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9章 狭路又相逢
    看到了黄方尊,叶凌月不由一怔。

    “大胆,这里是瑶池仙榭的禁地,谁许你擅自闯入?”

    黄方尊奉了陈沐的命令,在这一带寻找关于古祭台的线索。

    哪知道,撞上了个孤月海的弟子。

    见对方鬼鬼祟祟,黄方尊料定了对方一定也是来寻找古祭台的线索。

    “这位前辈,您说的可是在下?”

    叶凌月装出了一脸惊色,退了几步。

    “可不就是你,看你一身寒颤,想来也不是什么角色。今日我就不追究你,滚远点,别妨碍本座办事。”

    黄方尊扫了眼叶凌月,孤月海的内门弟子,大多趾高气扬,眼前这人,瘦巴巴的,面色蜡黄,跟生了大病似的,显然不是孤月海的重要人物,黄方尊量她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前辈,晚辈是孤月海核心弟子舞悦,奉了掌教之命看守这一带。还请前辈不要为难在下,速速离去的好。”

    叶凌月听罢,脸色一正,摆出了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来。

    她还唯恐黄方尊不信,取出了一块令牌,在黄方尊的眼前晃了晃。

    “核心弟子?”

    黄方尊一看,也是怔了怔,上下打量了几眼叶凌月。

    对方这副模样,居然是核心弟子?

    孤月海的核心弟子,就是无崖子当年座下的几大弟子。

    秦小川本人,也就是核心弟子之一,后来飞升神界的帝莘等人,也是核心弟子。

    眼前这女子,居然是核心弟子?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黄方尊额头,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叶凌月却是一脸的淡然自若,她借了舞悦的名头,黄方尊对孤月海的情况不了解,居然还真上当了。

    一边是黄方尊,一边是孤月海的核心弟子,两边一时之间,都不敢动手。

    黄方尊眼珠子转了转,再看看天色,再僵持下去,只怕天都要黑了。

    要是再没法子找到线索,只怕回去之后,免不得又要被陈沐训斥一通。

    虽说辈分上,陈沐比黄方尊矮了几辈,可陈沐自从掌管瑶池仙榭之后,威严颇深。

    尤其是早前,黄方尊亲眼目睹陈沐几招之内就打败了叶流云,黄方尊对陈沐还是很是畏惧的。

    “舞悦姑娘是吧,在下是黄方尊,你我都是奉命行事,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一起进入古庙,各办各的事,也不要伤了和气。毕竟,两大宗门早前已经冲突了几次,伤亡都很惨重,我们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

    黄方尊打了个哈哈。

    叶凌月一听,顿时明白,敢情这几日,两大宗门冲突不断,眼下城里的平静,只是暂时的。

    “舞悦”虽然只是一个人,不过这附近,有不少孤月海的弟子走动,要是真惊动了那些人,黄方尊自诩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舞悦”倒还算是好说话。

    她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于是两帮人小心翼翼,“舞悦”先行,进入了古庙的废墟,黄方尊后行,紧跟而上。

    说是“古庙”,说白了,不过是几面残墙和一些断裂的石壁。

    叶凌月进入古庙废墟后,不过几眼,就将整个废墟看了个遍。

    老婆婆说这一带有奇门遁甲,看上去还真是半点迹象都没有。

    叶凌月心想着,难怪两大宗门迄今为止都没有找到半点线索。

    换成是她,如果没有遇到老婆婆,只怕也会以为,这里就是一片废墟。

    “黄长老,这一带,真没什么线索,我们连每一块石头都翻遍了,真不知掌教是怎么想的。”

    几名瑶池仙榭的弟子在旁发着牢骚。

    “闭嘴,掌教的心思,岂是你们可以揣摩的。”

    黄方尊又何尝不是在心底暗骂着陈沐,可嘴里却是正儿八经的喝斥道。

    她边骂,边小心留意着叶凌月的举动。

    却见对方走走停停,一会儿捡起块石头,一会儿翻开一旁的杂草,也不知是否有发现。

    黄方尊邀请“舞悦”一同进入古庙废墟,也是有目的的。

    她想看看,对方是否能有什么发现。

    就在这时,“舞悦”捡起了一块墙石,收入了衣袖中。

    她的这个举动,一下子就让黄方尊留意到了。

    黄方尊快步上前,拦着了“舞悦。”

    “慢着,舞悦姑娘,你方才拿的那块石头,不能带走。”

    “舞悦”怔了怔,满脸的困惑。

    “黄方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早前你不是说了,我们进入废墟后,各办各事,互不干涉嘛?”

    黄方尊干笑了两声。

    “本座是这么说过,不过,舞悦姑娘你刚才拿走的那块墙石,落在了瑶池仙榭这一边,也就是城南的位置。所以按理说,这块墙石应该属于瑶池仙榭才对。本座刚好对那块石头很感兴趣。”

    黄方尊早前见“舞悦”病弱体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手,可她那块令牌却是如假包换的。

    这样的人物都能成为核心弟子,很显然,她必定有其他本事。

    黄方尊早前就听说,孤月海如今的副掌教祝年玉,就是精通符阵之法,所以才成了掌教,想来这个叫做舞悦的也是如此。

    尤其是,在两大宗门数次火拼后,对方还敢一个人前来废墟,可见对方必定有过人之处。

    黄方尊已经认定了,“舞悦”拿走的那块墙石有问题。

    只要把墙石带回去,就能向掌教交差了。

    “舞悦”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愤恨之色。

    “黄方尊,你未免太强词夺理了,两大宗门只是就城南和城北两片区域进行了划分,从未划分过古庙的区域。这块墙石,我绝不会交!”

    “不交也得交。”

    说罢,黄方尊一个眼色,她身旁的几名弟子,迅速将叶凌月围在了中间。

    这时已经是临近黄昏,街道上巡逻的两大宗门的弟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黄方尊也是狡猾的很,刚好趁了这个好时机,为难“舞悦。”

    “你简直就是欺人太甚,难道你就不怕掌教他们找你算账!”

    “舞悦”的声音抬高了几分。

    “呵~旁人怕了你们孤月海,本座可不怕。”

    黄方尊一脸的傲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