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5章 第三口天魔井
    尽管已经到了九十九地,可黑雾在内的黑长老一干人,从未真正将九十九地之人看在眼中。

    在他们眼中,这些都是下等种族,若非是封天令意外出现在此处,他们只怕此生都未必会踏足九十九地。

    这倒不是说暗之领目中无人,而是所有三十三天之人都是如此。

    他们对于九十九地的存在,甚至于比当初神界对人界的不屑还要更甚之。

    只是,高傲归高傲,现实问题仍需解决。

    尽管身份和血统比九十九地之人高出许多,但是黑骑毕竟人数不多。

    神界虽弱,可终归有着子民数以千亿万,多如繁星。

    封天令如今的宿主又是叶凌月,她是新晋女帝,以亿万民众之力,黑骑就算是再强悍,也强龙难压地头蛇。

    所以黑骑的军师一商量,决定凭借手中两口宝贵的冥棺,分明从人界和神界入手,以冥纹分别控制人族和神族,再培植傀儡势力,最终控制人神两界,打败叶凌月为首的新帝势力。

    这个计划,从头到脚,其实都是正确的。

    他们在人界选择了人界大陆上,最强盛的大夏国为根基,这已经是走对了第一步。

    只是在神界选择合适的冥棺主时,却出了些意外。

    那意外就是陈沐。

    陈沐当时身处古九洲,那是人神交界处,他也是人神难分。

    黑骑见其很适合培养冥棺,就让其复活,将冥棺交给他孵化。

    他们更是将陈沐招揽进了黑骑,可即便陈沐成了他们的手下,黑雾一直没有真正相信过陈沐。

    尤其是黑骑在神魔岛与帝莘胶着时,青妃联络黑雾,想要黑雾派兵增援大夏时,黑雾事后也曾联络过陈沐,想要陈沐前往救援。

    毕竟当时陈沐就在人界,前去增援,再合适不过,可陈沐却以诸多借口予以推辞。

    当时黑长老就提醒过黑雾,陈沐并非什么良才。

    黑雾当时还不全信,在其看来,陈沐难以做大,不可能真正忤逆他的命令。

    此后,黑长老就已经做了二手准备。

    他以占星之术算出了凤临城有秘宝一事,同时也算出了凤临城有第三口天魔井。

    这口天魔井,距离帝魔家族的领地距离很近。

    黑长老就请了帝释天派兵埋伏在第三口井下。

    只是黑长老没想到,陈沐会还未找到第三口天魔井的情况下,就先身死了。

    无奈之下,黑长老只得是亲自开启神魂烙印,附身陈沐,以自己之力,打开天魔井。

    第三口天魔井的规模,比起早前两口天魔井,都要小一些。

    所以帝魔家族将其打通时,并没有耗费多大的力气。

    那些埋伏在第三口天魔井后的帝魔兵士,如飞蝗般,层出不穷。

    “糟糕!”

    秦小川也一眼就认出了帝魔家族兵士的装束。

    他也是来找第三口天魔井的,只是没想到,反倒是让帝魔家族捷足先登了。

    论起老谋深算,天魔廷的大长老也不会比黑长老差多少。

    天魔廷从数百年前,就已经密谋入侵神界腹地的人界,

    为此,他们不惜派出了殿主之一的秦小川,只是没想到,秦小川刚好遇到了人界和妖界大战之时。

    妖祖帝莘横空出世,一举震摄了人神妖三界。

    妖祖乱世之时,虽是人界和神界惊慌失措,可同时,也有一点是天魔廷都无法忽略的,妖祖在世之时,连异魔都难以入侵人界妖界。

    神界那百年又有四大神帝坐镇,异魔可谓是经历了最是艰难的数百年。

    秦小川更是在妖、人大战时,被战火所伤,不幸陨落。

    他蛰伏数百年,好不容易尸解新生,脱胎于秦小川。

    几经周折,他恢复本性,成了秦川侯。

    只是没想到,几经波折,最终还是慢了帝魔家族一步。

    “列阵,拦下帝魔军。”

    面对潮水似的异魔,秦小川虽心中懊恼,可他临阵不乱,沉着指挥手下的弟子组成了烈阳阵。

    “异魔怎么突然闯了进来,陈沐背后是异魔?不对,秦小川不也是异魔,怎么和自己人干起架来了?”

    常武面对此情此景,很是诧异。

    “异魔也是分了派别的,看样子,秦小川遇上了敌对势力,我们俩,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祝年玉也有些为难。

    他来人界的目的,可是为了给神界制造些麻烦,尤其是让月华帝姬腹背受敌,没想到,反倒莫名其妙和月华帝姬坐到了同一条船上。

    “敌强我弱,我们若是不帮忙,是不是不够义气?”

    常武想了想,面露不豫。

    “那还犹豫什么,一起上。”

    祝年玉二话不说,一甩手,就祭出了数张符箓。

    两人身影一快,也加入了战圈。

    尽管有了帮手,可帝魔终归是帝魔,孤月海的弟子们虽然经过了秦小川的二次训练,可终归是人族。

    他们只是勉力抵抗了一番,很快就溃不成军了。

    败局渐渐显露。

    “叶凌月,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对付那老家伙,擒贼先擒王,那老家伙才是这帮人的头头,只要擒下他,这些人压根不足为惧。”

    祝年玉和常武也很快意识到了战况对他们极其不利。

    这些帝魔,显然是经过了特殊训练,体质极其强横,他俩都只能以一敌十,可对方数量有数千之多。

    瑶池仙榭的弟子,二十个都对付不了一个。

    就连叶流云、蝶魅之流,也只能勉强和对方两三名兵士打成平手。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她自是知道,黑长老是罪魁祸首。

    不仅如此,那黑长老还是个极其厉害的辅战方士。

    他在一旁,不断给那些帝魔兵士加持身法和疗伤。

    在他的作用下,那些帝魔兵士的战斗力很是逆天。

    期间,叶凌月和他也几度交手,已然发现对方也是一名极其厉害的符师。

    他在替人疗伤之余,还有余力应对叶凌月祭出的符箓。

    对方的实力,和自己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这种感觉,和叶凌月当初对上长孙雪缨时很是相似。

    那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实力上的绝对碾压,即便叶凌月不愿意承认,它也依然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