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7章 绝症
    看到叶凌月时,冥日和混元老祖也跟着松了口气。

    “月儿,可算是见到你了。”

    冥日和混元老祖方才也是云里雾里,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义父,神界一切可还好?帝莘他?”

    叶凌月没看到帝莘,不免有几分失望。

    今夜,还真是一惊一乍,早前奚九夜忽然出现的事,让叶凌月意识到,异域的形势也变得诡异起来了。

    陈沐背后的人,就是暗之领。

    让叶凌月没想到的是,暗之领竟渗透到了异域。

    “神界还算是风平浪静。你不用担心,帝莘他已经从十三神魔岛回来了,他没有出现,是因为去了异域。”

    冥日安抚道。

    “帝莘也去了异域?”

    叶凌月不由一怔。

    “怎么?”

    冥日见叶凌月的神情有些不对。

    “义父,时间不多了,我必须长话短说。异域很危险,你让帝莘速速回来,还有,告诉血池,提醒我爹爹,要小心帝魔家族。奚九夜联合了一个叫做暗之领的势力,他们必定会对我爹爹和神界不利。”

    叶凌月看看一旁的请神香,经过了早前的变故,请神香所剩不多了。

    “月儿,你说得再清楚些,暗之领又是什么?可是九十九地的其他势力?”

    冥日追问道。

    可惜,连叶凌月自己也说不清楚,暗之领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知道的,只有那么多了。总之,小心暗之领,我在人界,一切都还好,义母已经与我会合……”

    叶凌月匆匆说了几句。

    一旁的请神香,已然燃尽。

    冥日和混元老祖的影像消失了。

    “陛下?”

    一旁的混元老祖和王巨鹏都看得目瞪口呆。

    “陈沐手中,必定也有请神香,今日的变故,想来是两种香一起使用导致的,我的身份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叶凌月沉吟道。

    不过,虽然遭遇了变故,今日之事,倒完全不算是坏事,至少让她意识到,奚九夜和暗之领勾结在一起。

    暗之领的势力,能够同时渗透人界和神界以及异域,这意味着,对方的实力很强。

    “那可如何是好?陛下,不如我们先离开凤临。陛下的安危是最重要的。”

    王巨鹏提议道。

    对方来势汹汹,凤临城内,既有孤月海,又有瑶池仙榭,这会儿又加上了个暗之领,形势对他们很是不利。

    他们这边,虽然叶凌月有勇有谋,可她手下,只有青宗主和王巨鹏两人,与两大宗门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王巨鹏以为,还不如退回大夏一带,好歹还有叶凌月的母族支撑。

    “不,我们不能退。陈沐用了秘香,请示了暗之领,很可能得到了什么消息,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找到古祭台。我们一离开,瑶池仙榭必定会夺得古祭台的秘宝。”

    叶凌月思忖着。

    陈沐命人掠走了戚婆婆的尸体,必定有他的用意。

    “陛下,您是不是过虑了,瑶池仙榭再强,也不可能让死人开口吧。戚婆婆已经死了,这一点,可是千真万确的。”

    青宗主不以为然道。

    他更倾向于王巨鹏的建议,先行撤离凤临城。

    他可不想再让自己的弟子和城民沦为两大宗门斗争的炮灰。

    “谁说死人不能开口。”

    叶凌月话锋一转,忽说道。

    “死人还能开口说话?”

    王巨鹏和青宗主诧异道。

    “只要方法得当,死人自是能说话的。”

    叶凌月皱紧了眉头,一字一句说道。

    她早前其实就一直在想,戚婆婆有没有可能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找到古祭台的所在。

    可戚婆婆死的突然,来不及留下只字片语,叶凌月思来想去,只有一个法子。

    “召魂符?”

    得知叶凌月要使用召魂符召唤戚婆婆的魂魄时,青宗主和王巨鹏都是目瞪口呆。

    “十大天符中,有召魂之符,只要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七天七夜,就可以召其魂魄,甚至于,若是对方的肉身完好,还可以让其起死回生。”

    叶凌月淡淡说道。

    当初,秦小川就是这样被复活的。

    只是和秦小川相比,戚婆婆的情况要糟得多,她的尸身被瑶池仙榭的人给带走了。

    而且她年事已高,又是自裁而死,肉身已经损毁,叶凌月没有绝对把握让其复活,不过却有把握,召回其魂魄。

    “我能够炼制召魂符,也成功使用过一次,你们俩需要帮我助阵。”

    叶凌月见过关鸠救过一次秦小川,印象很是深刻,她也想试试,能否找回戚婆婆的魂魄。

    “属下必定竭力帮助陛下。”

    青宗主和王巨鹏沉声说道。

    “事不宜迟,我们先搜集戚婆婆的身前之物,再行符。我需要几天时间炼符。”

    叶凌月当即着手准备炼制召魂符,说来也是凑巧,也是这几日里,陈沐也在熟练御魂术,准备控制戚婆婆的魂魄,让其说出古庙的秘密。

    相比之下,孤月海那一边,就要焦头烂额得多。

    常武早前被瑶池仙榭的冥纹兵器所伤,伤势在祝年玉的治疗下,分担没有好转,在几日里,还不断恶化。

    “启禀掌教,又有一名弟子浑身腐烂,暴毙而亡。”

    这一日,秦小川才刚起身,就有弟子面有惊慌之色,前来禀告。

    “这已经是连日来的第五人了。把尸体抬上来看看。”

    秦小川听罢,命人将尸体搬了过来。

    搬上来的尸体,早已深度腐烂,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

    “这些弟子,无一例外,都是被瑶池仙榭的兵器所伤。早前都是伤口血流不止,几日后,伤口开始腐烂,鲜血败坏,再之后,就开始肌肤腐烂,犹如中毒。”

    奉命前来的还有几名孤月海的方士,他们面对弟子们的伤势,全都束手无策。

    “启禀掌教,副掌教的伤口也出现了腐烂的征兆。”

    又有一名弟子前来禀告。

    秦小川一听,面色微变。

    连常武那般强横的体质,都没法子,抵御这种伤?

    秦小川前去看望常武,发现常武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祝年玉正在替其把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