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2章 脱胎换骨的鼎
    陈沐眸光一厉。

    “除了一张脸,那小子有什么比我强?”

    “你应该说,你哪一点比帝莘强。”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

    别说外貌,从智谋、实力乃至各方买,帝莘只需抬抬手指,就可以碾压陈沐。

    “我早已不是当初的陈沐了,我是暗之领黑骑的一员,只要我让冥棺彻底成熟,就可以成为黑骑的核心成员,甚至可以前往暗之领!这些,帝莘那小子能做到?”

    陈沐恶声恶气道。

    “黑骑,暗之领又如何?在我眼中,这些都不过如此。”

    叶凌月淡淡说道。

    暗之领,她早前要查清楚对方的底细。

    他们将好好的人界和神界闹得天翻地覆,比起异魔来,还要可恶。

    “别天真了,叶凌月。你以为,你一次击退了异魔,就是天下爱无敌了?不错,也许你和帝莘在神界是无敌的,甚至可以击退异魔。可你们不可能是暗之领的对手。黑雾大人早就说过,神界必灭,不久的将来,神界必定是一片死地。你若是早点从了我,你只要交出了封天令,我还可以替你向黑雾大人求情,饶过你一命。”

    陈沐如同施舍一般,看向了叶凌月。

    “呵~陈沐,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

    本以为,自己的话,会迎来叶凌月的刮目相看,哪知道后者听罢,却是嗤的笑了出来。

    “陈沐,你可知,你和帝莘最大的不同在哪里?不是实力也不是相貌身份,而在于,帝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有一颗不屈的心,而你,却如同狗尾巴草一样,见风使舵。”

    叶凌月脸上的鄙夷之色,生生刺痛了陈沐的眼睛。

    “叶凌月!你找死!”

    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陈沐一下子炸开了。

    他憋红了脸,就好像被人狠狠抽了几个耳光。

    他此生最恨的,就是他人笑他软弱,尤其嘲讽他的那个人是叶凌月。

    天知道,他有多爱这个女人,就有多恨她。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我的冥棺,正缺一具玄阴之女的肉身。身为人神界都赫赫有名的玄阴女帝,你的肉身再合适不过。”

    陈沐咬牙切齿道。

    爱到了深处,就成了恨。

    他死死盯着一脸,恨不得吞其骨,噬其肉。

    他的冥棺,比叶凌月的小小冥棺更接近成熟期,早前只要能够彻底吞噬了叶流云,他的冥棺就有可能完全成熟。

    可半途杀出了个叶凌月,打乱了他的计划。

    好在,没了个叶流云,还有个叶凌月。

    比起叶流云来,叶凌月的肉身无疑更具有吸引了,只要将其吞食,冥棺一定能直接成熟。

    “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份能耐。”

    叶凌月看了眼那口黑魆魆的冥棺,在使用了大量冥纹后,冥棺对新鲜血肉的渴望,可想而知。

    可她也不想,沦为冥棺的腹中食物。

    “叶凌月,你也无需再装了。你那口冥棺,没有成熟,而且最近应该都没祭品,光是吞食冥纹,就已经让其耗费了大量的力量,想要再与我的冥棺对阵,简直是痴人做梦。”

    陈沐冷笑道。

    他好歹也做了一阵子冥棺的主人,对于冥棺的反应很是清楚。

    “那又如何,我并没有打算,用冥棺与你对阵。”

    叶凌月耸耸肩。

    她承认,陈沐所说的,乃是事实。

    不用冥棺?

    叶凌月身后,早前还寄希望于她的那些人,再次目瞪口呆。

    那冥棺的厉害之处,大伙都是有目共睹的,在这种情况下,寻常的神器都没法对付冥棺,叶凌月手中拥有一口冥棺,却弃而不用,这显然是极其愚蠢的事。

    “叶凌月,你到底在搞什么,我们大伙儿可不想陪着你一起死。”

    祝年玉禁不住骂道。

    “不用冥棺,我依旧有对付你的法子。譬如说,这口鼎。”

    叶凌月说罢,一抬手,早前钉死在地上的那口红颜鼎,竟是一下子凌空而起。

    红颜鼎在半空中一个打转,从小变大,直接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上。

    那口足有万余斤重的鼎,就如一根羽毛似的,浮在叶凌月的手心上。

    “那口鼎?”

    最早发现鼎的异常的,乃是秦小川。

    那口红颜鼎,早前分明是红色的,上面有着大量洗也洗不尽,粘着无数玄阴之女的血的鼎,不过是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居然完全变了个模样。

    那口鼎,已经变成了白玉色。

    确切的说,是化成了骨白色。

    红颜鼎,顾名思义,取名自红颜白骨。

    乃是当初柳七变为了借助戚雪之手,打压人界的玄阴之女们的崛起,用数千名玄阴之女的骸骨炼制而成的法宝。

    柳七变并非是九十九地之人,这口法宝,自然也就不是一般的神器和灵器。

    只是因为在戚雪手中,它从未真正发挥过功效。

    这一次,叶凌月九死一生,将红颜鼎上的烙印抹去,将根根白骨用了混沌佛火炼化,这口红颜鼎也因此浴火重生。

    红颜鼎的模样变化,倒是出乎了叶凌月的意料之外。

    红颜白骨,血迹褪去,露出了它真正的面貌。

    眼前这口白玉如骨的鼎,才是真正的红颜鼎,一口已经认主了叶凌月的鼎。

    “你竟驯化了这口鼎,不过,你以为,凭它就可以打败名纹?”

    陈沐冷笑道。

    他早前和戚雪交过手,那时的鼎,满是戾气,攻击起人来,十分凶悍,可即便如此,在他的冥棺面前,也是不足为惧。

    也不知叶凌月用了什么手法,将这口鼎炼化成了这副模样。

    可眼前这口鼎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戾气,就像是一件精美的摆设品。

    如此的器具,又怎么可能是冥棺的对手?

    更何况,叶凌月驯化红颜鼎才多久,绝不可能很好掌控红颜鼎。

    叶凌月勾唇一笑,却见其手中,那口红颜鼎腾空而起。

    陈沐冷哼了一声,身旁的那口冥棺也是一身煞气,迎面就对上了红颜鼎。

    一棺一鼎,在了半空中,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风云变色,已经天明的天空,忽卷起了一阵阵凄风惨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