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3章 附体
    面对丝毫不知妥协的叶凌月,陈沐被彻底激怒了。

    陈沐冷哼了一声。

    那口冥棺拔地而起,冥棺里,一片黑光闪耀,忽是平地掀起了一股狂风。

    瑶池仙榭的那些弟子们,被狂风卷带起来,吸入了冥棺中。

    一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

    “小心护卫。”

    秦小川等人手下的弟子们,手拉手,并肩站在了一起。

    “五岳符。”

    祝年玉命手下弟子,祭出了土属性的五岳符,多张符箓祭出。

    符箓落在了弟子们的身上,那些弟子们顿觉身上加持了一股山岳之力,脚下稳固了不少。

    那些瑶池仙榭的弟子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他们被冥棺吞噬,肉身里,那些冥纹破体而出。

    只听得滋滋滋的血肉蠕动的声响。

    冥棺吃人!

    足足几百名瑶池仙榭的弟子们,在眨眼之间,就被冥棺彻底吞噬了。

    大量鲜血从冥棺里流了出来,整个地面都被染红了。

    陈沐早前猜测,叶凌月的小小冥棺因为没有是吸食足够多的血肉的缘故,根基不稳,没法子再持续战斗。

    他的猜测是对的,只是比起叶凌月来,他的那口冥棺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冥棺在炼化叶流云,以及炼制圣兵时,也消耗了大量的能量,面对红颜鼎,它也未必能有多少胜算。

    所以陈沐一出手,就兵行险着,直接吞食了大量的尸兵血肉。

    那些尸兵的血肉,自是比不得特殊体质带来的好处多。

    可奈何人数多,几百名尸兵,一瞬就让冥棺消耗的能量,得到了补偿。

    冥棺外棺上流着血,原本青灰色的棺体,也渐渐变了颜色。

    棺体开始发红,表面也出现了大量的冥纹。

    那些冥纹化为了大量的黑蛇,激射而出,朝着红颜鼎袭去。

    相较之下,红颜鼎表面只是流淌着一层淡淡的荧光白色,看上去弱不禁风,仿佛一件工艺品,稍也碰触就会破碎。

    大量的黑蛇攀上了鼎身,红颜鼎的表面,就如被无数藤蔓缠住,很快,鼎体的原貌都被彻底掩盖了。

    “那口鼎,行不行啊?”

    祝年月等人在旁观战,不禁替叶凌月捏了一把冷汗。

    叶凌月却是一脸的淡然,面对这场恶战,全然没有表现出半点惊慌。

    不过几息之间,红颜鼎已经漆黑一片。

    冥纹依附在红颜鼎鼎身上,不断收紧,似要将鼎身直接扼碎。

    这时,鼎身内,发出了一阵咕噜作响声,就如饿汉响肚。

    那声响越来越响,一刀月白色的雷闪,从鼎肚里蹦了出来。

    红颜鼎身上,莹白色的光芒越炽,雷闪劈头而下。

    那道白色雷闪落下,看上去平平无奇,可这一劈,冥棺不禁一颤,那些黑蛇冥纹骤然炸开了。

    那口冥棺和陈沐同时身躯一震。

    陈沐体内,气息一窒,丹田如同炸开了般,一下子被掏干了。

    陈沐为了能够使用冥棺,肉身和冥棺早已化为一体。

    那些冥纹,从冥棺中孕育而出,就如冥棺的血肉。

    被白色的雷闪击中,陈沐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一阵激荡,就连神魂都跟着遭遇了重创。

    好厉害的雷闪。

    那雷闪,竟是从那口鼎里孕育出来的。

    陈沐的眼底满是难以置信,口鼻处都沁出了血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如此厉害……”

    冥棺轰的一声,炸开了,断成了两截。

    陈沐也身如断线风筝,直接跌落在地。

    他狼狈不堪,一身白袍已经四分五裂,满是血迹。

    只是一击,他的冥棺就被破了。

    那鼎早前在戚婆婆的手中时,分明只是一般的神器,怎么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后,会变得如此厉害。

    陈沐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他自是想不到,叶凌月和戚雪虽然都是红颜鼎的主人,可戚雪不过是一介人族,柳七变又在鼎上设了禁制,戚雪从头到尾都只是个傀儡,从未真正发挥红颜鼎的威力。

    可叶凌月不同,她利用生死符,打破了柳七变的禁制,已经完全驯化了红颜鼎。

    红颜鼎在其手中,脱胎换骨,那白色雷闪,更是非同小可。

    “神裁雷闪。陈沐,你败了。”

    伴随着陈沐和冥棺的跌落,叶凌月虚空踏步,人立在了半空。

    她一袭素衣,面容也是蜡黄如病,可在晨风曦光之下,却是衣袂翩翩,长发飞扬,一双眸胜过启明星辰。

    她居高临下,凝视着蝼蚁般的陈沐。

    “神裁……呵呵……你是神,我是人……败给你,我虽死无憾。”

    陈沐就如斗败了的攻击,笑得比哭还难看。

    红颜鼎依旧悬浮在半空中,红颜白骨无瑕。

    叶凌月与红颜鼎齐头并进,当真是红颜如玉。

    陈沐惨淡一笑。

    死在叶凌月的手中,已经是他最好的结局了嘛?

    “死,未免太便宜你了。我问你,暗之领到底是什么来头?”

    叶凌月睨着陈沐。

    冥棺已经断裂,陈沐再难成气候。

    她真正在意的,是陈沐背后的暗之领。

    早前虽然和青妃、岳梅等人接触过,可那些人都只是小角色,没有真正了解暗之领的来历。

    可陈沐不同,他身为黑骑的一员,又拥有珍贵的冥棺资源,可见,暗之领对其还是很重视的。

    “暗之领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叶凌月,我劝你一句,不要和暗之领作对。”

    陈沐摇晃着,站起身来。

    冥棺破碎,他已经犯了死罪。

    哪怕是活下来,黑雾大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说罢,陈沐抬起了手来,一掌击在了天灵盖上。

    一阵骨裂声响,陈沐的眼睛凸出,身子软绵绵,滑落在地,再无了气息。

    “这小子自裁了,啧。”

    祝年玉等人想要阻止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冥棺已毁,他无法交差,自裁只怕是唯一的出路了。”

    叶凌月看了眼陈沐,有些遗憾,可惜到最后,也没有问出暗之领的真正来历。

    不过好在,已经毁了冥棺。

    叶凌月看了眼断裂的冥棺,身形一坠,落到了冥棺前,就欲将那口冥棺收起来,仔细检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暗之领的线索。

    可就在这时,陈沐的尸体,骤然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