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8章 恶有恶报
    八万精兵对阵三千

    这怎么可能

    “你撒谎,我奚族将士怎么可能会败在三千冥兵之下”

    奚九夜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在他心目中,爹爹奚三千也是一代战神似的人物。

    “北溟是军事奇才,他有云笙给的兵法,犹如神助,你爹爹最后,与我一战,也是死在了生死簿之下。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你是天人后裔,我也是天人后裔。”

    冥日说话之时,手中的生死簿华光大盛。

    却见生死簿上,出现了一行字。

    “青冥一族,两万年前,自三十三天陨落。”

    青冥一族,是冥日的父族。

    这一族群,经过了两万年,早已人丁凋零,到了如今,只剩了冥日一人。

    比起奚族来,冥日和青冥一族的命运,更加悲惨。

    他们早已没有了传承,连冥日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在他还是婴儿时,就被抛弃。

    唯一和他有所联系的,就是襁褓里的那一本生死簿。

    若不是他运气好,被四方神尊领养,青冥一族早已灭绝。

    冥日长大之后,获得了生死簿的掌控权,可生死簿上,关于青冥一族的记载却从未显露过。

    直到祖星出现在神界和异域的接壤处,冥日在某一日,意外发现了上面的记载,这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也正是因为冥日知道自己和奚九夜的真正身份,冥日才会决心,今日和奚九夜一战。

    坠天一族,是九十九地最强大的存在,凌驾于九十九地任何一个族群之上。

    他们是天生的野心家,只因为他们的后裔,在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后,都会不甘心留在九十九地,他们一心想要返回三十三天。

    奚九夜如此,巫王也是如此。

    可冥日并非如此。

    冥日要的,是保护好啵啵,守护住自己的家人和神界。

    他是神界的神帝,早已不是什么坠天一族。

    “所以,你打算用生死簿与我同归于尽”

    奚九夜眼神冷漠,意识到了冥日的真正用途。

    “正有此意。”

    冥日手中的生死簿上,光芒由弱变强。

    “你大可以试试。”

    奚九夜眉心,天印也越来越亮。

    虽然同样是坠天一族,可他和冥日,始终是不同的。

    他开启了天印,获得奚族大部分的传承,而冥日,不过拥有一本生死簿罢了。

    “鹿死谁手,唯有一战。”

    两人话音同时落下。

    两道身影,一蹴而起,诸神广场上,骤然掀起了两道惊人的飓风

    诸神山脚下,啵啵和幽冥鬼王带着一干神兵和宾客离开。

    “啵啵,你先带着王妃和一干宾客离开。”

    幽冥鬼王到了山脚下,将鬼王妃托付给啵啵。

    “鬼王,你打算”

    啵啵有些意外。

    “呵呵,本王答应了奚九夜的条件,总要兑现的。”

    鬼王冲着啵啵眨眨眼。

    “你当真要放了兰楚楚和奚九夜的那双子女”

    啵啵很是不满。

    兰楚楚是月儿的大仇人,若非是那女人,月儿也不会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她还打算,将那贱人和她的子女好好折磨一番,让兰楚楚也知道,什么叫做千刀万剐之苦。

    “本王好歹也是幽冥鬼王,怎能说话不算数。神后你就先带人离开,前去天罚戈壁一带,我稍后就到。”

    鬼王已经算过,神界将有一大劫,唯一能避过此劫的就是前往天罚戈壁。

    啵啵无奈,只得带着一干神兵和宾客离开。

    幽冥鬼王身影一晃,朝着诸神山的某处掠去。

    九天青雷阵是幽冥鬼王设下的,设阵之地极其隐蔽,只有幽冥鬼王才知道阵眼所在,那里也就是关押兰楚楚和奚喃思奚星落的地方。

    阵光一闪,幽冥鬼王已经置身在九天青雷阵中。

    阵法中,大量雷之力在旁跳跃着。

    青雷,是比天罡雷更加可怕的存在。

    那些雷力很是暴躁,稍有不慎,就会被击得粉身碎骨。

    阵法的中心区域,兰楚楚和一双儿女依旧昏迷不醒。

    幽冥鬼王打了个响指。

    兰楚楚的眼皮子抖了抖,幽幽醒转。

    奚喃思和奚星落也醒了过来。

    兰楚楚瞎了一只眼,脸也早已丑陋不堪。

    当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时,她那只独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之色。

    “你是谁”

    她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子,用一种冷漠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兰楚楚从未见过眼前的男人。

    幽冥鬼王似笑非笑。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来放你走的。”

    幽冥鬼王说罢,兰楚楚和奚星落奚喃思身上的绳索就松开了。

    兰楚楚大喜。

    “原来是恩公,恩公难道是九夜哥哥派来救我们的”

    兰楚楚的眼底,兴起了狂喜之意。

    她就知道,九夜哥哥没有放弃她们。

    奚九夜离开异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兰楚楚做梦都期盼着奚九夜来接她们。

    “呵是有人派我来,不过不是你的九夜哥哥。”

    幽冥鬼王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了冰冷之意。

    一旁的奚喃思抿了抿唇,小脸上多了几份警惕之意,她搂过了奚星落,没有作声。

    “不是九夜哥哥,那是何人”

    兰楚楚一怔。

    “是我便宜孙女儿让我来的。”

    幽冥鬼王笑了笑。

    这一笑,让兰楚楚都不禁一愣。

    幽冥鬼王长得好看,比奚九夜还稍胜一筹。

    “不知阁下的孙女是”

    兰楚楚愈发好奇。

    “我孙女儿你也是认识的,五百年前,她承了你一份大礼,今日,本王是来替她还这份大礼的。”

    幽冥鬼王笑得更欢了。

    五百年前

    兰楚楚的脸上笑容一僵,心底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不可能的,那女人哪来的爷爷

    而且眼前的男人这般年轻,兰楚楚道。

    “你的孙女儿难道是”

    “正是你的死对头叶凌月。”

    幽冥鬼王笑了笑,那笑容说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兰楚楚如遭雷击

    “你是叶凌月的爷爷是她让你来报仇的”

    是那女人,找人将她绑到了这里

    叶凌月那贱人,果然没有死心,想要对她赶尽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