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7章 最后的知情者
    请神香竟是来自古祭台。

    听老婆婆如此一说,叶凌月对凤临城愈发好奇了。

    方士发源之地,还出现过能够打破禁制的请神香,光是这点,就足以证明凤临城不简单了。

    而关键所在,就在古祭台。

    可惜的是,古祭台在凤临城内,而且由于年久失修,地点只有老婆婆才记得。

    如今城中知道古祭台所在的人,已经少之又少,所以叶凌月连日来一番打听,什么都没打听到。

    “照老婆婆您所说,祭台就在凤临南北相交的一处破庙中?”

    叶凌月还仔细询问了古祭台的所在。

    老婆婆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幸运的是,老婆婆虽然年岁大了,可记忆力很好,清楚记得古祭台的位置。

    只是让叶凌月比较无语的事,那祭台的位置刚好在孤月海和瑶池仙榭如今管辖的凤临城底盘的中间区域。

    也不知两大势力是不是刻意为之,选取的位置,就在古祭台的位置。

    如此一来,意味着叶凌月若是要一探古祭台,很可能同时得罪两方势力。

    “不过,古祭台虽然在城中,却不是任何人都能发现的。”

    老婆婆说到了最后,忽是话锋一转,那张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世故来。

    “老婆婆,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凌月诧异道。

    “那两大门派的人,简直就是恶狗,他们蛮不讲理,就将我们驱逐出城,抢占了我们的家园。我老太婆一辈子住在凤临,又岂会那么轻易让他们占了家园。”

    老婆婆一脸的义愤。

    叶凌月见状,好说歹说,才从老婆婆的口中套出了事情的真相。

    老婆婆告诉叶凌月,古庙很早以前就在一场雷雨夜中倒塌了,后来古庙一直无人维修。

    老婆婆也被家人接过了家中,古庙和古祭台就废弃。

    老婆婆身为古庙的管理人员之一,为了不让城民擅自进入古庙,惊扰了古庙里的先辈灵位,就将古庙里的保护阵法给打开了。

    “那阵法有奇门遁甲之效,能够隐藏踪迹。多年来一直在运行,除了老太婆我之外,没人能够打开。”

    老婆婆执拗地说道。

    “这么说来,两大宗门虽然进入了凤临城,却一直没有找到古祭台的所在?”

    叶凌月一听,顿时喜上眉梢。

    这倒是个天大的好消息,难怪两大宗门一直驻扎在凤临城,彼此都按兵不动,叶凌月还以为两边是在相互对持,如今看来,却是两边都在寻找古祭台。

    “老婆婆,古祭台的事,你一定要保密。”

    叶凌月再三叮嘱了老婆婆,这才离开了。

    “陛下,属下已经去暗暗打听过了,凤临城如今的形式很是紧急,常人根本没法子进入。”

    叶凌月一走出营帐,就见了满头大汗的王巨鹏快步行来。

    这几日,一方面叶凌月在青宗主的帮助下,寻找古祭台的知情者,另一方面,让王巨鹏打听城中的消息。

    王巨鹏还带来个消息,说是凤临城内,孤月海和瑶池仙榭已经先后三次爆发了争斗事件,两边的掌教都已经势同水火。

    “今日正午前后,瑶池仙榭的掌教还特意和孤月海的掌教进行了一场会晤,据说离开时,两位掌教的脸色都跟吃了屎似的。陛下您那儿打听的怎么样了?”

    王巨鹏形容的绘声绘色,再看看叶凌月的脸色。

    叶凌月面上,波澜不惊,似乎对于这个消息并不意外。

    “古祭台的消息我已经打听到了,我得进城一趟。”

    叶凌月沉吟道。

    耳听为虚,叶凌月还需弄清楚,老婆婆口中所说的古庙和古祭台是否真的存在。

    若是真的存在,她必须想法子进入古祭台,弄清楚,到底孤月海和瑶池仙榭同时感兴趣的到底是什么?

    同时,叶凌月也要弄清楚,叶流云是否也跟随陈沐一同到了凤临城。

    “陛下,您要进城,这可万万不成,城中防守森严,连隐身匿形的符箓,都会被识破。属下早前还看到几名其他门派的弟子,妄想混入凤临城,被发现后,直接被处死了。”

    王巨鹏一脸的苦色。

    他白日里,也想浑水摸鱼,混进城里,结果被先闯入的几名外派弟子给吓到了。

    “用符箓自然是不行的,不说瑶池仙榭,孤月海那边有一个祝年玉,此人在符箓和阵法方面很是精通。一般的符箓,瞒不过他。”

    连叶凌月都不敢贸然使用隐身符。

    至于各种障眼法,也不是最安全的法子。

    看上去,凤临城固若金汤,很难闯入。

    “那陛下您还?”

    王巨鹏一脸的困惑,叶凌月明知事态紧急,还执意要进入凤临城,这不是送死嘛。

    “我无需符箓,也不需要幻术之法,正大光明进去就是了。”

    叶凌月笑了笑。

    “正大光明进去?”

    王巨鹏满脸的呆滞,月华帝姬不会是傻了吧,这怎么进去?

    她可是月华帝姬,在人界,随便一个出没,都能引发地震的人物啊。

    不过王巨鹏很快就发现了,叶凌月是个说做就做的个性,当天下午,她就大摇大摆,一个手下都不带,朝着凤临城去了。

    却说叶凌月到了凤临城的北大门,就欲进门。

    “站住!”

    两名孤月海的弟子,喝住了叶凌月。

    “你是何人,没听说凤临城不能随意进出嘛?”

    叶凌月抬了抬眼,正眼都不看两名弟子一眼,随手取出了个令牌,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那两名弟子一看,面色微微一变,忙躬身行礼。

    “这位师姐,冒犯了。”

    叶凌月手中的令牌,正是孤月海核心弟子才有的令牌。

    当初,叶凌月身在孤月海时,只是一名小小的杂役。

    不过靠着一身的天赋和机缘,最后在门派的大比时,过五关斩六将,问鼎了当时的门派大比。

    她除了获得了代表孤月海前往古九洲的资格外,还得了一枚核心弟子的令牌。

    有了这块令牌,叶凌月的身份大抵就和帝莘、秦小川在门派中的地位相当。

    这块令牌,叶凌月还未曾动用过,没想到,今日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