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4章 艰难的抉择
    这一安排,倒不是叶凌月一早谋划的。

    而是由于婚礼时,事出突然,叶凌月来不及和他人商量,就连帝莘也来不及告知。

    也正是因为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叶凌月才能够瞒天过海,骗过光明仙皇,骗过所有人。

    几步之遥,可是一人在禁制之内,一人在禁制之外。

    光明仙皇看着叶凌月,眼底又惊又怒,可却无可奈何。

    “好一个月华帝姬,本皇承认,本皇的确是小看了你。不过,你真以为,一个凡人设下的禁制,能够保护得了你”

    光明仙皇冷笑道。

    “仙皇大可一试。我师父,可不是普通的凡人。”

    叶凌月老神定定道。

    师父紫设下的这一层禁制,看似无影无踪,可又无往而不利。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能够破开这一层禁制。

    “天地之差,这句话可不是玩笑。本皇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天人和凡人的区别。”

    光明仙皇被叶凌月彻底激怒了。

    他说话间,额头处,天印闪现。

    那是

    叶凌月的注意力,也被光明仙皇眉心的那一片光芒吸引了过去。

    和神印不同,光明仙皇的天印共有七重,分别象征着七种不同的天印。

    叶凌月早前只见过奚九夜的天印,光明仙皇的天印却是从未见过。

    当天印亮起时,天罚戈壁的天际,悄然发生了变化。

    “祖星”

    叶凌月抬头看去,就见天空正中的祖星,光芒不断变化。

    “你们凡人将其称为祖星,可在我等天人眼中,它就是源星。你可知源星的来历”

    光明仙皇言语之间,带着傲然之意。

    祖星来自三十三天,它能够孕育出新的天河,象征着新的天域的出现。

    可同时,它也蕴含了老的天域的天河之力。

    陨落的天河里,大部分的天力都被祖星吸收了。

    光明仙皇的天印亮起时,祖星内部,那部分原本属于老的天域的天力似得到了感应。

    “吾,以光明领仙皇之命,上承天,下载地。祖星赐朕源之天力,破万般屏护。”

    光明仙皇的声音郎朗,回荡在整个天罚戈壁上。

    叶凌月神情凝重,望着祖星。

    祖星自出现在神界和异域的边界上后,星光不断增强,这些日子,有趋向稳定之势。

    可今日,祖星看着却有不对头。

    在光明仙皇天印催动的作用下,祖星的光不断变幻。

    倏然间,祖星之内,有七道光芒从天而降,一道接着一道,朝着封天令禁制的方向袭来。

    “不好”

    叶凌月大将。

    那七道光芒,破空而出,每一道都在空中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那哪里是什么星光,分明是七颗陨星。

    七颗陨星,就如七星连环,从天而降,无一例外,都对准了封天令禁制之处。

    光明仙皇也是老奸巨猾。

    他也知自己到了九十九地之后,实力会不断削弱,这时,他自然不愿意用自己的天力正面对抗禁制。

    他以自身的七重天印,仙皇之威,催动祖星内的那部分属于光明领的源之力。

    那星源之力不会受制于天地法则,力量一经催动,威力强大无比。

    光明仙皇正是想要用这部分力量,直接摧毁封天令。

    光明仙皇此举,可谓是一举两得。

    星源之力,何等强大。

    它足以摧毁封天令,同时,叶凌月置身在禁制之内,此次此刻,她根本无法逃脱。

    如此一来,既可以毁了封天令,又可以顺势杀了叶凌月,光明领和光明仙皇也就等同于永绝后患了。

    七道陨星,气势惊人,朝着禁制掠去。

    刹那间,一阵地动山摇,整个天罚戈壁都被轰了个惊天动地。

    “前方是天罚戈壁”

    在神界的边界处,啵啵正带着一干宾客和神兵。

    她眯起了眼来,看向了前方,眼底一片震惊之色。

    冥日还留在诸神山,幽冥鬼王也不知所踪,这短短的几个时辰的路途,对于啵啵而言,却犹如走了一辈子那么长。

    “啵啵神后,老大师父不会出事了吧”

    小吱哟和小乌丫、小雨等人都是一脸的惊慌,她们看向了啵啵。

    “放心,小月月吉人自有天象,她不会有事的。”

    啵啵看了看天罚戈壁,一颗心强自镇定着。

    光明仙皇和叶凌月去了天罚戈壁,光明仙皇来者不善,也不知他会用什么手段对付小月月。

    啵啵心底很是担心,可她又不断安慰自己,小月月是主人和夜狐狸的虐女,她足智多谋,绝不会出事。

    “神后,一干宾客都已经顺利送走。我们接下来该去何方”

    四方神尊匆匆上前,询问道。

    眼看光明仙皇现身,九十八地的宾客们大多吓得不轻。

    他们一离开诸神山,就纷纷逃离神界,谁都不愿因为神界,得罪了光明仙皇。

    “先去天罚戈壁一带,得先确认小月月的安危。”

    啵啵深吸了一口气。

    正说着,却听得前方一阵异响,啵啵精神一紧。

    却见一阵龙唳,地面上,腾起了一个阵法。

    一条可怕的骨龙从地上破地而出,其身形就如山岳一般,巍峨无比。

    来者正是冥界的四方冥龙,冥龙背脊上,跳下了一人,正是小冥君。

    “母后父神和陛下们何在”

    小冥君神色匆匆,他刚得了冥日的讯号,让其来接应啵啵等人。

    叶凌月和底薪的这场婚礼,小冥君本来是想参加的,奈何冥界这阵子事务繁忙,小冥君一时脱不开身。

    哪知就在方才,他忽的了父神的冥君诏,这才匆匆赶来。

    冥君诏,乃是冥界最重大的文书,只有冥界生死存亡之际,才能使用。

    小冥君从小到大还从未见过冥君诏,他一看到冥君诏,就知事情不妙,这才赶了过来。

    “你说你父神使用了冥君诏”

    啵啵一听,一阵天旋地转。

    冥日曾说过,除非生死存亡之际,否则他绝不会动用冥君诏,难道说,冥日已经

    啵啵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瘫坐在地。

    “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冥君见啵啵面无人色,也很是担忧。

    前方,天罚戈壁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啵啵抬起了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