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5章 看戏,看大戏
    凤凰巢内,卧着一只大鸟。

    它浑身火羽,金色的喙,金色的爪,双目紧闭。

    它仿佛在熟睡,没有意识到众人的进入。

    “那大鸟,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叶凌月虽然身上没有了古凰血,可还是很谨慎的,她细细打量着古凰。

    就在这时,古凰倏然睁开了眼。

    它有一双极美丽的金色的眼眸,可这一双眸,在睁开的一瞬,忽的布满了血丝。

    它愤怒的振翅,飞身而起。

    “糟糕,古凰醒了。”

    众人一阵惊呼,纷纷避让。

    岳梅目睹这一幕,并没有太过诧异。

    古凰一醒来,就如发了疯般,袭向了那名曾姓驯兽师。

    “孽畜,休得逞能!”

    曾姓驯兽师也没想到,古凰会突然发狂,而且莫名其妙开始攻击他。

    他手中一张符箓祭出,只见火光燃烧,早前被曾姓驯兽师驯化的那头吞云兽,从火里钻了出来。

    吞云兽一跃而起,迎向了古凰。

    吞云兽在千兽园里也是一霸,可在古凰面前,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古凰嗅到了古凰心头血的气息后,心知自己的大仇人已经出现。

    它也不管眼前这男人和昨夜的毛贼是不是一个人,它盛怒之下,锋利的凰爪,就如利钩,撕开了吞云兽坚硬的皮,将其内脏吞了下去。

    吞云兽跌落在地,很快就没了气息。

    古凰一击得手后,眼中的杀机更盛,它再度振翅而起,飞向了曾姓驯兽师。

    “这畜生疯了!柳妹,快救我!”

    曾姓驯兽师没想到吞云兽都被古凰一招击杀,心中害怕,急忙求救于那名幻天族的女子。

    “曾哥莫怕。”

    幻天族女驯兽师并不惊慌,她口中吟唱,却见其神力释放而出。

    那神力如梦似幻,化成了白色的乳雾。

    那雾气迅速扩散开。

    “是迷雾。”

    叶凌月沐浴在白雾中,心下警惕,忙闭住了呼吸。

    迷雾之中,古凰血红色的眼眸分外明显。

    可那迷雾也委实厉害,古凰的行动迅速迟缓了下来,没过多久,古凰身形晃了晃,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发出一阵闷响。

    幻天迷雾,果然有些门道。

    叶凌月暗暗称奇。

    不过这种迷雾,也只是一时之效,古凰虽然昏迷,却没有重伤,想来很快就会复苏。

    叶凌月也不说破,迷雾渐渐消去。

    幻天族女驯兽师松了口气。

    “曾哥,我早就说过,不会有事的。”

    女驯兽师话音才落,目光一转,却是愣住了。

    “岳长老,你这是做什么?”

    岳梅已然制住了那名曾驯兽师,面上一片冷凝。

    “说罢,你们和帝莘是什么关系?”

    古凰发狂,疯狂攻击曾驯兽师,岳梅可以肯定,对方身上一定有古凰血。

    不过这男人这么脓包,不可能是帝莘,所以岳梅推测,两人应该是帝莘的爪牙。

    “什么帝莘?岳长老,你不要开玩笑,我们压根不认识什么帝莘。”

    柳驯兽师也是一脸的吃惊。

    至于曾驯兽师早已是面无人色了,他嘴上也是不停告饶。

    “岳长老,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真不认识什么帝莘。”

    “你们是神族,怎么可能不认识帝莘。他可是如今神界的新帝。”

    岳梅冷哼一声,对两人的话,愈发不信。

    神界新帝,两人都是一脸的懵。

    他们离开神界时,四大神帝还有火炎神帝在世……那名曾驯兽师这时才忽然想到了什么。

    “我记起来了,帝莘,他是神界军部的御史。那时候他还不是神帝呢。岳长老,我们这等小人物,怎么可能认识什么神帝御史,您一定是误会了,我们只是普通的驯兽师!”

    曾驯兽师心底那叫一个冤啊。

    他若是能和神帝什么的搭上关系,他又何必逃到人界来。

    “若是没有关系,古凰为何会攻击你。古凰攻击人,只因为你身上有古凰血。”

    岳梅对他的话,全然不信。

    “什么古凰血啊,岳长老,你一定要信我。柳妹,你也要替我作证,我身上真没有古凰血,”

    曾驯兽师有口难辨。

    他也说不明白,古凰为何要攻击他。

    他以为那只是凑巧罢了。

    “岳长老,曾哥和古凰没什么关系,他一定是被陷害的。”

    柳驯兽师也帮忙解释道。

    “陷害?昨夜,有人闯入凤凰台,古凰发狂,那人就是他。这几日,只有你们进入了瑶池仙榭。几人中,也只有他,昨夜查房时,不在房中。我倒是要问问,他去了哪里?”

    岳梅声声质问。

    在场,有几人同时变了脸色。

    曾驯兽师面色比早前更加难看了,柳驯兽师则是眼眸一深,看向了曾驯兽师。

    “曾哥,你和我说,你昨晚身体不适,不能俩陪我,你去了哪里?”

    “我……”

    曾姓驯兽师吞吐着,目光不断闪烁。

    一旁,那名人族驯兽师也是一脸的慌张,她看向了曾驯兽师。

    “说!”

    岳梅也没了耐性。

    她极快地看了眼古凰,方才,她仿佛看到古凰动了下。

    幻天族的迷雾,只是暂时让古凰昏迷了。

    “我真没去凤凰台……我哪有那个本事。我……我去找小柔去了。小柔,你要替我作证啊!”

    曾驯兽师咬咬牙坦白了,看向了人族女驯兽师。

    后者脸色刹那间惨白一片。

    “没……我……”

    “小柔?夏雪柔!是你个贱人!”

    柳驯兽师面色一片激红,她发了疯似的,扑向了那名人族女驯兽师。

    曾驯兽师的实力,没有自己的帮助,绝不可能去招惹古凰。

    他居然和那贱人勾搭上了。

    “柳如,你才是贱人,曾哥早就厌烦你了。要不是他要利用,早就不要你了。”

    两个女人扭打成一团。

    “真是晦气!”

    岳梅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步。

    她放开了曾驯兽师,早前她还真是高估了对方。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帝莘的手下,就连当她的手下,她都嫌窝囊。

    只是,若是,昨夜的闯入者,不是曾驯兽师,又会是什么人?

    岳梅心下怀疑起来,排除曾驯兽师三人,余下的……难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