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9章 母女决裂
    兰楚楚的眼中,满是怨愤之意。

    “呵兰楚楚是吧,你可别会错意,我家孙女儿可没那么多闲功夫,专门派人来找你报仇。本王来,全都是本王自己的主意。你可知我为何抓你们来”

    幽冥鬼王似笑非笑,睨了兰楚楚这一眼。

    这一眼,端的是风情万种,可兰楚楚却愣是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眼前的男人,浑身都散发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我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你是想用我们来威胁九夜哥哥的”

    兰楚楚想了想,猛然意识到。

    “你倒还不是太蠢,今日是我家孙女儿和圣威帝君大婚之日。”

    幽冥鬼王似笑非笑说道。

    兰楚楚一听,那一只独眼里闪过一抹喜色。

    叶凌月和帝莘成婚之事,乃是九十九地的大事。

    即便是兰楚楚身在异域也是略有耳闻。

    叶凌月和帝莘成了婚,那九夜哥哥也就死心了。

    兰楚楚心知,奚九夜对叶凌月一直是念念不忘,可若是叶凌月成了他人之妻,那就不同了。

    “奚九夜来了,想要阻拦两人成亲,他还带来了光明仙皇。”

    幽冥鬼王的话,让兰楚楚面上的喜色,荡然无存。

    九夜哥哥居然为了叶凌月那贱人,不惜以身冒险,闯入诸神山

    “九夜哥哥来了他在哪里他一定不知道我们落入了你们的手中。幽冥鬼王,亏你还算是一代枭雄,居然用妇孺来威胁九夜哥哥,简直就是卑鄙无耻。”

    兰楚楚又气又恼。

    九夜哥哥离开了异域后,过了这么久都没有来接她们母子几人。

    可一听到叶凌月的婚事,就深入虎穴,他的心中,难道她和叶凌月的地位就相差如此之悬殊。

    “骂得好,本王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卑鄙无耻这个形容词,本王很受用。不过,论起卑鄙无耻,本王怎么也比不得你们夫妻俩。一个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投靠异魔,再投靠坠天之族。至于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男人一个换了一个,生的是杂种,养的是野种。”

    幽冥鬼王不怒反笑。

    他的话,让兰楚楚那张丑陋的脸上,惊色迭起。

    “说什么难道你不懂得人话本王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奚九夜那脓包也是有够窝囊的,替人养女儿养老婆。你口中所谓的女儿,根本就不是他的种。至于你口中的儿子,压根不是你的种。本王说的够清楚了吧”

    幽冥鬼王指了指一旁的奚喃思和奚星落,一字一句,清楚无比,落在了两个孩子的耳中。

    奚喃思一动不动,她怀中,奚星落被幽冥鬼王一指,不禁打了个哆嗦。

    奚星落今年已经四岁多,隐隐也懂得了写些人事。

    奚星落在神界时,是皇子,也是神尊之子,身份很是尊贵。

    可他到了异域后,尤其是在帝魔家族中,虽说被帝景天抚养,可毕竟不是异魔,在帝魔家族中也是受尽了冷言冷语。

    他对自己的身世,也是懵懵懂懂,被这么一说,小脸上,嘴儿一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母妃,母妃,他在说什么母妃,他骂孩儿是野种。孩儿不是野种,孩儿是你和父皇的孩子。”

    奚喃思连忙哄着奚星落。

    “幽冥鬼王,你在胡说些什么星落和喃思都是我的孩子”

    兰楚楚怒极,她连忙去抱一双子女。

    哪知却被奚喃思一把甩开了。

    奚喃思不会说话,可她却有一双比刀子还要锐利的眼。

    她恶狠狠瞪着兰楚楚。

    奚喃思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这件事被揭发,让奚喃思愈发觉得羞耻,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娘亲。

    “小贱人,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瞪着我干什么”

    兰楚楚被奚喃思的目光瞪得背脊生寒。

    真是冤家,早知道她当初就不仅仅是毒哑这小贱人,而是应该直接将她掐死算了。

    “星落,你快过来,到母妃这边来。”

    兰楚楚冲着奚星落说道。

    兰楚楚也知道,对方是想要利用自己威胁奚九夜。

    奚九夜既然已经知道了奚喃思的身世,自己又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九夜哥哥一定会自己更加嫌恶。

    如今,唯一能让她还有些加之的,就是奚星落娘亲的身份。

    奚星落是自己一手养大的,那孩子对自己很是依赖,冲着这一层身份,她就还能留在奚九夜的身旁。

    而幽冥鬼王想要遏制奚九夜,也必定要保全奚星落的性命,思来想去,兰楚楚为了保命,就一定要用奚星落当保护伞。

    奚星落小小的脑瓜里,哪里装得下这么多尔虞我诈,他只知道,他这会儿怕的厉害。

    母妃望着他,可那眼神,却让他很是害怕。

    唯一让奚星落感到安全的,就是阿姐的臂弯。

    奚喃思的怀抱,温温暖暖的,是他最安全的港湾,就像是儿时无数次,他在听到母妃和父王的争吵后,阿姐搂着他,轻轻拍着他入睡那样。

    奚星落抱着奚喃思的手臂,嘴里执拗着嚷道。

    “我谁都不要,我要阿姐,我要和阿姐在一起,我不要母妃,也不要父王。”

    兰楚楚一听,最后一点耐心也被打破,她歇斯底里道。

    “你这死小子,和你那死鬼娘一样,都是白眼狼。你给我过来,那小贱人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根本不是你的姐姐”

    奚喃思依旧是紧紧搂住奚星落,不肯松手。

    幽冥鬼王则是一脸看戏的模样,看着母子三人在那自相残杀。

    兰楚楚怒极,扑上前去,和奚喃思扭打了起来。

    奚喃思虽是兰楚楚的亲生女儿,可母女二人,与其说有感情,不如说只有恨。

    奚喃思是叶凌月的徒弟,也学过不少毒门邪术,可终归只是个孩子,撕扯之下,被兰楚楚强行扯开。

    她看看一旁幽冥鬼王,忽的上前,扑通一声跪下,冲着幽冥鬼王磕了几个响头。

    “啧啧,小丫头,你拜本王做什么。本王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娘仨的事,本王可没兴趣插手。”

    幽冥鬼王摊摊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