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1章 最后的禁制
    九天青雷阵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兰楚楚的气息消失了。

    幽冥鬼王手一动,却见阵中,那些尸块一瞬就成了焦炭。

    这一切,幽冥鬼王做的是滴水不漏,没有半点迟疑,而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奚九夜要幽冥鬼王放了兰楚楚等人,要保母子仨人安然无恙,幽冥鬼王偏偏反其道而行,让兰楚楚尸骨无存,连魂魄都四分五裂,永世无法凝聚。

    奚星落依旧是昏迷不醒,奚喃思却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她觉得手脚一片冰冷。

    心底的惊吓,远远强过兰楚楚的死带来的震撼之感。

    幽冥鬼王和冥日的计划已经达成,留着九天青雷阵也已经无用了,幽冥鬼王手一扬,九天青雷阵内,阵文渐渐暗淡,阵法消失了。

    奚喃思见四周结界消失,再看幽冥鬼王没有为难两人的意思,她抱起了奚星落,正欲偷偷离开。

    哪知她才一抬脚,身后,幽冥鬼王忽说道。

    “慢着,本王可没说要放你们走。”

    幽冥鬼王叫住了奚喃思。

    奚喃思只觉得浑身一僵,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她本以为,在自己表明了自己是叶凌月的徒弟的身份后,对方会放过自己和星落的。

    “你是我家孙女儿的徒弟这一点没错。不过,你也是兰楚楚的女儿。”

    幽冥鬼王睨了奚喃思一眼,后者又是一惊。

    她不知道幽冥鬼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你的胆量可比你的便宜弟弟强多了。”

    幽冥鬼王从方才就一直在观察奚喃思的反应。

    这女娃娃年纪小小,可很是冷静,看到自己的亲生娘亲死时,她连半分怜悯的意思都没有。

    幽冥鬼王从来都以为,人之初性本恶。

    这样的女娃娃,若是长大成人,稍有不慎,都会是一大祸害。

    叶凌月虽是天赋过人,也很是聪慧,可有时候还是妇人之仁了些。

    同样的,作为奚九夜的日子的奚星落,也同样留不得。

    幽冥鬼王眼底,杀机一闪而过。

    奚喃思何等敏锐,她已然意识到,幽冥鬼王想杀她们。

    可她没有跪下求饶,只是用一双眼,倔强地望着幽冥鬼王。

    “嗯?你倒是有些意思,你明明知道本王要杀你,却不求饶?”

    幽冥鬼王很有些意外奚喃思的反应。

    奚喃思在地上写到。

    “求与不求,你都会杀我们。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要用这个秘密,保我和我弟弟的性命。”

    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奚喃思依旧很是冷静。

    她的表现,倒是大大出乎了幽冥鬼王的意料之外。

    “有意思,你这女娃娃,若非是血统差了些,本王还真想收你为徒。你最好祈祷,你的秘密有些价值,足够留下你和你弟弟性命。不过,你确定要相信本王,本王可是个不守信的小人。”

    幽冥鬼王咧嘴一笑。

    奚喃思想了想,又迅速写下了一行字。

    “你是小人中的君子。”

    一阵朗声大笑声,在诸神山脚下回荡。

    幽冥鬼王抚掌大笑。

    “好一个小人中的君子,说罢,小丫头。”

    奚喃思在地上写了一行字。

    写完那行字后,奚喃思又迅速将那行子抹去了。

    而这时,幽冥鬼王的脸上,已经彻底没有了笑意。

    “你说的都是真的?”

    幽冥鬼王一脸震惊,逼视着奚喃思。

    若是奚喃思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糟糕了。

    便宜孙女儿,还有帝莘……

    幽冥鬼王的脸上再无半点笑意。

    奚喃思点点头,她可以肯定,那一夜,她的确看到了那个男人。

    幽冥鬼王不再多说,抬脚就走。

    在他走的一瞬,他回头看了眼奚喃思。

    “若是你不想落到和你娘一样的下场,就好好做人。记住,身为女子,绝不要倚靠男人,任何一个男人。”

    说罢,幽冥鬼王的身影就消失了。

    他信守承诺,留下了奚喃思和奚星落性命。

    奚喃思站在原地,有风吹过。

    幽冥鬼王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绝不可倚靠男人,任何一个男人。

    奚喃思若有所思着。

    她抱起了奚星落,小小的背影最终消失在天际。

    同样的天际,在远离诸神山数万里之遥的天罚戈壁上。

    神界和异域接壤处的天罚戈壁丧,继天罚一战后,这里一度恢复了平静。

    可自从祖星出现后,这里再度成为世人眼中的焦点。

    这里是祖星悬挂之地,也是封天令的尘封之地。

    多少九十九地的势力在这里严盯死防,想要获得封天令,可每一次,他们都铩羽而归,甚至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没有人,能够靠近紫堂宿留下的那一个禁制。

    过去的一年里,只有两个人,能进入这一片封印之地。

    那就是帝莘和叶凌月。

    今日同样有两个人到了这一片禁制。

    一个是叶凌月,一个是光明仙皇。

    在叶凌月和帝莘大婚之日,光明仙皇忽然杀到。

    他联合了奚九夜,闯入诸神山,他利用那口不死冥棺,遏制叶凌月。

    叶凌月不得已,带着他到了天罚戈壁。

    “前方就是封天令的封印之处,月华帝姬,你最好老实点,休要耍什么手段。”

    光明仙皇越靠近禁制周围,就越能感到,地底之下,有一股力量波动。

    那股力量波动,蓬勃富有生机,仿佛随时都要挣脱束缚,破土而出。

    那是封天令,让光明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让九十九地的某一地,即将鸡犬升天的存在。

    “怎么,光明仙皇你是怕了?”

    叶凌月依旧是一身的凤冠霞帔。

    一袭红妆,在荒凉的天罚戈壁里看着尤其醒目。

    “放肆,朕只是没法子弄清楚那禁制到底是什么,又怎会惧怕?”

    光明仙皇怒道。

    在他看来,封天令的那一处禁制虽强,可也只是九十九地的禁制罢了,他来自三十三天,怎么会诊的惧怕这一层禁制。

    “既是如此,仙皇又何必之踟蹰不前,前面一百米,就是禁制和封天令所在。”

    叶凌月不以为然道,指了指前方的禁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