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2章 血色冥纹
    第3404章

    冥棺出现之时,最初是寻常的石头色,到了后来,棺体上布满了冥纹,呈黑色。

    可吞噬了夏侯颀的肉身之后,冥棺三度发生了变化。

    冥棺就如被点燃了般,发出了一片烙铁般的红色。

    上面的那些冥纹,也从黑色,变成了红色。

    就如一颗心脏上,包裹着大量的毛细血管。

    那些红色的冥文,突突突跳动了起来,就如心跳一般。

    整个棺体就像是一颗心脏。

    吞噬了夏侯颀的肉身后,冥棺尝到了甜头,它虎视眈眈,望着夏侯颀的魂魄。

    那个拥有玄阴之体的女人不好对付,可没有了肉身的夏侯颀就不同了。

    只要再吞噬了夏侯颀的魂魄,冥棺就可以趁低成熟。

    冥棺上,那咧开的如嘴一样的裂缝,又张大了几分。

    “真龙之魂……”

    冥棺之内,居然含含糊糊,发出了一阵叫声。

    “夏侯颀,跟着我。”

    叶凌月意识到了冥棺的目标是夏侯颀后,神识一动,叶凌月的神念,牢牢缚住了夏侯颀。

    夏侯颀的魂魄,就被叶凌月束在了身旁。

    她手中,祭出了一张瞬移符。

    一人一魂的身影,陡然消失了。

    冥棺一件两人消失了,也不惊慌,棺体上,那血红色的冥纹亮了亮。

    只见夏宫外的地面上,大量的冥纹迅速滋生,化成了无形的屏障。

    半空中,叶凌月的身子骤然现身。

    叶凌月再看手中的瞬移符,符箓上,居然也爬满了冥纹。

    好霸道的冥纹,居然连符箓都直接给污染了。

    叶凌月再一看自己身上的储物袋,里面的冥纹,包括她辛苦炼制的几张天符,居然无一例外,都被那血色的冥纹给污染了。

    冥棺上的冥纹化为了血色之后,威力更强了。

    不仅仅是叶凌月的符箓,就连在场其他人的兵器,在这一刻,也犹如生锈了般,兵器上都长出了一片片锈迹般的冥纹。

    兵器发出了卡擦声响,一下子折断了。

    符箓不能用了,兵器也不能用了。

    众人此时,都觉得一片心灰意冷。

    “这口棺材,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这么厉害。”

    连常武都觉得一片胆战心惊。

    青妃看着那些血色的冥纹,也是惊喜连连。

    连她都没想到,冥棺吞噬了真龙之体后,会变得如此厉害。

    连身为神族的叶凌月,对冥棺都是束手无策。

    这么一来,青妃对于暗之领的敬仰之意更加明显了。

    冥棺上的血纹这时又红了红,棺体上一阵颤抖。

    青妃连忙躬身跪下。

    “冥棺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那冥棺显然是有话要说。

    冥棺发出了一阵隐隐呜呜的犹如风一样的声音,青妃侧耳倾听了片刻,这才起了身。

    她不怀好意着,扫了眼叶凌月,再看看面色惨淡的其他人。

    在场的,都是在人界和神界叱咤一时的存在,可在这口暗之领的冥棺面前,却是毫无法子。

    “诸位,你们若是还想活着离开这里,倒是还有一个法子。”

    青妃笑盈盈地说道。

    “什么法子?”

    宋管事第一个忍不住,急忙问道。

    光是看到那口冥棺,宋管事就觉得两股战战,忍不住想要遁逃。

    他不求其他,只求能够平安脱困。

    只要躲过了今晚,什么天门管事,他才不稀罕呢。

    “冥棺说了,它可以不杀你们,也可以放过夏都的子民,作为交换条件,你们必须拿下叶凌月。冥棺只要她当祭品即可。”

    青妃指向了叶凌月。

    在见识到了玄阴之血的甜美之后,真龙之体和振龙之魂对于冥棺而言,都成了白粥青菜,不入眼了。

    让叶凌月当祭品?!

    在场众人一听,面色各异。

    “以人为祭,实乃罪过。恕老衲恕难从命。”

    南十四摇了摇头。

    “副门主,我们还犹豫什么,只要抓住叶凌月,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宋管事看了看常武。

    反正天门也一直想要对付叶凌月。

    常武瞥了眼叶凌月。

    成了众人目标的叶凌月,此时看上去并无多少惧色。

    她面色如常,依旧是和夏侯颀的魂魄并肩而立。

    仿佛方才青妃口中所说的,并不是她。

    杀叶凌月,的确是天门的目标,也是孤月海乃至常武到神界来的目的。

    只是……“我天门办事,素来随心所欲,不受人指使。想要借刀杀人,恕难从命。”

    常武硬声说道。

    他要杀叶凌月,夺封天令,那也是光明正大,绝不会受一口棺材的摆布。

    至于混元宗那伙人,他们倒是想要交出叶凌月来换取一条生路,可是奈何,他们压根不是叶凌月的对手啊。

    “青妃,你想要杀我,又何必假借他人之手。不放我们来斗一斗。”

    叶凌月斜眼,睨了眼青妃。

    “叶凌月,你别以为,你成了神族,我就怕了你。”

    青妃被叶凌月激的面色一阵发白。

    “冥棺大人,请赐窝暗之神力,将这女人斩落在棺前。”

    青妃话音才落,冥棺似也听懂了她的话。

    冥棺的血纹,又是亮了亮。

    这一次,发生变化的却是冥虫以及青妃的魂魄。

    原本漆黑一片的冥虫,身体开始变色,化为了红色。

    再看青妃,她的体表也出现了类似的血色冥纹。

    冥虫扑翅着,落到了青妃的身上。

    原本没有了肉身的青妃,只见了那些冥虫,一只只争先恐后,钻进了自己的魂魄。

    那些冥虫一入体,青妃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是一下子炸开了般。

    身上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叶凌月,受死吧!”

    青妃身形一变,就见飞身一掠,到了叶凌月的面前,手掌化为了利爪,腾的袭出。

    “夏侯颀,退开。”

    叶凌月轻轻一送,将夏侯颀的魂魄送到了南十四等人身旁。

    她手中多了几张空白的符纸。

    身上的符箓悉数被污染,叶凌月索性即时做符。

    三笔两画之间,一张火炎爆符祭出。

    只听得轰的一声炸响,火炎爆符直接击中青妃新形成的肉身。

    青妃被狠狠摔了出去,待到她起身时,身上已经多了个血窟窿。

    可那血窟窿之中,无数的冥虫攒动,很快就以肉眼那可见的速度修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