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9章 最后一张天符
    哪知叶凌月这么一问,王巨鹏的脸色就跟死了亲爹似的,无比难看。

    他垂头丧气道。

    “兵王符如今不在我身上,它被抢走了。”

    一说到往事,王巨鹏的面上,闪现了狰狞之色。

    若非是兵王符被夺,他也不会妻离子散,王家也不至于破灭,他更不用逃到人界来。

    “被抢走了?你实力不弱,被人抢走了,大不了抢回来就是了。”

    叶凌月有些奇怪。

    王巨鹏的符兵技艺很是了得,光是冲着这一手,在神界也能跻身中上一层。

    除非是遇到了实力强大的神尊,否则王巨鹏倒不至于被人欺凌。

    “对方是一个老牌神尊,在神界人脉颇广,我虽实力不错,却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不仅抢走了我的兵王符,还强抢了我的妻子。”

    王巨鹏眼底满是愤恨之色。

    “老牌神尊居然如此蛮横,你倒是说说,他叫什么名什么,待我回到神界之后,必定帮你把妻子抢回来,不过那张兵王符,归我。”

    叶凌月打听了那老牌神尊的姓名后,暗暗记在心底。

    她继承女帝之位后,还没来得及新官上任三把火,就匆匆到了人界。

    什么老牌神尊,她还真是不大熟悉。

    王巨鹏听罢,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说得轻巧,他可不是一般的神尊,他早已勾结了异魔,就连三大新帝都奈何不了他。”

    “哦?那我更要去看看了,什么人连神帝都奈何不了。神界之事,我叶凌月许你一诺,必定会为你讨回公道。但你欠我符兵炼制之法,一码事归一码事,必须说清楚。”

    叶凌月淡淡说道。

    勾结异魔之人,若是查明这件事是真的,就算是没有王巨鹏之事,她也会声讨。

    “符兵炼制之法正是源于兵王符,且慢!”

    王巨鹏忽是一惊,目瞪口呆,望着叶凌月。

    “你!你说你是……你是叶凌月!”

    叶凌月三字,如雷贯耳,一下子就让王巨鹏蒙住了。

    他反复咀嚼着,叶凌月!

    眼前这丑女是叶凌月?!

    神界第一女帅,叶凌月?

    神界新女帝,叶凌月?

    “难道世上还有第二个叶凌月?”

    叶凌月勾了勾嘴角,既然已经离开了瑶池仙榭,她也不惧怕暴露身份。

    横竖王巨鹏现在处境,除了效忠于自己之外,也没有第二个选择。

    她刻意留下了线索,只要陈沐岳梅等人返回凤凰台,打开冥棺就会发现王巨鹏没有死。

    作为唯一一个目睹事发经过,却没有死的人,王巨鹏就是最有用的证人。

    他只要离开了自己,就只有面临瑶池仙榭无止境的追杀。

    叶凌月刻意暴露身份,也是为了让对方在选择时,更加果断些。

    叶凌月猜的不错,王巨鹏是个聪明人,自是知道怎么选择。

    她真的是叶凌月,难怪她拥有这么高明的符箓技艺,也难怪,她拥有那么多的十大天符。

    也难怪,她谋略如此惊人。

    在第一女帅横空出世后,关于她的一些故事,都已经开始在神界传播开。

    其中就有一个说法,说是女帅虽是被称为人族女帅,可实则上,却是医佛和八荒神尊之女。

    她与北境神尊之间,有一段不解之缘。

    两人曾在几百年前结怨,当时的女帅就已经是军中第一军神。

    她陨落之后,重生为人,身世极其离奇。

    可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女军神也好,第一女帅也罢,还是后阿里的女帝,都证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叶凌月文有滔滔不绝之雄才,武丹符神通,若是说,有人能够帮助他王家崛起,那必定只有她叶凌月!

    “参加陛下,草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陛下恕罪。”

    王巨鹏此时,连正眼看一眼眼前容貌不显的女子都不敢。

    他匆忙跪下,叩头不止。

    想到自己早前,还想坑女帝陛下,王巨鹏就巨汗不已。

    “既是在人间,你就无需行如此大礼。我也不是什么女帝,我如今是月叶。至于我的身份,你也无需和旁人提起。”

    叶凌月摆摆手,她虽然成了月华帝姬,可对于神界的繁文缛节,还很是不习惯。

    王巨鹏抹了抹汗站了起来。

    他偷眼看去,叶凌月那张脸,和传说中的女帝还真是判若两人。

    早前神界一直传言,女帝貌若仙姝,引得新帝之一的帝莘和上任神帝北境神尊明争暗斗不止。

    也不知女帝到底是怎么回事,把自己好好的一张脸,弄成了这副模样。

    难怪早前瑶池仙榭的人,怎么也没法子猜到女帝的身份。

    既是知道了叶凌月的身份,王巨鹏自然不敢再有所隐瞒。

    他忙双手奉上了自己的符弓,递给了叶凌月。

    “陛下,这就是符弓,早前陛下想要符兵炼制之法,可惜的是,那法子都记载在兵王里。草民无能,只是早前利用兵王符,炼制了这把符兵。陛下只能是借此了解符兵炼制之法。”

    听王巨鹏这般一说,叶凌月才明白,原来兵王符并非是什么行军打仗,指挥群雄的符箓,而是用来炼制符兵的。

    既是将炼符和炼器融合在一起,所谓兵王,既是兵器之王的意思。

    叶凌月将符兵接了过来,用神念一扫。

    很快,整把兵器的构造,以及上面的符文都一清二楚,烙在叶凌月的脑海中。

    叶凌月聪慧过人,她稍一思忖,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符兵之法我已经掌握。这么说来,要不要兵王符意义也不大了。”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她进入拥有了九洲鼎和法门之后,对天符也不甚看中了。

    王巨鹏一听,直接傻眼了。

    女帝陛下就这么明白了炼制符兵之法?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货比货得丢,王巨鹏无限感慨着,他当初手持兵王符,还足足用了一甲子时间,才打造出了这把符弓啊。

    “陛下,兵王符非常重要,您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

    王巨鹏唯恐叶凌月知道了符兵的炼制之法后,就不帮自己追回兵王符了,他一急之下,差点给叶凌月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