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9章 有反应了
    冥棺一旦破体,夏侯颀连最后的生机都没了。

    如果秘史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剩下的半刻钟,就是夏侯颀最后能够争取的时间。

    “凌月,多谢。”

    夏侯颀冲着叶凌月颔了颔首。

    作为朋友,叶凌月已经为他做了很多了。

    “颀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后双眼满是泪水,上前想要拉住夏侯颀,可一靠近,却是扑了个空。

    “母后,孩儿不孝,让你担心了。放心,冥棺是孩儿放出来的,孩儿一定会将其封存回去。”

    夏侯颀一脸愧疚,望着这几日苍老了不少的太后。

    若非是他心生贪念,也不会被夏侯克有机可乘,冥棺入体。

    凌月说得对,这一切的后果,都应该由他自己来承受。

    “颀儿,你想要做什么?不可,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太后仿佛猜到了什么,哀求着夏侯颀。

    夏侯颀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青妃,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不该牵连到其他人。你放过大夏的子民,我随你,一起前往暗之领。”

    夏侯颀淡淡说道。

    叶凌月已经将秘史中的记载,告诉了夏侯颀。

    作为大夏的皇帝,他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要被作为祭品。

    夏侯克这么多年来,都在等待有人开启冥棺,直到了夏侯颀这一代,才真正开启了冥棺。

    “呵~夏侯颀,你说的简单,你害得暗之领损失惨重,如今想要一人承担?你承担的起嘛。暗之领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你还是乖乖等待冥棺成熟,待到冥棺将你的肉身和魂魄一起吞噬,冥棺成熟,你也算是将功补过,立下了功劳。”

    青妃见到夏侯颀,眼神复杂。

    这个男人,即将被冥棺吞噬。

    可为何,他的神情之间,没有半分恐惧。

    和早几个月,敏感脆弱的夏侯颀相比,眼前的夏侯颀,肃然只有一缕魂魄,可却判若两人。

    他变得坚定,不惧生死。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缘故?

    一想到这里,青妃的心情愈发糟糕。

    “我不会向冥棺妥协,前往暗之领,只是为了终结的大夏和暗之领的合作关系。”

    夏侯颀说道。

    冥棺会孵化出冥纹和冥虫,他不能让冥棺留在大夏,留在人界。

    它从哪里来,就应该回到哪里去。

    由夏侯克开始的合作关系,将由他夏侯颀来终结。

    “夏侯颀,你没了肉身,难道也没了脑子不成?你以为,两边的合作关系是说终结就能终结的?你们大夏欠了暗之领的,只能用大夏子民的血肉来偿还。多说无益,你就等着冥棺破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身被吞噬吧。”

    青妃冷笑道。

    夏侯颀皱皱眉,却见其走到了南十四身旁。

    “大师,还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南十四怔了怔。

    “夏帝,你何出此言,老衲应该怎么帮你?”

    “大师用佛门法华经,祝我魂力更强一些,引出在下肉身内的冥棺。”

    夏侯颀斩钉截铁的说道。

    对于冥棺而言,真龙之体和真龙之魂都是它最可口的食物。

    相比较之下,真龙之魂更具有诱惑力,那是人一身精髓所在。

    按照秘史中所说,夏侯颀打算用自己的魂魄做饵,在冥棺成熟之前,引出冥棺。

    魂力越强,对冥棺的吸引力也就越强。

    “这法子,未免太冒险了些。”

    南十四为难道。

    夏侯颀的做法,听上去是可行的。

    可一旦冥棺被引出来,一定会疯狂的追缉魂魄。

    比起肉身来,魂魄无疑更加脆弱不堪,一旦被吞噬,后果也更加不堪设想。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朕已经决定了,还请大师诵经。”

    夏侯颀看了看叶凌月,这一路上,叶凌月为了大夏子民和他已经做了不少。

    他要向叶凌月证明,他也可以化解这场浩劫。

    叶凌月冲着夏侯颀,赞许的点了点头。

    夏侯颀的做法,已经是眼下最可行的做法了。

    “夏帝慈悲,老衲就助你一回。”

    说罢,南十四衣袖一挥,却见其衣袖间,出现了多盏佛灯。

    那佛灯整齐有序,落在了夏侯颀的身边,形成了一个圆圈。

    南无山的这种佛灯,一盏就相当于是一盏凝神灯。

    三十六盏佛灯,牢牢守护住了夏侯颀的魂魄。

    南十四盘腿而坐,看是念经。

    佛门法华,乃是一门高明的佛法。

    诵经之时,一阵阵梵音不绝与耳,夏侯颀的魂魄在佛灯之中,魂魄之力渐渐增强。

    “夏侯颀,你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想要引出冥棺,没那么容易。”

    看到夏侯颀在最后半刻钟里,还在做垂死挣扎。

    青妃冷冷一笑。

    时间在分分秒秒过去。

    夏侯颀的魂魄之力在不断变强。

    无怒和尚的背上,夏侯颀的肉身里,依旧是没有半点动静。

    忽然间,无怒和尚脸色变了变,就跟见了鬼似的,看向了夏侯颀的肉身。

    “身体在动……”

    无怒和尚脸色难看了几分,他慌忙放下了夏侯颀。

    却见夏侯颀的膛上,一阵阵激烈的起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冥棺有反应了!”

    太后等人不由大喜。

    看样子,夏侯颀的魂魄对于那口冥棺而言,的确有吸引力。

    叶凌月却是皱了皱眉。

    她也感觉到了夏侯颀体内的那股属于冥棺的森冷之感。

    可同时的,她又感觉到,冥棺的气息伴随着夏侯颀的魂力的增强,并没有变强。

    相反,它开始减弱。

    似乎是,冥棺在权衡了一番后,还是选择了现在夏侯颀的体内成熟。

    那冥棺,难道是有智慧的不成?

    居然还懂得取舍?

    叶凌月暗暗纳闷着。

    就在这时,环绕在夏侯颀身旁的那三十六盏佛灯,只听得“噗噗噗”数声凤,佛灯一瞬间,就熄灭了好几盏。

    南十四和夏侯颀俱是一惊。

    再看看夏侯颀的肉身,早起还在躁动的夏侯颀的肉身,此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失败了!

    夏侯颀和南十四面面相觑,利用夏侯颀的魂魄吸引冥棺出体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