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0章 她是最好的诱饵
    佛灯又熄灭了几盏,伴随着灯灭,所有人都明白,夏侯颀失败了。

    用真龙之魂,并不能引出冥棺。

    “夏侯颀,你还是死心吧。冥棺又不蠢,没有足够的诱惑,又怎么会出体。你就等着冥棺破体,魂飞魄散吧。”

    青妃得意道。

    冥棺就好比一头难缠的小兽,在了关键时刻,权衡利弊之后,果断发弃了真龙之魂。

    毕竟只剩半刻钟不到,冥棺就会破体,届时吞噬了真龙之体后,再吞噬真龙之魂,岂非是更加两全其美。

    “到时候,你也好,叶凌月也罢,还有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死!”

    青妃目露恨色,扫了众人一眼。

    “糟糕,没想到,那冥棺比想象的还要聪明。”

    叶凌月也没料到,在使出了杀手锏,用夏侯颀的真龙之魂做诱饵后,计划依旧是失败了。

    夏侯颀的眼眸暗了暗,看着自己的肉身。

    “抱歉,我还是失败了。”

    这一声抱歉,满是无力和不甘。

    “颀儿,你快走。凌月,你带着颀儿的魂魄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太后眼看夏侯颀的计划失败,上前恳求道。

    “母后,你不要再为难凌月了。我的魂魄离体已经六天六夜,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只要时间一过,我的魂魄就会魂飞魄散。孩儿不孝,宁可在这里陪伴母后和大夏的子民们。”

    夏侯颀语气沉重地说道。

    他不愿意,再拖累任何人了。

    “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法子了?”

    在场所有人的心中,都重复着这句话。

    可是他们也全都毫无法子。

    “连真龙之魂都无效嘛……”

    叶凌月凝视着哭泣不止的太后和一脸颓然的夏侯颀,眉头越拧越紧。

    她的脑海中,反复都是夏侯克在秘史中所说的话。

    真龙之体,真龙之魂……叶凌月眼眸深了深。

    忽然间,叶凌月大步向前,走入了佛灯之中。

    此时叶凌月和夏侯颀一起并肩立在了佛灯之中。

    三十六盏佛灯,已经熄灭了十一盏,余下的二十五盏佛灯,也是或明或暗,看上去随时都要熄灭。

    “老和尚,你是否还有余力念经?”

    叶凌月目光如炬,看向了南十四。

    南十四一愣,半晌,才明白过来,叶凌月正和自己说话。

    “叶小……叶施主,你何出此言,诵经,老衲自是会的。”

    “我让你再念一次法华经。”

    叶凌月坚定地说道。

    “可是凌月,我的魂魄不能引出冥棺。”

    夏侯颀也不明白,为何叶凌月还要再浪费心力和时间。

    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早一步离开夏都。

    “你的魂魄不够引出冥棺,所以我才要和你一起引出冥棺。一缕真龙之魂不够,那神帝之魂,神帝之体,可够?”

    叶凌月目光一沉,说话之时,看向了一旁静立着不懂的夏侯颀的肉身。

    秘史中也曾说过,冥棺喜欢的,乃是罕见的魂魄和肉身。

    夏侯颀之所以能够召出冥棺,乃是因为他是真龙天子的缘故。

    除了真龙之体,更加高级的肉身和魂魄,同样也能引出冥棺。

    放眼整个人界,比真龙之体还要高贵的存在,可说是绝迹了。

    可叶凌月在就不同了。

    叶凌月是何人,她是月华帝姬,神界的三大神帝之一。

    不仅如此,她还拥有玄阴之血,是玄阴天女。

    “吾以女帝之躯,玄阴做饵,不信引不出冥棺。”

    叶凌月说罢,手一拂。

    她的指尖,灰色的混沌佛莲火骤然而生。

    手一扬,灰火“噗噗”数声,落到了佛灯之上。

    已经熄灭了的佛灯,再度燃烧起来。

    那灯光之下,叶凌月那张“平凡”的脸,别映照的熠熠生辉,一股惊人的气势,喷薄而出。

    好一个女帝之躯,玄阴做饵!

    这就是月华帝姬!

    在场众人,无比被叶凌月这一时的气势所摄。

    “阿弥陀佛,女帝好气魄,老衲甘拜下风。”

    南十四眼底,却是多了几份崇敬之意。

    叶凌月成名之后,还未曾与南十四打过交道。

    老和尚对其的印象,更多的是建立在佛宗的一些传闻中。

    光冲着那一位,为其舍弃佛缘,堕入红尘,南十四对叶凌月最初的印象并不算好。

    可今日一见,姑且不论其他,光是凭着叶凌月打着一份气魄,就已经是超凡脱俗。

    南十四冲着无怒和尚点了点头,无怒和尚心领神会,与南十四一道,开始念经。

    却听得经文袅袅,犹如空谷来音,又如天籁传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

    法华经文一出,佛灯光华更亮。

    置身在佛灯之中,叶凌月和夏侯颀顿觉如沐浴在暖阳之下。

    已然沉寂的夏侯颀的肉身,也在悄然发生了变化。

    夏侯颀的胸膛,剧烈起伏不定。

    他的身子,不断颤抖着。

    渐渐的,光洁无物的皮肤上,就如龟裂般,生出了一条条细长的纹路。

    那些纹路,盘错在一起,错综复杂。

    那是冥纹……尤其是在夏侯颀的印堂区域,冥纹尤其的多。

    叶凌月看到这一幕,眼眸闪了闪。

    “滋滋滋”

    这时,夏侯颀的肉身骤然睁开了眼。

    只是他的眼中,空洞无物,就连眼白都呈现出一片幽黑色。

    他的喉结动了动,咽喉里发出了一阵犹如蛇鸣般的声响。

    “血……”

    他望着叶凌月,双手下意识挥动着,仿佛看到了最美味可口的猎物,随时都要扑上前去。

    正如叶凌月预料的那样,她的血肉,对冥棺的诱惑,远超过了夏侯颀的真龙之魂。

    可他才晃动着走了几步,到了三十六盏佛灯之前,碰触到佛灯的光芒之后,就如被烫到了般,发出了一阵惨呼声,身子摇摇晃晃,又往后退了几步。

    “颀儿!”

    太后见了,惊呼着想要上前,却别身旁的宫女侍卫拦下了。

    “母后,那不是孩儿,那是被冥棺控制的傀儡。”

    夏侯颀见状,半忧半喜。

    喜的是,冥棺总算是有了反应,忧的是,冥棺控制了他的肉身,迟迟不肯出体,距离冥棺破体只有最后一点时间了。

    ~继续努力求月票,最近家里有事,缓不过来,月票的加更,欠到月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