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8章 再救一次
    没人有能够摆脱灭神星涡,这一点,柳七变在领悟灭神星涡时就已经知道了。

    那双金色的瞳,冷漠的看着叶凌月的魂魄似落叶,被狂暴的漩涡之力不断摧残,直到最后溃散开。

    灭神魂,这是最残酷的一种手段。

    神魂一失,肉身就是一具躯壳。

    哪怕对方是玄阴天女也是一样。

    “叶凌月,你应该谢谢我。神魂溃散,至少你的肉身可以不灭。你为何,要重生。若是你不生,你就不会死。与其痛苦万分,死于他人之手,不如,我送你一程。毕竟,你是我最爱的人。”

    柳七变的话,就像是梦吟一般。

    那双金色的瞳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雾,就如水光一样,闪动着异样的色彩。

    叶凌月的气息,在渐渐消失,直到最后灰飞烟灭。

    这时,漩涡里,忽然一滞,原本急速旋转着的星涡,在这一刻,像是被凝固住了。

    嗯?

    那双金色的眸,微微一缩。

    轰——

    漩涡里,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开了,绽放出万千光芒。

    那光芒之后,一道光芒越来越亮,就如一轮旭日,冉冉升起。

    “生死玄关,一念之间。”

    柳七变的那一抹烙印,意识到时,已经太晚了。

    鼎身上,柳七变三个大字,一下子就消失了。

    星涡消失了。

    叶凌月的三魂七魄在那阵光芒之下,重新凝聚。

    就如溺水的人,一下子找了浮木,叶凌月的魂魄再度凝聚时,也有些惊魂未定。

    “生死符,是你救了我?”

    叶凌月喘息着,低头一看。

    经历过前世的魂飞魄散后,叶凌月的魂魄可比一般人强悍的多。

    所以即便是在方才魂魄险些再次魂飞魄散之时,她依旧察觉到了生死符的存在。

    虽然早已知道了生死符的存在,可叶凌月迄今还没发自彻底掌控生死符。

    这一点,和神机符之流,很是不同。

    连十大天符,都比生死符好掌控。

    生死符就像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孩童,让叶凌月捉摸不透。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我欠了你不少人情。”

    叶凌月苦笑道。

    她自命谨慎,这一次还是太大意了。

    柳七变的一抹神念烙印,居然就有这么大的威力。

    此人比她想象的还要难对付的多,甚至于,比暗之领还要可怕的多。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为什么一力扑杀玄阴之女?

    叶凌月惊魂稍定,开始慢慢回忆,早前柳七变所说的话。

    两人对话不过寥寥几句,可听他的口吻,对方似乎是认得她的,而且两人极其熟悉。

    “为何我一点都不记得?”

    叶凌月一脸迟疑。

    难道说,除了神界的记忆之外,她还遗落了什么?

    “不可能,若是有,我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叶凌月自言自语道。

    神界的记忆,她虽然缺失,可至少会经常做噩梦。

    柳七变这人,她没有半点印象。

    “许是人有类似……可他为何又知道我叫做叶凌月。”

    叶凌月越想越是头疼。

    “主人,这口鼎上的烙印已经被彻底抹除了,你快趁机将鼎认主。”

    就在叶凌月苦思冥想之际,小鼎的声音传来。

    叶凌月不再迟疑。

    她神魂一动,掌心一翻,一抹混沌佛火出现。

    佛火点亮之时,叶凌月看了看四周。

    “这里是?”

    叶凌月惊了惊。

    她本以为自己在红颜鼎内,可回首一看,看到的却是无数的皑皑白骨。

    她的魂魄被卷入了星涡后,居然一瞬将其带到了幻象之中。

    “这些白骨,应该就是早前那些被害的玄阴之女的骸骨了。这些骸骨最终炼化成了红颜鼎,主人,你想要获得红颜鼎的认可,怕是要将这些骸骨一一净化炼化。”

    这相当于是,让叶凌月用自身的混沌莲火,再炼化一次红颜鼎。

    叶凌月迟疑了下。

    森森白骨,炼化成鼎,那柳七变的手段,可谓是非常之残忍。

    换成了平时,叶凌月许会立刻开始炼化。

    可今日……她仍被困在鼎内。

    凤临古庙内,只留了秦小川一人,冥棺生变,陈沐早晚会发现。

    若是他这时候折返,秦小川只怕不是对手。

    可若是不炼化,错过了今日,只怕再无机会炼化红颜鼎了。

    “也罢,拼上一拼。”

    叶凌月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试上一试。

    佛火之中,叶凌月面色凝重,炼化起白骨来……

    凤临古庙内,距离叶凌月的魂魄进入红颜鼎,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刻钟。

    这一刻钟,对于秦小川而言,可谓是异常煎熬。

    事情来得突然,秦小川根本不及反应,叶凌月到底在干什么。

    “叶凌月?”

    秦小川轻呼了几声,叶凌月依旧是一动不动。

    看上去,她和打坐没什么两样。

    秦小川一边留意着凤临古庙的入口处,一边提防着冥棺。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凌月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怪异。

    最初她气息很是平稳,可是到了后来,她的气息开始忽强忽弱,很是紊乱。

    在一刻钟结束时,她的气息,近乎是完全消失了。

    “该不会是死了吧?”

    秦小川有些担忧,他看了眼那口古怪的红颜鼎。

    他又自我安慰着。

    叶凌月可不像是那么容易死的女人,这女人,九死一生,什么风浪没经历过。

    不对,她死管他什么事?

    他在担心她的死活?

    不可能,他担心她,只是因为必须靠那女人才能返回异域。

    秦小川心底纠结着。

    一阵脚步声传来。

    秦小川心头一震,抬眼看去。

    就见了前方,一阵阵光闪烁,面色阴沉的陈沐,飞掠而来。

    陈沐一眼就看到了盘腿而坐的叶凌月,以及一脸警惕的秦小川。

    再一眼,他留意到了不远处的两口冥棺。

    一大一小两口冥棺,让陈沐的脸色难看的几乎滴出水来了。

    他冷笑道。

    “我早该猜到了,大夏的那口冥棺,已经落入了你之手,叶凌月。”

    叶流云出现时,陈沐就已经起了疑心,尤其是看到,她身上的冥纹完全消失了之后,陈沐已经断定,背后必定有人帮助叶流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