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8章 独一无二的叶凌月
    凤凰台内,波涛暗涌,而在凤凰台外,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瑶池仙榭的弟子们都还不知道凤凰台里的变故。

    半刻钟,很快就过去了。

    王巨鹏心思稍定,可看看瑶池仙榭的位置,依旧不见月大师的身影。

    被那么多冥纹缠绕,哪里还有活命的可能。

    对方不会是已经死在了凤凰台吧?

    王巨鹏心底暗想道,虽然他也知这个几率是很大的。

    再等下去,只怕瑶池仙榭里的人就要出来了。

    岳梅那毒妇,让自己的送死,若是知道自己还没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王巨鹏一会想到那口诡异的冥棺,就不禁打了个寒战。

    可他若是这时候离开,万一那女人出来了……

    一想到临走前,那女人的话,天涯海角都会找到自己,王巨鹏脚步又迈不动了。

    王巨鹏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换成了他人,他早就已经脚底抹油溜走了。

    可那月驯兽师的话,却让王巨鹏不敢贸然违背。

    “再等半刻钟,反正对方说了,最多半个时辰,若是她还不出来,必定是死在里头了,那可怨不得我。大不了,来年逢年过节,我烧一些纸钱给她就是了。”

    王巨鹏暗忖道。

    “你说烧纸钱给谁?”

    王巨鹏正想着,忽觉得背脊一阵发寒。

    他惊慌失措,回头一顾,身后只有浩然云海,哪里有什么人影。

    他打了个哆嗦。

    “月驯兽师,你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害你的人是瑶池仙榭的那对狗男女,可不管我什么事啊。”

    “王巨鹏看你那怂样,我没死,亏你还是符师。”

    叶凌月说罢,撕下了身上隐身符,大摇大摆出现在王巨鹏面前。

    “月驯兽师,你没死?”

    王巨鹏松了一口气,可一回过神来,他又暗道。

    “不好,这女人没死,那我的符兵不就完蛋了。”

    “我劝你少在那想些无用的,你答应我的事,若是做不到,我照样可以把你送回去喂冥棺。”

    叶凌月说罢,一手搭在了王巨鹏的身上,两人身影一逝,离开了瑶池仙榭这个是非之地。

    王巨鹏浑浑噩噩,回过神来时,已经在一片空旷的山野见。

    这是一座雪山顶,四周终年飘雪。

    在山顶的中心部位,有一座雪水堆积而成的山顶冰池,池子里,水非但不寒冷,反倒是冒着一丝丝白蒙蒙的雾气。

    此处,距离瑶池仙榭已经有数百里距离,十分安全。

    对于叶凌月而言,这里并不陌生。

    这里曾经是巫重带她疗伤之地,她今日匆匆离开,随手祭出了张瞬移符,没想到,机缘巧合,却是回到了故地。

    看到了此情此景,叶凌月不禁回想起了当年。

    她站在了山顶雪池旁,眼底一阵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月驯兽师,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巨鹏口里呵着白气,一脸的茫然。

    不过看样子,他已经成功脱困了。

    直到现在,王巨鹏才彻底松了口气。

    “一处野地罢了。把符兵之法交出来,我就放你走。”

    叶凌月收回了视线,她和帝莘分开已经有好些日子了,他去了十三神魔岛,不知近况如何。

    叶凌月心牵心上人,心境犹如湖面,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月驯兽师,这符兵之法……是我王家的不传之秘。我要是真传了出去,王家烈祖列宗不会放过我的。”

    王巨鹏哭丧着脸。

    每一个继承了王家符兵之法的子弟,都必须在祖宗灵牌前发下重誓。

    他若是随便把家传之秘传出去,那可是会五雷轰顶而死的。

    “你若是不坦白相告,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的比五雷轰顶凄惨无比。”

    叶凌月说罢,不急不慢,祭出了几张符箓。

    王巨鹏定睛一看,这一看,王巨鹏差点没吓尿了。

    “天符!十大天符,斗转星移符,冰火两仪符……”

    王巨鹏看着叶凌月手中的安装符箓,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叶凌月手中的符箓,可都不是普通货色。

    每一张符箓,别说是数张一起,就是单独一张拿出来,都足以让人跌破眼镜。

    每一张,都是神界罕见的十大天符。

    对于神界的符师而言,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终其一生都未必见过一张。

    “你居然认得十大天符?”

    叶凌月祭出几大天符,的确是有威吓之意,她倒是没想到,王巨鹏竟能够一一认出来。

    说起来,叶凌月与神界的十大天符也算是有缘。

    从她接触到第一张天符后,就接连得到天符,如今算算,包括不能轻易示人的神机符和召唤天符,叶凌月手中光是十大天符,就有七八张之多。

    最难得的是,王巨鹏还能认出来。

    “你……你到底是谁?你绝对不是普通的神族。”

    王巨鹏颤着声说道。

    一名神族符师手中,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天符。

    “眼下是你有求于我,让我饶过你的性命,哪来那么多废话。”

    叶凌冷哼了一声。

    “我说,我全都说。我知道十大天符是因为……”

    王巨鹏咬咬牙,识时务为俊杰,他这会儿也顾不上祖宗训诫了。

    要是王家祖宗真的在天有灵,王家也不会落了这么个下场了。

    “我王家祖上,就藏有一张十大天符之一的兵王符!”

    王巨鹏咬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坦白了。

    十大天符在神界,不仅仅是符师,就是神界至尊和神帝们都很是觊觎。

    各大势力一直暗中命人搜集,但是一直是有市无价。

    王家身怀十大天符之一,所以对其他天符也有所了解。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够亲眼目睹十大天符中的那么多张。

    “哦,兵王符,那张符箓你可是带在身上?”

    叶凌月微微挑了挑眉,下意识问道。

    这张天符叶凌月在《万符录》里也的确看到过,她也曾相尽法子,在民间搜索,可一直没有扎到兵王符的下落。

    兵王符在十大天符中,大致排名第五和第六位之间。

    《万符录》里没有详细记载此符箓的用途,叶凌月早前一直以为,这是种奇兵符,其作用大抵和神兵利器相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