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1章 噩耗
    那名弟子没有说话,垂下了头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甚至来不及找到青宗主。

    “你们这群废物!”

    青宗主也气得不轻。

    “宗主,那帮人还把戚婆婆的尸体带走了,我们想要阻拦,可是根本阻拦不了。”

    那名弟子的声音,越来越弱。

    “哎,瑶池仙榭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青宗主气得不轻,调头就欲赶往凤临城。

    对于青宗主而言,这些凤临城的城民和他的弟子没什么两样。

    “回来。”

    叶凌月喝道。

    “陛……姑娘,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青宗主一脸愤愤不平。

    “先回去看看,你以为凭你一人,能够斗得过整个瑶池仙榭?”

    叶凌月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满肚子的火气。

    她很是自责,她疏忽了,既然王巨鹏能够打听到戚婆婆的消息,瑶池仙榭没理由打听不到。

    陈沐那种人,一旦得了线索,又岂会错过。

    她应该保护好戚婆婆,可如今人已经死了,戚婆婆一心求死,也是为了保守古庙的秘密。

    如今,知道古庙秘密的人只有她一人罢了。

    但是……叶凌月不禁握紧了那块古庙里带回来的墙石,戚婆婆只是告诉了她奇门遁甲的存在,却没有告诉她,怎样才能打开奇门遁甲,找到古祭台。

    “姑娘说得没错,大伙先回去从长计议。或许我们可以向混元老祖打听下消息。”

    王巨鹏拉着满脸不情愿的青宗主,返回了营地。

    回到营地后,入目的事满目的狼藉。

    不少营帐都被破坏了,那些瑶池仙榭的弟子简直和恶棍没什么两样,他们打砸抢烧,不少凤临城的百姓们都受了重伤。

    戚婆婆的家人们正抹着眼泪,在整理戚婆婆的遗物。

    “宗主。这些是我娘留下来的,她昨晚突然叫我过去,说是如果有朝一日,她发生了什么意外,就把这些东西,转交给月姑娘。”

    戚婆婆的儿子是一名八旬开外的老者,他手中还捧着戚婆婆身前的遗物。

    月姑娘就是叶凌月。

    戚婆婆与叶凌月虽然只是见过了短短的一面,可不知何故,她与叶凌月很是投缘。

    她活了一把年龄,也不轻易信人,可对叶凌月却是一见如故,对她很是信任。

    她昨夜说那番话时,她的儿子也没多想。

    没想到,第二天就发生了这等事。

    如今想来,戚婆婆只怕是早有预感了。

    “这位就是月姑娘。”

    青宗主也是满脸的纳闷,戚婆婆为何要将东西交给叶凌月?

    按理说,身后之物,要留也应该留给自家家人才对。

    “月姑娘,这些都是我娘年轻时做古庙神女时留下来的,她很是爱惜,但愿这些东西交到了你手上后,你也能好好保存,以慰她在天之灵。”

    说罢,他郑重其事,把东西交到了叶凌月的手上。

    叶凌月一看,发现那是一套洗得发白的月白色袍子,还有一条用石头打制而成的项链。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看样子,这应该是戚婆婆当年穿过的衣物了。

    叶凌月用手摸了摸那套衣服,再看看那条项链。

    衣物本身没什么特别,材质很是轻柔,看上去像是蚕丝编制而成,至于那项链,应该是用某种玉石打磨而成。

    整条项链大概有八十颗浑圆的珠子和一个玉佩组成。

    玉佩上,拙劣的雕刻着一颗星辰图像的图饰。

    摸了摸那条项链,叶凌月不禁问道。

    “老先生,戚婆婆除了这些之外,可还有说过什么?”

    像是戚婆婆这般,当了神女,又活了这么大岁数的,想必早已预知了今日之事。

    叶凌月以为,她会留下只字片语。

    让叶凌月失望的是,后者摇了摇头。

    青宗主命令手下,整顿营地。

    考虑到今日发货僧的事,青宗主觉得营地一带已经不再安全,他考虑将老百姓们再往西边迁移一段路。

    “时辰不早了,陛下,我们该使用请神香了。”

    待到营地都整顿得差不多了,青宗主请了叶凌月过去。

    和上一次一样,青宗主准备了请神香。

    “点香。”

    叶凌月看着香烟袅袅而起,心底也不免有几分忐忑,她也不知,混元老祖有没有将自己的消息带到,这一次与他一同出现的到底会是帝莘还是……

    烟雾缭绕,缓缓往西边飘去……

    就在叶凌月等人返回营地的途中,凤临城内,早前因叶凌月制造而产生的那场混乱,终于在夜幕降临后被闻讯赶来的陈沐和秦小川制止了。

    城南城北的交界处,一片断壁残垣。

    一名青衣男子,阴沉着脸色,他眉高鼻挺,有一双鹰隼般冷酷无情的眼。

    另一头,站着一名貌似儒雅的年轻男子,他一袭金袍,长得很是俊朗,可此时,男子脸色阴沉,与那名青衣男子对持着。

    足足沉默了半刻钟,青衣男子才缓缓开了口。

    “陈沐,你这算是什么意思?”

    青衣男子身后,有数名弟子受伤,就连副掌教常武都右臂挂了彩。

    “秦小川,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黄方尊已经告诉我了,是你的人先动的手。”

    陈沐也是满面的怒容。

    真是猪一样的手下,他早就说过,今日不宜与孤月海再起冲突。

    可黄方尊那蠢货,却一而再再而三违背自己的命令。

    可在外人面前,他又不能打脸黄方尊,这笔账,他回去再和她好好算算。

    “我的人先动手?好一个陈沐,你倒是会颠倒是非黑白,常武早就过了,是你的人,追杀我派的弟子在前。”

    秦小川怒目而视。

    陈沐这白眼狼,早前说好了将凤临交给孤月海,可是没几天就反悔了,这笔账,他还没和陈沐算呢。

    “那名弟子如今何在?黄方尊也说了,是她在古庙废墟里,抢了我们看中的东西。”

    陈沐目光一扫,看向了秦小川的背后。

    “抢了你们的东西?你少在那大言不惭,那古庙里的东西,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我们早就说过,城南城北分庭而治,可古庙里的东西,却是先到先得!”

    一听说本门内居然有弟子,在古庙里寻到了东西,秦小川不由一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