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9章 冒牌货
    叶凌月的话,直接了当。

    她不会看着神界被放弃,更不会看着异域飞升。

    “所以,你为了神界,打算牺牲我”

    帝莘反问道。

    两人一南一北,相持而立。

    “帝莘,你也是神界的一份子,神界的神帝,何来牺牲一说”

    叶凌月摇头。

    “一个没有天力的神帝,难道不是牺牲”

    帝莘目光深沉,看叶凌月的眼神里,第一次有些不同了。

    “天力,对你而言,真的那么重要”

    叶凌月的语气也冰冷了几分。

    天罚戈壁上,兴起了一股冷风。

    帝莘身上,那身喜袍被吹得猎猎作响。

    他眼眸闪了闪,忽然叹了一声。

    “这世上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既然你想要天力,拿去就好。”

    帝莘说罢,朝着叶凌月走去。

    “丫头骗纸,你不是真想要那小子的天力吧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酷无情了”

    虚空意识海内,烛照也是一脸的惊诧,他没想到,叶凌月为了封天令,可以做到这一步。

    帝莘走了过来,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他走到了叶凌月身前,伸出手来,修长的指眼看就要落在叶凌月的眉心处。

    可就在他指尖即将碰触到叶凌月的神印时,忽的,叶凌月身形一逝,避开了帝莘的手。

    帝莘的手,悬空在半空中。

    “你不是帝莘。”

    叶凌月冷眼,望着前方的男子。

    他不是帝莘

    此话一出,帝莘面色一僵。

    就连虚空意识海内的烛照,也是大为意外。

    “你在说什么,他不是帝莘”

    眼前的这人分明就是帝莘,又怎么会不是帝莘。

    烛照用力睁睁眼,一样的眉目,一样的气质,就连谈吐都是一模一样,这人分明就是帝莘。

    “洗妇儿,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就是帝莘,你是不是这几日为了婚事太过操劳,身子不舒服,才会胡言乱语。”

    帝莘勾了勾唇,一贯的笑,一脸和煦望着叶凌月。

    “你不是。若是帝莘,他不会让我自己揭下喜帕。”

    叶凌月一脸淡然,望着帝莘,眼底没有半点波澜。

    比起奚九夜出现,眼前的“帝莘”才是让叶凌月最诧异的。

    “洗妇儿,天一亮就是婚礼了,我要亲手揭下你的喜帕,我听说,神界有个风俗。在婚礼当日,新郎必须亲手揭下新娘的喜帕,用喜帕将你我的衣襟绑在一起,就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

    在辛霖的肉身炼化完成后,帝莘和叶凌月前去东西殿各自准备婚礼事宜。

    帝莘忽叫住了叶凌月,说了一番似是而非的话。

    帝莘一本正经的说,叶凌月却是忍俊不禁。

    帝莘是个从不迷信的人,竟会信神界的这种古老风俗。

    当时叶凌月听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当两人拜天地时,在光明仙皇和奚九夜出现之时,她掀开喜帕,身旁的帝莘一动不动时,叶凌月就意识到,帝莘说那番话,可能是另有用意。

    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她虽有怀疑,可一时之间,也无法确定帝莘的身份。

    毕竟,对方无论从外形还是气质上,就连对自己的称呼都和帝莘一模一样。

    除非世上有另外一个帝莘,否则根本不可能假冒。

    抱着如此的猜测,叶凌月和光明仙皇到了天罚戈壁。

    若是这时,帝莘没有出现,那叶凌月的怀疑依旧只是怀疑罢了。

    可他出现了。

    他掌控了封天令,用七道剑气击杀了光明仙皇的天印。

    他不是帝莘。

    若他是帝莘,在她提出掌控封天令时,他会毫不犹豫,将天力渡给她。

    叶凌月神情冷漠,像是看一个陌生人那样,看着帝莘。

    后者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可旋即,他又笑了笑。

    “洗妇儿,你在生我的气我知道,我今日做得不对,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有顾忌到你。我发誓,从今往后,绝不会发生这种事。”

    说罢,他走上前来。

    “我不知你是何人,又为何要冒充帝莘。可帝莘只有一个,哪怕你长得和他一模一样,你也不是帝莘。你费尽心思想要接近我,到底是何居心”

    叶凌月已经十分肯定,他不是帝莘。

    可让她担心的是,对方冒充帝莘,那真正的帝莘又去了哪里

    可以肯定的是,昨晚和自己一起看着辛霖肉身炼化的真正的帝莘。

    婚礼前夕,与自己在一起的也是帝莘。

    眼前的假帝莘,是在婚礼时出现的。

    帝莘,绝不会在婚礼当日这般重要的场合,无故失踪。

    帝莘,他只怕遇上了什么事。

    叶凌月目光冰冷,双眼如同刀子一样,看向了对方。

    “帝莘”脸上,那伪善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

    他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阴谋已经被拆穿了。

    这个没有经过洗礼,连太阴神印都没有觉醒的女人,比他想象的要厉害得多。

    “啪啪啪。”

    男人一阵拍掌声,大笑道。

    “帝莘的眼光倒是比我预料的要好一些。我本来想给他个面子,让你不知不觉地死去,如今看来,软的不行,只能是来硬的了。”

    男人那双和帝莘完全一致的凤眼中,柔光被霾色掩去。

    不过是一瞬之间,同样的脸,可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你到底是谁帝莘呢”

    见对方已经撤去了伪善的面具,叶凌月也懒得多费唇舌。

    她只想知道,帝莘如今何在。

    “我是谁,我就是帝莘。至于你口中的那个帝莘,他正和他的亲人团聚,根本无暇顾及你。”

    对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是帝莘

    叶凌月很是意外。

    眼前的男人,太过古怪。

    他身上,叶凌月感到的气息和帝莘几乎是一模一样。

    叶凌月和帝莘是生死相随的伴侣,若非是在最后一刻,发现端倪,只怕连她都被懵逼过去了。

    难道说,这世上,真有第二个帝莘

    可他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他冒充帝莘,又是何目的

    太多的疑问,在一瞬间,接二连三闪过了叶凌月的脑海。

    千头万绪,但是无从说起。

    帝莘不知所踪,而这个所谓的帝莘,掌控了封天令,对方来意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