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4章 阴魂不散
    面对叶流云的质问,陈沐并没有恼羞成怒,他淡淡一笑。

    “叶流云,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瑶池仙榭的掌教。你说我勾结暗之领,你有何证据?”

    叶流云被问得一愣。

    证据?

    陈沐勾结暗之领,利用冥纹操控她和黄方尊,的确没有什么证据。

    她的冥纹已经消失了,至于黄方尊……

    “大胆叶流云,居然敢污蔑掌教。全体弟子听令,将叶流云拿下!”

    黄方尊厉声一喝。

    瑶池仙榭中,大部分弟子“嗖嗖”拔出了兵器。

    余下的一部分弟子,则是举棋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黄方尊已经被控制,诸位切不可相信她的话。”

    叶流云着急道。

    可那些弟子,依旧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这些弟子,大多数是叶流云被囚禁后,陈沐新招募的弟子,他们不听命于叶流云,同时他们因为圣兵的缘故,对陈沐近乎是盲目崇拜。

    叶流云说的话,他们全然不信。

    “你们听着,只要乖乖听命于我,我将会赐下圣兵,人手一把,绝不食言。”

    陈沐再看了看那些还在迟疑的弟子们。

    这些弟子们之所以对陈沐不满,大多是因为羡慕新弟子得到陈沐的器重,得到圣兵的缘故。

    听陈沐这么一说,不少人都动摇了起来。

    “你们不要信陈沐的话,所谓圣兵,根本不是什么圣兵。那是冥器,长期使用,必定会危急性命。”

    眼看不少弟子都面有犹豫之色,叶流云愈发着急。

    “妖言惑众,叶流云,你分明是嫉妒本座的才能,不甘掌教之位被夺。你胆敢诋毁圣兵,既然你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圣兵的威力。”

    陈沐冷哼一声,却见其对黄方尊使了一个眼色。

    黄方尊得令,手下的弟子们齐齐围向了叶流云。

    “烈阳阵。”

    孤月海那一边,祝年玉一声令下。

    那些弟子们列阵,挡在了黄方尊和她手下的弟子们。

    “祝年玉,你们还执迷不悟,既是如此,那就让你们和秦小川一起死去吧。”

    陈沐冷笑道。

    有圣兵在手,陈沐根本不怕筑年月等人。

    两边的人马,就要倒戈相向。

    可就在这时,瑶池仙榭的弟子们,忽觉得手中兵器一阵嗡嗡作响。

    再一看兵器上,兵器上的那些圣纹,就如阳春白雪一样,迅速消失了。

    弟子们面面相觑。

    陈沐也是一惊。

    “怎么?”

    兵器上,的确再无圣冥纹。

    那些冥纹,全都消失了!

    “杀!”

    祝年玉见状,一马当先,冲向了黄方尊。

    没有了冥纹,那些所谓的圣兵,就和普通的兵器没什么两样。

    孤月海的弟子在烈阳阵的作用下,纷纷而上。

    一时之间,瑶池仙榭的弟子们,根本不是对手。

    原本对陈沐一片大好的形势,竟奇迹般被逆转了。

    面对这一幕,陈沐一脸的震撼,显然还没缓过神来。

    “陈沐,你我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

    叶流云和蝶魅一攻而上,拦下了陈沐。

    “冥棺,不好!”

    陈沐忽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他意识到了什么,他脚下一踏,身法一逝,再度进入了禁制之中。

    “快跟上!”

    蝶魅担心叶凌月的安危,催促着叶流云。

    两人也紧随着陈沐之后,进入了禁制。

    “前方有禁制波动,想来有一处阵眼,随我一起。”

    祝年玉此时也发现了废墟里有禁制,他一方面命令手下拿下瑶池仙榭的余孽们,另一方面也和常武一起进入了的禁制。

    凤临古庙里。

    秦小川推了推红颜鼎,鼎依旧是粉丝不动。

    “这鼎似乎是被钉死在此处了,搬不动,你还是放弃吧。”

    秦小川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这鼎很是重要,非搬走不可。”

    叶凌月执拗道。

    这口鼎,可是韩言她们的骸骨炼化而成,其效用不同寻常,若是落入了有心人士之中,很是危险。

    况且,叶凌月还指望,通过这口红颜鼎,弄清楚柳七变的真正来历。

    鼎放在凤临古庙那是铁定不成的。

    “可惜了,戚雪已经死了,若是她没死,兴许还能搬动这口鼎。”

    按照早前汗颜的等人所说,红颜鼎是当初大祭司留给戚雪的。

    戚雪活着时,鼎也还能使用。

    戚雪一死,这口鼎成了无主之物,照理说,应该可以降服才对。

    叶凌月想了想,指尖挤出了一些血来,落在了红颜鼎上。

    可是那血迹在红颜鼎上流淌而过,并没有被吸收进去。

    这……叶凌月愈发奇怪。

    她都已经用了玄阴之血,这口鼎依旧没有半点认主的征兆,这显然是不对头的。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对了!戚雪虽然死了,可她的魂魄应该还没溃散。她的命魂,依旧可以操控这口鼎。”

    叶凌月想到了早前寻找戚雪时的情景,明白了过来。

    早前戚雪为了隐人耳目,假死脱身。

    她后来罪有应得,被韩言等人杀死。

    不过,她的魂魄应该还在才对。

    柳七变炼化的鼎,果然不同寻常。

    它并非仅仅是认主戚雪的肉身,而是认主了她的魂魄。

    叶凌月想了想,取出了一张召魂天符。

    看到召魂天符时,秦小川的面色凝重了几分,早前,他也是靠着这张天符重生的。

    只不过,早前使用召魂天符时,关千秋乃是主导,当时的叶凌月只是帮忙打下手罢了。

    没想到,数年不见叶凌月已经可以独立使用召唤天符了。

    看样子,叶凌月这几年的成长很是不一般。

    天魔廷即便是对上了一辆,也未必会有多大的胜算。

    叶凌月却是乜有留意秦小川的神情变化,她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了召魂天符上。

    召魂天符符光闪耀,符箓上,五行之力弥漫开。

    不过一会儿,就见了一缕魂魄出现在叶凌月的面前。

    那是戚雪的魂魄,她被韩言等人击杀,魂魄虚弱,好像随时都会溃散一般。

    看到叶凌月时,戚雪的神情很是惊慌。

    “是你?我知道的一切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想要我做什么?”

    戚雪一见到叶凌月,就如临大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