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0章 阴魂不散
    身后,一阵异响。

    古凰纳闷着,还以为是那名人族驯兽师追上来了。

    它刚准备回头,就见附近的墙壁上,一片黑压压密密麻麻的东西,正飞速而来。

    不等古凰看清,头顶处的墙壁上,那黑影已经落下,攀附在它的翅膀上。

    有一就有二,当第三、第四……越来越多的硕鼠以各种姿态,落在了古凰的翅膀上时。

    古凰意识到不对劲了。

    这些连金属都能啃噬一空的硕鼠,以惊人的速度和惊人的数量,聚集在古凰的身上。

    古凰恼火着,扇动着翅膀,想要将这些讨厌的家伙,狠狠甩出去。

    硕鼠用着锋利的牙齿,尖锐的爪子,死死勾住了古凰的皮毛。

    它用鸟喙,啄食着身上的硕鼠,可这些玩意,铜皮铁骨,数量又多,古凰根本无法应付。

    古凰身上的冥纹依旧是一闪一暗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古凰被越来越多的硕鼠困住,它无力挣脱,身上的气力也一点点消失。

    硕鼠咬碎了它的羽毛,破开了它的皮肤,吸食着它的血……古凰奋力飞行着,可当万余头硕鼠一起吞噬它时,它再也无法承受那个重量。

    只听得一声闷响,古凰从半空中砸落在地。

    它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

    羽毛纷纷扬扬落下,内脏也被金睛鼠扯了出来,就连那象征着力量的冥纹,也渐渐没有了光彩。

    古凰发出了一声绝望的鸣叫声。

    这时,一人出现在古凰的面前。

    那是一名看不清面貌的少女。

    她的脸上甚至还缠绕着难看的纱布,她身形不高,可此时,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匍匐倒地的古凰。

    她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口灿烂的小白牙。

    她的笑,异常的灿烂。

    “老伙计,你还认得我嘛?”

    少女的声音很是淡然,她笑时,双眼如新月,眸眼弯弯。

    许是回光返照,亦或者是死前那一刹那的顿悟。

    古凰忽是想到了什么,数年前,那是一个黑夜。

    有两个人闯入了它的居住之地。

    那人的气息……

    古凰的眼,一下子瞪圆了,它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少女。

    是她!

    不会错,就是她,那个盗取了自己的凤凰心头血的小贼。

    古凰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直到最后一丝光彩也随之消失了。

    叶凌月手一扬,神念一动,分布在古凰身上,密密麻麻的大量硕鼠,就如得了令的士兵那样,迅速撤回了她的紫金袋。

    堂堂上古古凰,瑶池仙榭的镇山神兽,第二次,栽在了叶凌月的手上。

    只不过这一次……

    叶凌月眼眸一深,却见其一抬手,一记天地之力准确无误,刺进了古凰的心脏。

    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

    古凰的心脏爆开了。

    同时爆开的,还有古凰心脏上,密布的那些犹如筋络血脉一样的黑色冥纹。

    “这才是是古凰死而重生的真正原因。”

    叶凌月看着古凰的心脏,化为了一滩血水。

    若非是叶凌月是神念师的缘故,亦或者说,古凰没有在最后关头爆发,翅身上的冥纹暴露了,叶凌月也难以肯定,古凰死而重生的真正秘密,真的就是冥纹。

    只是和早前在夏都时相比,那使用冥纹之人,比起青妃之流,要高明的多了。

    他(她)并非是将冥纹镌刻在人的体表,而是选择将其镌刻在人的体内。

    尤其是心脏这样要害的位置,如果不是医者或者是神念师,根本无法洞察。

    看样子,暗之领的势力根本没有消退,他们只是选择了更加隐蔽的方式,继续在人界活动。

    叶凌月怀疑,陈沐和岳梅的死而复生也和暗之领有关。

    只是她如今还没有法子,找出两人的破绽来。

    在古凰的胸膛内,一团明亮亮的涅槃火,依旧燃烧着。

    叶凌月小心的用天地之力将那团涅槃火包裹了起来。

    “这玩意怎么处理?”

    叶凌月沉吟道。

    叶凌月可不敢用紫金袋来装它,也不敢贸然将其丢入鸿蒙天。

    “嘿嘿,你用你的那口变态鼎,想将其炼化,方可使用。丫头骗纸,想不到,你还有些能耐。”

    烛照感慨道。

    叶凌月释放出金睛鼠那一手,连烛照都叹为观止。

    作为三十三天兽族中,都屈指可数的存在,哪怕烛照如今已经是今非昔比,可他还是很骄傲的。

    换成了是他,压根就懒得运用金睛鼠这种下等生灵。

    可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这种鼠族居然这么可怕。

    一想到,金睛鼠在叶凌月的手里,数量还会成百成千倍增加,烛照就不禁打了个寒战。

    叶凌月对于兽族的运用,似乎有一种天生的优势。

    烛照思忖着。

    烛照并不知道,叶凌月这种天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继承自她的父母。

    云笙是大陆上的传奇召唤师,夜北溟本身也是麒麟王,两人的女人,对于万兽都有一种本能的驾驭本事。

    这种本事,如今也只是刚刚展露头角罢了。

    “那也是多亏了老爷爷你的提醒。趁着火势还未熄灭,我还有更紧要的事去做。”

    叶凌月可没功夫得意。

    古凰方才的异样,很显然,古凰背后,还有其他人操控。

    对方一旦发现古凰没有接受召唤,一定会循迹而来。

    她必须在对方赶到前,进入古木的另一处岔道,找到叶流云的下落。

    叶凌月不再停顿,脚下一快,朝着另一边掠去。

    却说古凰发狂后,古木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

    岳梅担心古木另一边的情况,丢下了几人,迅速撤去。

    王巨鹏和柳如为了保命,也紧随其后。

    两人慌里慌张,又在火势的阻拦下,也不知来时路,仓促之间,就跟着岳梅朝着另一条岔道逃去。

    待到两人回过神来,岳梅也顿住了脚步。

    “你们两人跟着我做什么,出口在另外一边。”

    岳梅一脸警惕,打量着两人。

    “岳长老,还请指明一条活路。”

    王巨鹏赔着笑。

    “朝着前方,再往……”

    岳梅抬起手,说了几句,忽然间,她的身后,一阵激烈的震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