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6章 秘香
    涅槃火乃是太阳至宝。

    阴阳协调才能让鸿蒙天成为长生天。

    若是涅槃火是太阳,那叶凌月就需要找到太阴至宝,成为月,日升月落,方可成为真正的阴阳协调。

    “长生天一成,就可以永存与世,哪怕没有宿主打理,长生天也可以凭借一己之力,不断让居住的生灵生生不息。”

    烛照说到这里,言语里,多了些许神往之意。

    对于修炼者而言,无论是兽族还是人族,都希望拥有一片彻底属于自己的天地。

    “不过说来容易,真正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古往今来,真正拥有过长生天的人,几乎从未有过,所谓长生天,也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烛照感慨道。

    他早前也是因此,才会让叶凌月无论如何都要拿下涅槃火。

    没想到,叶凌月还真的做到了。

    “事在人为,遇到涅槃火也是机缘巧合,谁又能好知道,下一次会不会遇到太阴至宝。”

    叶凌月颇为感慨地看着悬挂在天空中的涅槃火。

    有了这颗“小太阳”后,叶凌月的鸿蒙天才真正有了生的气息。

    叶凌月考虑着,这一次人界之行的事情解决后,若是没法子彻底改变人界的生存环境,兴许,她可以让娘亲她们暂时住在鸿蒙天里。

    涅槃天炼化完成后,叶凌月无需再牵挂。

    她寻了一处僻静处,盘腿而坐。

    叶凌月脑中,神识一动,那口冥棺,再度出现在叶凌月的面前。

    不过几日功夫,冥棺比起早前沉甸甸了许多。

    只因里面吸收了大量叶凌月从瑶池仙榭掠来的冥纹。

    早前由于时间紧急,叶凌月只是将冥纹强行收走了,却没有仔细研究。

    趁着天还未亮,叶凌月打算仔细看看,瑶池仙榭的这些冥纹,和自己的那口冥棺里孵化出来的冥纹有什么不同。

    冥棺才一打开,只听得轰的一声,大量的冥纹争先恐后,想要往冥棺外钻。

    不过是几日,冥纹已经从最初的丝发粗细,变成了手指粗细。

    发现了叶凌月的存在后,那些冥纹就如得了鱼腥味的猫,朝着叶凌月暴掠而来。

    “放肆!”

    叶凌月厉喝了一声,却见其周身,混沌佛火扩散开。

    冥纹一遇到佛火,退开了寸许距离,但并没有全部退开。

    它们依旧是虎视眈眈,围在叶凌月周身。

    “主人,这些冥纹很是顽固,很难驯化,还是将其收回冥棺的好。”

    鼎灵见了,很是头疼。

    “可惜了,我以为我可以将这些冥纹驯化。”

    叶凌月尝试了几次,发现这些冥纹正如小鼎说的那样,根本没法子驯化。

    夏都的冥棺,叶凌月暂且将其叫做冥棺一号,新出现的瑶池仙榭的冥棺,叶凌月将其称为冥棺二号。

    她让冥棺一号认主后,从冥棺里得到了一些冥纹,那些冥纹,叶凌月还在不断改良完善,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使用。

    可冥棺二号的冥纹就不同了。

    从冥纹数量上看,冥棺二号孕育的冥纹更多,也更复杂,可叶凌月却无法领悟。

    “想来是因为我没有让冥棺二号认主的缘故。这些冥纹,很是危险,只能先法子毁掉。”

    冥棺二号里的冥纹,说白了,都是陈沐和岳梅为了一己之私,在极短的时间里,用他人的血肉供冥棺二号吞食后形成的。

    这些冥棺还想将吞食叶凌月。

    奈何叶凌月有冥棺一号护体,那些冥纹也无法靠近叶凌月。

    小鼎又劝了几句,叶凌月却是凝视着这些冥纹,一语不发。

    “主人?你还不如自己孕育新的冥纹,不过冥纹炼制之法,委实太血腥了些。”

    小鼎嘀咕道。

    “谁说这些冥纹没有用处,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叶凌月不动声色,再动用了冥棺,将那些冥纹收了起来。

    冥纹在冥棺里,拼命扑腾着,过了许久,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小鼎也不知主人心底到底作何打算,不过既然主任说有用处,那就姑且留下这些冥纹罢了。

    鸿蒙天和冥纹的事暂且告一段落后,叶凌月又休整了片刻,再出营帐时,已经是天亮了。

    青宗主早已等候在外,他的手上还有一份详细的资料,是关于凤临城的一些百姓的。

    叶凌月要打听凤临城古祭台和请神香的事,还得找到这些老人。

    也亏了青宗主早前的安顿,叶凌月的寻访还算顺利。

    此后的两天里,叶凌月陆陆续续找到了一些凤临城的老居民。

    这些人中,有年逾花甲的七八讯老人,也有百岁高龄的老寿星。

    叶凌月无一例外,分别拜访了。

    可惜的是,这些老人对于古祭台和请神香了解的并不多。

    一直到了第三天,叶凌月才找到了一名一百一十岁的老婆婆。

    老婆婆虽已经一百一十岁,但是据说耳聪目明,每天能吃两碗饭。

    她就住在某处营帐内,叶凌月很快就找到了对放。

    那是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不是武者,哪怕是如今这种局势下,老婆婆依旧是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老婆婆,你可认得这种秘香?”

    叶凌月拿出了一根请神香,询问道。

    老婆婆早已从青宗主口中得知,眼前这位姑娘,是青宗主请来,想要收回凤临城的。

    城中的百姓在凤临城住了一辈子,都不打算挪窝。

    所以老婆婆对叶凌月的态度很是不错。

    老婆婆仔细看了几眼那根请神香,点了点头。

    “自是认得的,这不就是古祭时用的秘香,小姑娘,这种秘香你是从何得来的。好多年了,想不到民间还有人用这种香,更想不到,老生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到秘香。”

    叶凌月一听,不觉心头一震。

    总算是问到人了。

    不仅仅是秘香,连古祭台的事,老婆婆看样子也知道一些。

    叶凌月当即和老婆婆攀谈了起来。

    经过询问,叶凌月才知,眼前的老婆婆在离开凤临城前,是古庙的一名神职人员,负责日常的祈福和接待。

    至于这种秘香,老婆婆曾经在古庙的香案旁的一个神台上看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