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0章 掌教之争
    正当叶凌月为难之际,掌心内,鼎灵忽说道。

    “主人,可否容小鼎看看那条项链?”

    叶凌月刚答应,那条项链就被小鼎吸入了鼎内。

    过了片刻,小鼎说道。

    “主人,这是一条定制项链,宿主一死,就无法使用了。不过不用慌,小鼎可以仿造这条项链炼制出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

    小鼎胸有成竹道。

    “你还能仿制它?”

    叶凌月一听,乐了。

    自从小鼎成了九洲鼎后,比以前厉害多了。

    “主人你有神机符,可以看破这条项链的构造。这条项链的用材很是一般,主人手头的材料已经绰绰有余了。就是有一点,这条项链里面的力量结构,有些特殊。小鼎在神界人界都没见到过。”

    小鼎说道。

    小鼎口中的力量结构,也就是项链的力量根源。

    人界使用的乃是灵力,无论是灵气还是武者方士,都依靠吸收灵力来维持日常。

    神界则依靠的是神力,可这条项链说白了,既不是用神力,也不是用灵力来驱动的。

    “照你这么说,这条项链既非神器,也非灵器?”

    叶凌月反问道。

    项链是白衣祭司留下来的,叶凌月迄今也弄不懂他们的力量根源是什么。

    若是能够弄清楚他们的力量体系,对于判定他们的身份,必定大有好处。

    “是什么器,我也说不上,不过主人,这条项链你可以使用,因为它的力量构造和天地之力异曲同工。你也无需动用玄阴之血,等到项链炼制成功后,直接注入天地之力即可。”

    九洲鼎说道。

    叶凌月心道,无论对方是什么来头,只要夺得至尊鼎,想来就可以弄清楚对方身份了。

    神识一动,叶凌月进入了鸿蒙天。

    一个时辰过后,叶凌月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项链还有一个辟邪铃。

    正如小鼎所说,结合了神机符后,九洲鼎的炼制本领大大提升。

    这技艺的提升,就是仿造。

    别说,叶凌月手中的这条项链看上去和戚雪留下来的那条项链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的差别,不过是项链上的那个太卦罢了。

    叶凌月心想,既然已经开始仿造项链,干脆就连辟邪铃也一并给仿造出来了。

    离开鸿蒙天后,叶凌月再一看古庙废墟方向。

    黄方尊和祝年玉等人依旧在僵持。

    叶凌月看了看手中的项链,一股天地之力,悄然涌入项链内。

    凤临古庙内,自昨夜秦小川和陈沐撞上之后,两人为了争夺至尊鼎,已经足足怒战了一夜时间。

    秦小川拳法刚猛,出拳之时犹如猛虎下山,一拳一脚,全都透着凌冽的杀机。

    空气,仿佛被撕裂开一般。

    陈沐侧身一避,那拳风堪堪从其肩侧擦过。

    可尽管躲开了拳风,陈沐依旧觉得肩膀一阵火辣辣的疼,体内的气血一阵猛烈的翻涌。

    秦小川身为异魔,又是受过了天魔廷的洗礼,在其重生之后,异魔体质渐渐脸色一沉,也不敢大意。

    论起真正的实力和体质,秦小川比陈沐不知强了几倍。

    硬碰硬,陈沐还真不是秦小川对手。

    几个艰难的躲避,陈沐的面色已经十分难看了。

    “何必自取其辱。”

    秦小川冷笑道。

    人族终归是人族,异魔连神族都不怕,何况是陈沐这样的人族。

    “谁输谁赢,为时尚早。”

    陈沐说罢,身后,那口冥棺骤然而现。

    见了冥棺时,秦小川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是一口看上去足有千斤重的巨大石棺,从其外表看,并无什么特别。

    这也是秦小川第一次见到冥棺,他不知道陈沐忽然祭出这口棺材的用意为何。

    冥棺盖口一张,黑魆魆的棺体内,发出了一阵骚动声。

    秦小川眯起了眼,想要看清楚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见了一道道黑影,从冥棺里骤射而出。

    那些黑影,准确无误落到了陈沐身上。

    “那是……”

    秦小川看到了一条条古怪的黑线,那些黑线,一碰到陈沐,就迅速钻入他体内。

    陈沐的体表,鼓起了一根根黑色凸起的犹如筋络一样的纹路。

    最初是四肢,再是身体,到了最后,陈沐整个身体和脸上,都出现了一条条的冥纹。

    秦小川认得那些纹路,早前瑶池仙榭的弟子们手中使用的所谓的“圣纹兵器”上的纹路,和陈沐体表上的这些纹路,一模一样。

    原来圣纹兵器就是这么炼制而成的。

    秦小川神情凝重了几分。

    那些圣纹兵器,看样子并非是炼制而成的,而是由这口冥棺制造出来的。

    一旦被圣纹兵器所伤,就会昏迷不醒,浑身溃烂而死。

    那若是被陈沐击中……

    陈沐身上一出现冥纹后,他倏的动了。

    一腿横扫而出,就如千军万马压境而来。

    秦小川双臂挡在身前,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秦小川和陈沐各退了几步。

    陈沐这一脚,来势极凶,气力不下千斤,秦小川被逼退了十余步,才稳住了脚步。

    再看陈沐,他只是退了四五步罢了。

    好惊人的气力,这小子的实力,一下子增加了数倍之多。

    秦小川面色难看了几分。

    “怎么,这就顶不住了?更厉害的还在后头。”

    陈沐笑了笑,身后,那口冥棺落下,落在了他的背上。

    就这样,陈沐背着那口冥棺,模样很是古怪。

    那口冥棺很沉,可陈沐背着却毫不吃力。

    他飞身而起,身后的冥棺打开,只听得嗖嗖嗖数声。

    冥棺就像是一个暗器匣子,从里面一下子爆射出无数道黑影来。

    那些黑影,都是冥纹,每一条冥纹,都如毒蛇般。

    秦小川知道冥纹兵器的厉害,自也知道,这些冥纹一旦近身,后果不堪设想。

    可饶是他怎么躲闪,那些冥纹也犹如天罗地网,扑面而来。

    “嗤嗤”

    只听得数声,几根冥纹已经刺入了秦小川的身子,在刺入秦小川的体内的一瞬,那些冥纹上顿生出了大量的荆棘,倒刺扎入了秦小川的身体。

    一股森冷之感,刹那间席卷全身。

    那冥纹一碰到新鲜的血肉,就跟得了腥味的猫似的,疯狂朝着秦小川的体内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