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7章 不为人知的秘密
    “好,我留下。”

    冥日没有半分犹豫,一口允诺了下来。

    冥日想和奚九夜一较高下,冥日也同时想跟奚九夜一较高下。

    “冥日”

    啵啵惊呼。

    冥日竟是要和奚九夜一决生死。

    冥日受了伤,奚九夜也早已不是当初的奚九夜了,他这样等同于是去送死。

    “啵啵,带着余下的神兵和宾客们退出诸神山。”

    冥日深深地看了眼啵啵,仿佛要将她深烙在脑海中。

    啵啵的眼中,弥漫起了泪水。

    她想要摇头,可她从冥日的眼中,看到了期许和祈求。

    她认识冥日那么久以来,这是第一次看到冥日用这般的眼神看着她。

    她知道,冥日已经下定了决心。

    今日,无论战果如何,都是关系到诸神山乃至神界的生死一刻。

    作为冥日的妻子,啵啵想要留下。

    可是最为神界的神后,作为诸神山的女主人之一,啵啵却不能任性。

    她任性了一辈子,唯独这一次,她不能任性。

    “好,我答应你。”

    啵啵收起了泪水,她哽咽着声音,转过身去。

    “全军听令,从这一刻开始,青冥神后将代替朕,带领你们离开诸神山,神后之命,就是朕的命令,忤逆者,杀无赦。”

    冥日一挥臂,诸神山上下,一阵雷鸣般的声响。

    那些幸存的神兵听罢,无不跪拜领命。

    “鬼王,一切就交托给你了。”

    冥日郑重其事,望着幽冥鬼王。

    “冥日老弟,你放心,我绝不会让神界覆灭。”

    幽冥鬼王叹了一声。

    尽管早就有所预感,可他没想到,诸神山一役会以如此的结局收尾。

    这场婚事,还未完结

    幽冥鬼王说罢,与啵啵一起,他引领宾客,啵啵召集神兵,有序的从山道上退出诸神山。

    “慢着。”

    当最后一名宾客也离开了诸神广场时,奚九夜喝住了幽冥鬼王。

    “把兰儿他们放了。”

    “放心,本王会信守承诺,本王不会伤她们分毫,待我们安全离开了诸神山,自会放了她们。你且到天罚戈壁的边界处,自能见到他们。前提是,你能活着离开诸神山。”

    幽冥鬼王说罢,身形一逝,人已经离开了。

    奚九夜倒也不怀疑幽冥鬼王的话。

    偌大的诸神广场上,空荡荡的,只剩了奚九夜和冥日两人。

    “冥神,如今只剩下你我两人了。当年,你和夜北溟是怎么诛杀我爹爹的,今日,我就要怎么诛杀你。”

    奚九夜冷然望着冥日。

    冥日的右臂,垂在身侧,鲜血早已干涸。

    奚九夜的眉心处,那一枚天印就如启明星一般,亮了起来。

    奚九夜的背后,豹影越来越清晰。

    一人一兽,骤然出现。

    “天人天印,看来奚族的传说是真的。”

    面对气势比自己强盛了无数倍的奚九夜,冥日那张冷酷的脸上,神情没有半丝变化。

    “你知道奚族是天人后裔既是知道,你还敢与我一战”

    奚九夜微微有些吃惊。

    奚族是坠天一族的事,他也是在到了王巫山之后,才确认的。

    没理由,冥日会知道这件事。

    “天人后裔又如何。”

    冥日淡然一笑,他手中,宝光一闪,一本小册子出现在他掌心中。

    小册子,熠熠生辉,正是冥界的镇界之宝,生死簿。

    “你打算用那本破烂玩意,与我一战”

    看到生死簿时,奚九夜眼底,满满都是不屑之意。

    冥界生死簿,的确是至宝,它记载了三界大多数魂魄的生前死后的命运。

    可那仅仅是针对三界生灵罢了。

    第一重天印觉醒的奚九夜,已经半只脚跨进了天人,在他眼中,生死簿简直是不堪一击。

    可笑的是,冥日还想用生死簿的与他一战。

    身后,豹影蠢蠢欲动。

    只要一爪,就能将那本破烂簿子撕成碎片。

    “你大可以一试。”

    冥日说罢,奚九夜身后,豹身一纵而起。

    却见数道蓝光闪烁,豹爪凛冽,爪风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重重雷电,狠狠朝着生死簿霹去。

    冥日唇间微微一动,生死簿就跟活了般,一阵梭梭声响。

    生死簿合上了,倏然而动,却见一道光影,厚重的生死簿竟是生生避开了爪风,凌空落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豹子头顶。

    只听得“啪”的一声,生死簿恰似一块板砖,狠狠落下,不偏不倚,正中豹头。

    奚九夜只觉得眉心重重一跳,一阵剧痛袭来。

    天兽和宿主一脉相连,生死簿这一拍,又快又狠,竟是拍得奚九夜和天兽一阵头晕目眩。

    “怎么可能那是什么鬼玩意”

    奚九夜面色微微一变,再看冥日,却见他依旧是纹丝不动,那本生死簿,已经落回了他的手中。

    “主人,那玩意是法宝。”

    奚九夜的脑海中,豹声传来。

    那本生死簿,是法宝

    奚九夜难以置信地望着生死簿。

    “奚九夜,你可知,为何我一早就知道奚族是天人一族,又为何,我和北溟能够灭了你奚族”

    冥日手中,生死簿依旧是散发出了一阵淡淡的微光。

    三界都以为,生死簿是三大神帝赐给冥神冥日的。

    却没有人知道,在冥日之前,冥界之主的手中并无生死簿。

    这一本生死簿,是冥日带到了冥界。

    也是因为这本生死簿,才让冥日这么多年来,无论是神界发生了怎么样的风浪波动,都屹立不倒。

    “难道不是你和夜北溟使诈,算计我爹爹和奚族”

    奚九夜提起陈年旧事,依旧是愤恨不已。

    “当年,你爹爹奚三千手握重兵,又是风谷神帝座下大将,奚族八万精兵。我不过是新继任的冥神,手下冥兵不过三千,至于北溟,他当时连神都不是。我们能赢,一是你爹爹决策失误,二就是因这生死簿。”

    奚族的事,神界罕有人提起。

    就连奚族少主的奚九夜,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今日,冥日和奚九夜殊死一战,冥日倒也不避讳,将当年之事,说个清楚,有些事,冥日自己也不知情。

    直到最近祖星出现,他才从生死簿中发现了一直被自己忽略的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