,挥向了那片火炎。

    火炎顺势而退,隐入土中,没有了踪影。

    “阁下,总算是现身了。”

    帝莘不动声色,睨了眼那片隐入火炎之地。

    对方,果然不愿让他死。

    帝莘被带入这片天地后,就暗自揣摩了对方的意图。

    对方不出手,也不现身,似乎只是在拖延时间。

    显然,对方对自己没有杀意。

    既然如此,自己的死活,对方必定是在乎的。

    帝莘就兵行险着,索性以自己的性命威胁。

    对方果然上当。

    “小子,你倒是狡猾的很,竟让朕上了你的当。”

    地面上,那道火炎再度出现。

    这一次,火炎没有再袭向帝莘。

    却见其飞舞着,在半空中,化为了一个人形。

    人形渐渐清晰,那是个男人。

    男人身形高大,面目俊朗,身着一件宽大的长袍。

    他眉目之间,透着嚣张和凌厉,负手而立,站在了帝莘的前方。

    让帝莘有些意外的是,对方有一双和帝莘很是相似的凤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