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3章 红颜鼎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里,那些冥纹汹汹如潮水,已经蔓延到了两人的脚下。

    它们顺势而上,就要攀附上两人。

    一旦被缠住,想要再摆脱就困难了。

    叶凌月扫了眼秦小川,他虽是稳定了伤势,可伤势未愈,显然战力不足。

    “你搬鼎,这些冥纹,交由我对付。”

    说罢,叶凌月手一番,手中出现了一口“匣子。”

    秦小川诧了诧。

    可下一刻,他眼眸不禁一深。

    他才发现,那口所谓的匣子,居然也是一口石棺,只是那口石棺比陈沐的那口石棺小了许多。

    “你手中怎么会有冥棺?”

    秦小川下意识问道。

    “抢来的。”

    叶凌月咧嘴笑了笑,两人因为暗之领的缘故,暂时冰释前嫌,组成了联盟。

    秦小川一愣,暗暗看了叶凌月一眼,却有几分熟悉之感。

    哪怕是叶凌月经过了乔装打扮,可她终归是夜凌光的亲姐姐,血浓于水,两人的脾气,乃至两人说话的语气,都异常的相似。

    熟悉之感,让两人之间的敌对意味,又减缓了许多。

    很快,秦小川就发现,叶凌月的那口冥棺虽小,可威力却一点也不小。

    和陈沐的那口冥棺散发出一股血腥味不同,叶凌月的这口小冥棺一打开,就散发出了一股柔和的光芒。

    那光芒洒落在那些冥纹上,奇迹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冥纹,居然一下子全都被收进了叶凌月的那口小冥棺里,地面上,登时一干二净。

    一阵怒嘶声,陈沐的那口冥棺终于意识到,阻挠自己的,不是叶凌月,而是她手中的那口冥棺。

    冥棺震怒,就如一个暴跳如雷的小孩,上蹦下窜着。

    “快,搬鼎。”

    叶凌月示意秦小川,两人一起,疾行到了那口红颜鼎前。

    “这口鼎,有什么玄妙之处?”

    秦小川早前和陈沐恶斗,还没来得及细看这口鼎。

    但从方才的情形看,这口鼎显然有些特殊。

    叶凌月没有吱声,她只是上下检查起冥棺来。

    这口鼎,和叶凌月的九洲鼎一样都是最常见的三足鼎,只是和九洲鼎通体黝黑不同,这口用数千名玄阴之女的骨炼制而成的红颜鼎,呈骨白色。

    知道了这口鼎的来历后,叶凌月当即神识一动,询问起韩言来。

    “韩姑娘,你可认得眼前这口鼎?”

    韩言看了眼红颜鼎,点了点头。

    “就是这口鼎,这口鼎,正是那名大祭司,用我们大家的骨炼制而成的。那人炼制时,在鼎腹最下方,留下了自己的名讳。”

    说到了这里,韩言语气里,多了一分仇恨之意。

    叶凌月俯身一看,果然在鼎的腹肚之处,看到了三个蝇头大小的字迹。

    若非是韩言提醒,常人真的很难发现那几个字。

    几千年过去了,这口鼎多年受百姓的香火,鼎腹处的几个小字,看上去也有些模糊不清了。

    “柳七变。”

    那名大祭司的名字,叫做柳七变!

    叶凌月暗暗将此人的名字在脑中回忆了一遍,遗憾的是,别说是柳七变其人,就连柳姓这个姓氏,叶凌月都没半点印象。

    “看样子,只能先把鼎带走。”

    叶凌月想了想,正欲把鼎收入储物袋中。

    正当叶凌月试图动用神识,搬动红颜鼎时,却意外发现,自己的神识被反弹了回来。

    这口鼎,居然无法直接收走?

    这种情况,叶凌月还是第一次遇到。

    “看样子,只能搬走这口鼎了。”

    叶凌月看了眼红颜鼎,走上前去,试图搬了搬。

    这一搬,却发现鼎沉重无比,鼎的三足几乎是粘在了地上。

    “这口鼎有何特殊之处?”

    秦小川见叶凌月的怪异举动,也很是奇怪。

    “怪了,难道说,戚雪死后,这口鼎就无法搬动了?”

    叶凌月记得分明,她第一次进入古庙废墟时,戚雪的命魂还能操控这口鼎对付陈沐的冥棺。

    为何戚雪死后,这口鼎就变得纹丝不动难以操控了。

    “我来试试。”

    秦小川说罢上前就去搬动那口红颜鼎……

    古庙废墟外,陈沐刚离开了奇门遁甲。

    黄方尊和祝年玉等人还在相互对持着。

    一见陈沐,黄方尊面色一弛。

    “掌教!”

    黄方尊快步上前,祝年玉等人则是一下子变了脸色。

    陈沐和秦小川的讯号箭几乎是同时发出的。

    如今陈沐一人独自出现,秦小川却不见身影,难道说……

    “陈沐,我们掌教人呢?”

    常武黑着脸。

    “秦小川嘛?这会儿只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听着,从今往后,孤月海也罢,瑶池仙榭也好,都归我陈沐一人掌管。”

    陈沐勾了勾唇,沉声说道。

    陈沐此言一出,顿时满众哗然。

    “凭你,也配。”

    就在陈沐面露得色之时,忽有一声,如惊雷落地。

    陈沐面色一变,却见瑶池仙榭那边,原本簇拥的人群,一下子散开了。

    叶流云和蝶魅一起走了出来。

    “叶流云!”

    “是叶掌教!”

    人群中,阵阵惊呼。

    瑶池仙榭中,不少弟子都惊呼出声。

    叶流云虽然当掌教的时间不长,可她在瑶池仙榭中威望颇深。

    不像是陈沐,他虽然让瑶池仙榭声势大涨,可冥纹兵器的出现,以及这一次的凤临城冲突,让仙榭里,不少弟子对陈沐都很有怨言。

    “叶流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身上的冥纹?”

    陈沐乍看到了叶流云不免有些吃惊,叶流云应该留在客栈才对,让陈沐更震惊的是叶流云身上的冥纹哪里去了?

    陈沐看叶流云的身上,一片白皙,哪里有冥纹的踪影。

    冥纹消失这种情况,陈沐从未遇到过。

    “陈沐,你勾结暗之领,利用活人,饲养冥棺。冥棺吞食活人之后,炼化成冥纹。你还将我拘禁,用冥纹控制黄方尊。你的所作所为,早已违背了瑶池仙榭的立宗之本。”

    叶流云被叶凌月所救,经过了一番治疗后,体内的冥纹已经消失。

    她醒来之后,叶凌月利用星芒项链进入了凤临古庙,叶流云则是与蝶魅会合,一起揭发陈沐的真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