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9章 失灵的传送阵
    叶凌月僵愣在场。

    答应还是不答应?

    心底,似有黑白鼎息般,缠绕在一起。

    的答应了吧,这事委实棘手,答应了冤魂的事,若是不完成,只怕冤魂时时刻刻都会来索命。

    答应了吧,她上天入地,去哪里找那些白袍祭司。

    那些人,很显然,是为了对付玄阴之女,想要杜绝她们轮回,变得更加强大,才会无所不用其极加害玄阴命格的女子……如果她找出那些白袍祭司,只怕有朝一日,她也会重蹈这些女子的覆辙。

    帮她们,就等于帮自己。

    “也罢,你们都起来吧,我答应你们就是了。”

    叶凌月心思一定,示意女鬼们都起来。

    “多谢女帝陛下。”

    韩言大喜。

    “不过,我答应了你们的要求,你们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你们如今是孤魂野鬼,不能长期在人界游荡,否则会妨害了人界的秩序,你们必须进入地煞狱,那是我的一处属地,我可以指点你们修炼,等到找到白衣祭司后,再帮你们报仇。”

    面对这些女鬼,叶凌月也很是头疼。

    几千年的镇压,让女鬼们的怨气很深。

    她们若是一直留在人界,早晚会成为厉鬼,加害于人。

    既然是她召了这些女鬼出来,自然就要安顿好她们。

    她们不能轮回,自然不能前往冥界,留在人界神界也不可,唯一的去处,就是地煞狱了。

    韩言听罢,与女鬼们商量了起来。

    一听说又要被关押起来,那些女鬼都流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来。

    “韩言姐,我们可以信你,可那女人,我们真的要相信她?可别忘了,当年,戚雪就是一副帮助我们大家的口吻,最终却害死了大家。”

    那些女鬼们对叶凌月,还有几分不信。

    “这……”

    韩言也有几分迟疑,这时,她目光一沉,忽是留意到叶凌月眉心的那一处玄阴神印。

    叶凌月方才和叶流云动手,动用了神力,额头的玄阴神印,显露了出来。

    看到那神印时,韩言忽觉心魂一震,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扑面而来。

    其他玄阴之女,也同时感觉到了这一点。

    在感受到那股神秘的力量时,女鬼们早前心底的怀疑一下子消失了。

    女鬼们也好,叶凌月也罢,都没有意识到,就在方才,叶凌月无形中动用了血脉压制。

    血脉压制,那是高等血脉的传承者们先天就有的一种力量压制。

    就像是帝魔家族的帝魔们,高位帝魔哪怕是不动用任何力量,也依旧可以让低位帝魔蛰伏。

    玄阴血脉之间,也是如此。

    “韩言和姐妹们愿意追随女帝陛下。”

    韩言和一干女鬼心服口服,跪倒在地,接受了叶凌月的招安。

    叶凌月当即就动用了神念,将女鬼们全都收进了地煞狱。

    她的地煞狱,自从十万地煞兵被莲池佛陀击杀后,就一直空着,如今收留了这批女鬼,倒也算派上了用场。

    叶凌月收服了这批女鬼后,再看看天色。

    天空已经一片鱼白,再过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

    叶流云也已经被救了出来,只要找时间解除她身上的冥纹即可,叶凌月暂时没了隐患。

    “先赶到古庙,看看秦小川和陈沐到底孰胜孰败。”

    叶凌月不敢再做逗留,脚下一快,箭驰般,已经朝着凤临古庙方向行去。

    凤临古庙废墟前,黄方尊和祝年玉、常武等人相对持着。

    早前,孤月海和瑶池仙榭都得了两大掌教的讯号,急急赶了过来。

    哪知道,到了古庙后,却连两大掌教的影子都没看到。

    可没有掌教的命令,他们也不敢擅自离开,一时之间,两大宗门的人,都聚集在古庙外。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了,筑年玉和常武也有些不淡定了。

    “我说,秦小川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个人影都不见,你到底有没有发现他?”

    常武使了祝年玉一个眼神。

    “这附近,曾经有过他的气息,数个时辰前,他到过这里,可那气息,中断了。”

    祝年玉私下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秦小川的行踪。

    另一头,黄方尊也是如此。

    “不如,我们先撤退?”

    常武和黄方尊激战了数轮,这会儿也已经精疲力尽。

    “你觉得我们能够退?”

    祝年玉刚说完看,身后的弟子稍一移动脚步。

    那一边,瑶池仙榭的人就戒备了起来,他们手中的兵器,哗的一声,刀光剑影。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三个时辰,两帮人马谁也不愿意退去。

    叶凌月赶到时,恰好也目睹了这一幕。

    “看样子,两大宗门的人,谁都不愿意退开。”

    叶凌月潜伏在了暗处。

    她此时现身,并非是什么智举。

    “看样子,还要动用项链了。”

    叶凌月手中,握着戚雪留下来的那一条项链。

    项链里,隐藏着一个传送阵。

    早前叶凌月就是动用了那个传送阵,进入了真正的凤临古庙。

    叶凌月试着用玄阴之血再度启动传送阵,可这一次,当她暗中将血滴在项链上时,项链上并无半点异样。

    “这是?”

    叶凌月一惊。

    手中的项链,没有半点光泽可言。

    玄阴之血,不管用了。

    叶凌月翻看了下项链……在项链的最底端,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处,叶凌月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太卦标志。

    这个太卦标志和叶凌月早前在韩言等人手掌上发现的那个太卦长得一模一样。

    “又是这个标志,看样子,这条项链也是出自那名大祭司之手,这个标志很可能是他留下来的。”

    叶凌月翻来覆去查看着项链。

    可任凭叶凌月怎么检查,项链依旧没有出现早前那个传送阵。

    “难道说,这条项链和戚雪是相关联的?戚雪一死,项链也就自动失灵了?”

    叶凌月揣测着。

    从红颜鼎的情况看,那名神秘的大祭司,他的炼器技艺,比叶凌月还要高明。

    甚至于,对方的炼器技艺,已经超过了神界的认知。

    这么一来,这叶凌月就没法子利用项链,重新进入古庙了。

    叶凌月为难着,再看了眼前方还在对持的两帮人马。

    难道说,她只剩了硬闯这个法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