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5章 师父的塔
    那一道黑影,在破土而出后,由小变大,赫然正是一座塔。

    那塔不断往外冒,地面被强压开,原本就已经很微弱的禁制被挤压的彻底裂开了。

    塔?

    方才塔冒出来时,帝纣吃了一惊险些连天技都忘了施展。

    要知道这禁制非同小可,本是封印封天令之阵,早前光明仙皇就是死在了这禁制之中。

    帝纣唯恐禁制之中,再冒出什么厉害的阵法乃至法宝。

    这会儿看清对方不过是一座塔,帝纣松了口气。

    这座塔,大型三界普通的塔差不多,塔共有七层,上面挂着大大小小的彩色铃铛,很是雅致。

    可除了雅致之外,它看上去不过是一座塔罢了。

    塔冒出来时,引来了一番动静,可冒出来之后,就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动静。

    再看叶凌月,只是站在了塔旁。

    “我到你还有什么杀手锏,难道你想靠着这座破塔对付我?”

    “冲霄鬼闪”之下,帝纣的身影无处不在。

    他一脸鄙夷,睨着叶凌月。

    叶凌月挑挑眉,月眸弯弯,透着几分清冷之光。

    她身后的,正是师父紫炼化的寂灭塔。

    这座塔,早前是紫堂宿的神宝。

    它和叶凌月颇有一些渊源。

    曾几何时,叶凌月对其也是又爱又恨。

    当年帝莘还不是帝莘,他还身具巫重和凤莘的双重人格时,是寂灭塔将帝莘的肉身击碎,让其险些灰飞烟灭。

    只是后来,叶凌月机缘巧合之下,倒是和寂灭塔冰释前嫌了。

    紫堂宿当年在太虚墓境时,为了保护叶凌月,曾让式神妖鼎带着小塔前去找叶凌月。

    寂灭塔和叶凌月也很是投缘,曾经跟随了叶凌月一段时间。

    只是后来紫堂宿离开太虚墓境,叶凌月将寂灭塔还给了紫堂宿。

    时过境迁,紫堂宿也离开了神界。

    叶凌月本以为,师父紫一定也带走了寂灭塔。

    她没有想到,这一次到了天罚戈壁,竟再次感觉到了寂灭塔的气息。

    紫堂宿离开了神界,可他在临行前,竟是将寂灭塔留在了禁制之下。

    这就意味着,这一重禁制之内,除了设了阵中阵之外,还埋藏着寂灭塔。

    外人都以为,紫堂宿留下的禁制,只有封天令主能破。

    却不知,这所谓的禁制,实则上设下了三重枷锁。

    禁制和阵中阵只是其中之二,寂灭塔才是重中之重。

    寂灭塔到底是什么神宝,叶凌月迄今也没弄清楚。

    正如叶凌月迄今为止,也不知道自家师父紫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早年是孤月海的客卿,身份却比掌门还高。

    他从未真正意义上传授过叶凌月什么功法,却传授了叶凌月很多神界未曾有过的东西,从天力的修炼,再到掌控火种,再到小品般若经,无一不说明了紫堂宿的过人之处。

    可紫堂宿并无天印,他似乎是佛宗中人,却不像是佛宗中人那般冷血无情。

    他看似无求无欲,却又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从寂灭塔和双重禁制的设置即可看得出。

    所以哪怕不知道寂灭塔是何等存在,叶凌月有了它相助,自觉底气足了不少。

    “帝纣,你可知,它是什么来历?”

    叶凌月与“帝纣们”相持而立。

    “不过一座破塔而已。”

    帝纣不屑道。

    那“破”字话音才落,寂灭塔就一下子蹿了起来。

    蹿!

    帝纣眼睁睁看着那座塔一下子蹿了过来。

    寂灭塔并非活物,用了蹿字,本还有些不妥。

    可在帝纣眼中看来,它的确就是蹿了过来。

    毫无预兆,足有七层高的塔,看似笨重,可身法却惊人的敏捷。

    它咻的一身,一下子蹿到了帝纣的面前。

    塔身就如一片乌云,直直落下。

    帝纣大惊,他的分身也四蹿而逃。

    寂灭塔上,第一层塔檐上,铃铛叮咚作响,塔身发出了一片金光。

    帝纣的分身们在那片金光的作用下,就如阳春白雪一般,迅速融化消失了。

    “不好!”

    寂灭塔上华光大盛,帝纣这才知这塔非比寻常。

    眼看分身都已经消失不见,帝纣拔腿就跑。

    “佛光普照?”

    不远处,男人看到寂灭塔发出的光芒,眼皮子猛地跳了跳,心底腾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那塔?

    男人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寂灭塔上。

    寂灭塔的外形,在旁人眼中看上去和普通的塔没什么两样。

    可男人却觉得这塔有些眼熟,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座塔。

    他只觉得,寂灭塔释放出来的宝光和佛宗的信徒身上放出的佛光普照很是相像。

    佛宗佛光,乃是资深的老佛陀修炼有成后,才能释放出的一种特殊天力。

    这种天力会以佛光的形式表现出来,被佛光普照者,凡是奸邪污秽之物,都会迅速消融。

    不过这佛光对于实力高深者并无多大用处。

    之所以佛光对帝纣有一定的威慑作用,那是因为帝纣夺了山阴圣王的肉身,其修为也是靠着多年来在王巫山吞噬了大量的魂魄得来的,在佛光之下,自是难以遁形。

    “帝纣,你无需惊慌,那佛光伤你不得。”

    男人看了寂灭塔几眼,那宝塔除了释放佛光之外,似乎并无其他能耐。

    帝纣的肉身,取自山阴圣王,而非是像分身那样,是由其修为凝聚而成。

    由山阴圣王的肉身抵挡住了佛光,帝纣的本命魂魄倒不会有事。

    帝纣听罢,顿住了脚步。

    佛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只觉得身上暖融融的,并无其他异样之感。

    “哈哈,小贱人,我道你有什么能耐,不过是佛门的一座破塔罢了。”

    帝纣面目狰狞,步步逼近叶凌月。

    叶凌月衣袖间,一张符落在手上。

    可就在这时,寂灭塔又是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声。

    这一次,发出响声的却是第二层上的铃铛。

    就在那一声铃铛声响之后,寂灭塔塔身上,早前紧闭着的那扇门突然打开了。

    只听得哐当一声,就见了多条黑影从塔门内飞掠而出。

    却见了多条锁链如乱蛇般,飞舞而出,将帝纣层层包围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