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3章 又见冥纹
    在叶凌月看来,异域方面,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她反倒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若是早前,天魔廷按兵不动,那是因为紫堂宿的震慑的缘故。

    那如今紫堂宿已经离开了神界,相信这个消息,一定也已经传出去了,帝魔家族也好,天魔廷也罢,绝不可能这么老实。

    “那我们该怎么办?”

    叶银霜紧张道。

    “暂时按兵不动,我们先去瑶池仙榭。”

    叶凌月说罢,手下符光一闪,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夏都城门外。

    一日之后,叶凌月和叶银霜已经到了瑶池仙榭所在的云海悬崖旁。

    “哗,这就是瑶池仙榭,果然是如传闻中一样,是仙境般的地方。凌月,你去过神界,比起来,是神界美还是瑶池仙榭美?”

    叶银霜望着云海。

    孤月海掌控了人界后,人界灵气变幻,各地异兽和异植频出,环境也是被破坏了不少。

    瑶池仙榭却是和当初看着没有多大的区别,依旧是一副云海缭乱的模样,也难怪叶银霜艳羡不已。

    这时才是晨间,瑶池仙榭在晨曦之中,云海五光十色,守山大阵闪耀着,遥遥可见瑶池仙榭里一片亭台楼阁,灵植灵兽繁衍的景象。

    叶银霜问罢,身旁却是半天没有回应。

    叶银霜纳闷着,再一看叶凌月。

    却见身旁的叶凌月凝视着云海。

    叶凌月脑中,显现出的,却是另外一番场景。

    她上一次来瑶池仙榭,还是和巫重一起来的,那时她身怀重伤,是为了古凰血而来。

    如今云海依旧,却是物是人非。

    古凰也好,巫重也罢,都已经……

    叶凌月眸光微微一变,说起了古凰,她不由想起了瑶池仙榭的护山大阵。

    瑶池仙榭的护山大阵,正是由古凰支撑的。

    可是据叶凌月早前得到的消息,当初叶凌月为了小乌丫,强取了古凰几滴心头血,古凰自此一蹶不振,没多久就陨落了。

    提起这件事,叶凌月还觉得有些汗颜,她当时也是年少无知,并不知古凰心头血如此重要。

    古凰陨落后,瑶池仙榭的护山大阵也跟着崩溃了,瑶池榭主为此还重新布置了护山大阵。

    “咦?”

    叶银霜身旁,叶凌月忽是轻咦了一声。

    “凌月,你可算是回过神来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叶银霜抱怨道。

    “护山大阵怎么和当初一模一样,明明古凰早已陨落。”

    让叶凌月纳闷的正是这一点。

    当初叶凌月和巫重前来瑶池仙榭,她实力卑微,还不懂得什么护山大阵的道理。

    可如今叶凌月二次再来瑶池仙榭,早已是不同凡响了。

    她身上更有神机符,可以清楚地看破瑶池仙榭这个级别的护山大阵。

    那大阵,分明是以古凰为核心,构建的一个凰极大阵。

    这也就是说,古凰分明没有事。

    再或者说是,在原来的古凰陨落后,瑶池仙榭又寻觅到了一头古凰。

    但是这个几率,无疑是很低的。

    毕竟人界的古凰乃至古龙的存在数量,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凌月,前方有人过来了。”

    叶银霜一眼就看到了云海深处,有几人飞掠而出。

    那是几名白衣男女,衣袂翩翩,犹如惊鸿掠影,飞驰而来。

    看到那几名男女时,叶凌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男人?

    瑶池仙榭什么时候开始收授男弟子了?

    她早前,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

    可看那几人的装扮,分明就是瑶池仙榭的弟子。

    还是说,叶流云在任后,改了瑶池仙榭的规矩?

    叶凌月正思忖着。

    “前方何人,竟敢擅闯瑶池仙榭!”

    那几名弟子已经过了云海,落在了叶凌月和叶银霜身前。

    几人看看两人,一个是衣着简陋的少年,还有一人是二十多岁的圆脸女子,两人身上也无什么名贵的配饰,一看就不是什么名门之后,几人说话的语气,就愈发不客气起来了。

    几人一脸的蛮横,训斥着叶凌月等人。

    叶银霜一听,不乐意了,好歹叶流云也是瑶池仙榭的掌门,这些人,不过是她手下的弟子,竟敢如此训斥她们。

    “你们……”

    叶银霜正欲发火,一旁的叶凌月连忙示意其不要多说。

    叶凌月对几人的话,仿佛全然不以为意,拱了拱手,很是恭敬道。

    “几位师兄师姐有礼了,在下叶家子弟,此番到瑶池仙榭来,是想来找贵派掌教宝报讯的。”

    几名弟子一听,睨了叶凌月一眼。

    “谁是你师兄师姐,可不要胡乱套近乎,什么报讯不报讯,掌教没空见你们,滚。”

    “放肆,喊你们一声师兄师姐,你们还上天了不成。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你可知我们是谁……我们可是你们掌教的妹妹。”

    叶银霜恼火道。

    “掌教的妹妹,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冒充掌教的妹妹,敬酒不吃吃罚酒,祭大阵,把这两头母狗赶出去。”

    那几名瑶池仙榭的弟子冷笑道。

    只听得“铿”的一声,几名弟子的腰间,灵器纷纷出鞘。

    那灵器,寒光熠熠,闪动着逼人的利芒。

    灵器齐齐而出,朝着叶银霜袭去。

    叶银霜憋红了脸,也是不甘示弱,手腕一振,一把灵剑舞得水泄不通,想要与几人硬碰硬。

    “银霜姐。”

    叶凌月冷眼一看,却见那几把瑶池仙榭的灵器上,一阵异光闪动。

    一种熟悉的感觉,陡然而生。

    那是……叶凌月看到灵器上,居然也有一片黑漆漆的纹路。

    那纹路,看上去竟和早前她在夏宫击溃的那些冥纹一模一样。

    又是冥纹?

    叶凌月看到了那些冥纹后,一阵心惊。

    这些冥纹,不是早已在夏都时就已经被消灭了嘛,怎么突然之间,又出现在瑶池仙榭。

    在这些冥纹的加持下,几名瑶池仙榭的弟子的灵器势不可挡,叶银霜很快就险象环生。

    叶凌月见状,也不敢大意,指尖一动,却见了突突几团火焰,骤然而生。

    那火焰呈火球状,分袭向了几把灵器。

    火球一碰上灵器,灵器表面的那些冥纹,就如冰雪见了阳光,瞬间熔掉了。

    几把灵器失了冥纹,就如石如大海,扑通几声,跌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