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6章 两种法门
    无论如何,能够获得一门新的法门,总归是好事。

    叶凌月早前在青妃身上也算是见识了尸虫体的厉害,那尸虫体,几乎可以无视一切刀枪攻击,唯独对佛火很是避讳,若是能够修炼成了,不就意味着,自己也拥有了一具天赐神体。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暗暗窃喜。

    她收回神念,准备化解了这场冥棺危机后,再具体研究尸虫体的好处。

    可就在叶凌月准备破开冥棺时,她的脑中,又多了什么。

    “冥棺认主,获得法门,冥纹炼化。冥纹者,杀一人,将其魂魄炼化,可得一种冥纹,被杀者愈强,冥纹越强。”

    这下子不仅仅是叶凌月,就连烛照都吃了一惊。

    “这口冥棺里,居然有两种法门,丫头骗纸,你这次还真是赚大发了!”

    烛照咋舌道。

    而且严格意义上算起来,这冥纹炼化,听上去,可比那尸虫之体还要厉害。

    毕竟尸虫之体,只能用于本身,可是冥纹,那可是用来御敌的,早前青妃用来夏宫里的冥纹压制群雄,这可是叶凌月亲眼目睹的。

    一口冥棺,两种法门,虽然耗费了一些玄阴血,可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叶凌月不禁庆幸,早前那冥棺贪婪,想要将其吞噬,否则,她也不会进入冥棺体内,得了两种法门。

    要知道法门这种东西,也是可遇不可求,就连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都未必人人都有。

    彻底领悟了冥纹炼化后,叶凌月神念一动。

    冥棺认主之后,整口冥棺都已经被叶凌月所用。

    早前消失的棺口裂缝也随之出现了。

    叶凌月用手轻轻一推,那冥棺口就打开了。

    “不知外头的情形怎么样了。”

    叶凌月心里嘀咕着,准备爬出冥棺。

    可当她刚探出个脑袋时,就感到有些不对劲。

    耳边是风的呼啸声,冥棺正飞速下落。

    “夏侯颀?”

    叶凌月一眼就看到了准备和冥棺同归于尽的夏侯颀。

    她很是诧异,正准备询问。

    冥棺已经“轰”的一声落地,地面上,扬起了一阵嚣尘,夏宫外,被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颀儿!”

    太后一干人等,目睹这一幕,都是惊慌失色。

    尤其是太后,她看到颀儿的魂魄与冥棺同归于尽,只觉得肝胆欲裂。

    她不顾身旁的那些侍卫宫女的阻拦,一路跌跌撞撞,几乎是半爬半踉跄,到了冥棺的周围。

    那口巨大的冥棺已经化为了碎片,一堆的废墟。

    “冥棺被毁了?”

    众人见冥棺化为了碎片,吃惊之余,也松了口气。

    这口冥棺,居然真的被夏侯颀给毁了。

    在冥棺落地之时,那些冥虫,还有夏宫的那些冥纹也都跟着消失了。

    想必这口冥棺就是这一切的根源,冥棺一毁,它们也跟着消失了。

    可惜的是,夏侯颀也死了,还有叶凌月也被冥棺吞噬了。

    这玩意要是不毁,他们也真是束手无策了。

    可是同时众人的心底又是忧心忡忡,这口冥棺不过是暗之领的祭器,青妃死了,冥棺毁了,暗之领的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如今的人界,连夏帝都陨落了,女帝也陨落了,人神界是否还能阻挡得住暗之领的疯狂攻击。

    “颀儿,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母后一人。你死了,你父皇也死了,你让母后一个人怎么独活。”

    太后一脸的泪水,踉跄着,扑倒在那片石棺废墟上。

    就在太后哭得昏天暗地之时,废墟忽是发出了一阵异想。

    “太后,小心。”

    南十四快步上前,将太后护在了身后。

    一阵咳嗽声,只见废墟里,爬出了一个人影。

    夏帝夏侯颀一身的灰头土脸,手脚并用,爬出了废墟。

    “颀……颀儿!”

    太后看到夏侯颀,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她颤声,上前几步。

    “太后,不可,那人未必是夏帝。”

    南十四满脸的警惕,上下打量着夏侯颀。

    夏侯颀早前魂魄受创,肉身又被冥棺吞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

    夏侯颀爬出了废墟后,也没有立刻上前与太后相认。

    他慌忙回头,在废墟里一阵乱刨。

    这时,废墟里又伸出了一只手来。

    比起夏侯颀来,那只手的模样就惨得多,手上满是献血。

    可夏侯颀却不顾这些,他疯了似的,将那些残垣断壁都推开了。

    “凌月,你没事吧?”

    夏侯颀将那只手的主人小心翼翼搀了出来。

    “夏侯颀,你是不是傻,你差点害死我!”

    叶凌月抹了把脸,一脸都是灰。

    天知道,夏侯颀方才在黑暗中听到她的声音时,激动的差点昏过去。

    她如今的模样,说多凄惨,就有多凄惨,吃了一嘴的土不成,那口冥棺也跟着毁了。

    虽说冥棺里的冥纹已经比她领悟了,可冥棺本身的存在,对于叶凌月发现暗之领的由来很是有好处。

    叶凌月本来还打算,离开夏都之后,用白色鼎息将那口冥棺好好检查一番,兴许能发现暗之领的一些蛛丝马迹。

    这下子可好,夏侯颀一个同归于尽,直接将重要证据的冥棺给毁了。

    暗之领的来由,到底何年马月才能调查清楚?

    不过事情也不算是太糟,好歹,夏侯颀的魂魄在方才的爆炸中,和肉身合二为一,他总算是魂魄归体了。

    除去了冥棺后,夏侯颀身上的冥纹隐患也根除了。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夏侯颀傻呵呵的笑道,他已经多久没有听到叶凌月这般恼火的训斥自己了。

    身居高位久了,他甚至连这种机会都异样珍惜。

    “颀儿?你真是颀儿?”

    太后颤颤巍巍,走上前去。

    夏侯颀这才想起了自家老娘来。

    “母后,是孩儿,孩儿让你担心了。”

    夏侯颀上前,轻声安抚着太后。

    “你真的是……叶施主?”

    南十四阿弥陀佛了一声,走上前去,一脸复杂,望着浑身都是血的叶凌月。

    叶凌月竟然没有死,那毁了这口冥棺的到底是叶凌月还是夏侯颀?

    还有叶凌月这一身的血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