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9章 鬼帝现身?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印堂出,早前被隐匿的玄阴神印亮了起来……

    几名瑶池仙榭的弟子在查看了几人的房间后,迅速返回了凤凰台。

    “启禀掌教,那几名驯兽师大部分没什么异常。”

    几名弟子如实禀告。

    “大部分?”

    陈沐抬了抬眉,听出了些许不对来。

    “那名神族曾姓驯兽师并不在自己房中……我等是在半路上遇到他的,询问他的去向时,他言辞有些闪烁。”

    几名弟子解释道。

    “果然是他,此人很是可疑。”

    岳梅早前就怀疑过,他可能是叶家的那名子弟假扮的。

    只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破绽。

    “没有确切的证据,不可妄自猜测。你们先退下,古凰的事,暂且不要外泄。”

    陈沐示意几名弟子退下。

    “沐哥,为何不直接去拿人?”

    岳梅不解道,其他人都在房中,唯独那名驯兽师不在,摆明了是有可疑之处,在岳梅看来,应该迅速将其捉过来。

    “先调查清楚,你随我来。”

    陈沐说罢,身形一逝,岳梅紧随其后,两人几步蹬踏,落在了古树的树窟处。

    那是个深邃的树洞,蜿蜒而下,仿佛贯穿了数十丈高的整棵古树。

    树洞口,早前发狂的古凰正匍匐在地,它浑身还爬满了神秘的黑纹。

    黑纹纵横交错,就如一张巨网,将古凰网在了其中。

    “古凰,本座有话问你。”

    陈沐沉声说道。

    古凰闭着的眼皮,微微动了动,却没有睁开,显然不愿意搭理陈沐。

    “岂有此理,这畜生!”

    岳梅大怒,手中一挥,一道掌风迎面而上,狠狠落在了古凰的翅身上。

    古凰的身上,登时多了一道手臂长短的伤口。

    古凰一怒之下,睁开了眼,眼底涌动着暴戾之气,它嘶鸣一声,就欲撑起身子袭击岳梅。

    “孽畜,还敢逞能。”

    陈沐低喝了一声,古凰身上,那些黑纹紧了紧,古凰惨鸣了一声,身子重重落下。、

    那些黑纹,竟像是听了陈沐的指挥那样,收发自如。

    古凰被黑纹困住,无法摆脱,很是痛苦。

    它眼底的暴戾之意,渐渐消失,再一次跌落在地,眼底有了求饶之意。

    “不想再死一次,就乖乖听话。我问你,今晚你为何突然发狂?”

    陈沐哼了一声。

    古凰低鸣了几声。

    “哦,当真有此事?”

    陈沐微微一怔。

    “沐哥,古凰说了什么?”

    岳梅虽然是瑶池仙榭的首座弟子,可一直无法和古凰沟通。

    倒是比她晚进门的叶流云,反倒懂得一些古凰语,这让岳梅对古凰很是不喜。

    陈沐掌控了冥纹后,已经能和古凰沟通了。

    “古凰说,今晚有人闯入了凤凰台。”

    “那人必定就是姓曾的那驯兽师。”

    岳梅沉声道。

    “是不是,明日就知道了。古凰说,它之所以发狂,是因为那人身上,有它心头血的气味。”

    陈沐倒是没想到,刺客竟然和当年的盗取古凰心头血的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可心头血不是鬼帝巫重盗取的?”

    岳梅倒是没想到,刺客居然是巫重。

    “不对,巫重不就是那个叫做帝莘的孤月海的小子?”

    岳梅回过神来,想起了什么。

    “你应该叫他为神帝才对,没想到,来的不是叶凌月,反倒是他。”

    说起了帝莘,陈沐的手不禁收拢了几分。

    帝莘那张妖孽至极的脸,一闪而过。

    是巫重,也是凤莘,同样也是帝莘。

    那个男人,当初在北青时,就曾让陈沐很是嫉妒,更何况,也是他,当初一怒之下,灭了混元宗。

    若非是混元宗被灭,他陈沐又怎会家破人亡,如今成了这副不人不神的凄惨模样。

    陈沐的心底,怒意如惊涛骇浪,层层不绝。

    “可那小子,很难对付,如果真是他,我们只怕是……”

    岳梅迟疑道。

    她也没有忘记,当初的帝莘,是如何的惊世骇俗,他的天赋,在孤月海时,就已经独树一帜。

    如今他贵为神帝,若是真的出现在瑶池仙榭,必定不会放过他们。

    “怕什么,你别忘了,不仅仅是他,如今的我们也是今时不同往日。我们还有冥棺在手,神帝之体,可是比真龙之体还要珍贵的存在。”

    陈沐的眼眸里,杀机瞬闪而过。

    “这?!沐哥,难道你是想让冥棺将其吞食?”

    岳梅惊了惊。

    “我虽能掌控冥棺,但却一直只是部分掌控,若是给冥棺提供比玄阴之体更加高级的祭品,相信冥棺必定会完全归我所用。天堂有路那小子不走,偏偏自己送上门来。明日,就是那小子的死祭。”

    陈沐冷笑道。

    “可是沐哥,帝莘和那曾姓驯兽师看上去实在是不像,外貌年龄倒是还好说,可那身形气势就不同了。”

    岳梅迟疑道。

    曾姓驯兽师的实力不俗,可绝对比不上帝莘。

    “你不用担心,巫重和帝莘乃是同一个人,他身上一定也有古凰血,明日,只要将那几人带进凤凰台,古凰一见仇人,必定会发狂,届时,你我再出手,管他鬼帝还是神帝,到了我们手下,都是一具尸体。杀了神帝,我们才能杀上神界。”

    陈沐满脸的自信。

    岳梅也是听得一惊一乍的。

    两人当即商量了起来,如何应对“帝莘。”

    可此时,叶凌月还在屋内提取体内的古凰血。

    烛照告诉了叶凌月化解古凰血的法子后,叶凌月催动神印之力,体内的玄阴之血也在呻吟的作用下,流淌了起来。

    神念一动,叶凌月清楚看到了自己的脏腑和一条条错综复杂的血管。

    每一条血管里,玄阴血都在潺潺流动。

    叶凌月的玄阴血,很是纯净,大概有七成乃是八成之间。

    余下的血,则是她身为人神的混血,以及极少数的古凰血。

    其中又以古凰血最少,发现难度也是最大的。

    好在叶凌月的神念了得,约莫是一刻钟后,叶凌月的神念终于在自己的心脏附近,发现了几滴金红色的血液。

    那就是古凰血,叶凌月发现了古凰血后,精神一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