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0章 被识破了?
    天万鬼一起使用冥曲,冥曲的威力才可以惊人,影响整个夏都。

    可如今,万鬼一下子消失了,青妃一下子孤立无援,冥曲的威力也再难以发挥。

    “不可能……那些冤魂呢,怎么一下子都不见了。是你,老和尚,你到底做了什么?”

    青妃手足无措,面色一片惨白。

    “阿弥陀佛,青施主,老衲早已说过,邪不胜正。万鬼消失,并非是老衲一人的力量,而是整个夏都百姓的功劳。”

    南十四沉吟道。

    “不可能,暗之领的冥曲不可能会败。”

    青妃失魂落魄,退了几步。

    “什么暗之领光之领,在我们佛宗面前,都不过是过眼浮云,你这妖女,还是束手就擒吧。”

    无怒和尚大步上前,作势就要擒拿青妃。

    方才万千百姓一起诵读金刚经,冤魂果真被超度,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怒和尚还以为,全都是佛经的功劳,对自家佛宗的信心空前膨胀。

    一旁的南十四见了,却是暗暗摇头。

    虽说万鬼咆哮,随之消失,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被金刚经超度的缘故。

    可南十四很清楚,金刚经不过是压死万鬼的最后一根稻草。

    真正让万鬼超度的,乃是早前那位叶方士的过去曲。

    人之初性本善。

    无论是青妃,还是万鬼,在最初之时,都是心地善良之辈。

    万鬼作孽,乃是冤魂不散。嫉恨过去的缘故。

    一首过去曲,让他们回忆起了往昔的家人、亲朋、爱人,触动了他们心底最后的一丝柔软。

    怨念消除,再用了佛经超度,哪怕是最普通的佛经,也骤然生效。

    所以让万鬼真正消失的,并非是佛宗的金刚经,而是那位叫做叶方士的一首三生曲。

    南十四也听过数次三生曲,可早几次,南十四从未被触动过,更不用说回忆起尘缘。

    唯独这一次,被这位少年的笛音,带回了过去,险些重回红尘六道。

    这份功力,比起三生谷的谷主洛三生来还要犹胜一筹。

    这也让南十四,对叶方士的真正身份越发好奇了。

    青妃失去了万鬼助力,已经是万念俱灰,她垂头丧气着,看上去已经了无生机。

    无怒和尚一手小擒拿手,眼看就要将青妃捉住。

    可这时,青妃面色一变,只见其忽的身法一迅,错开了无怒和尚的袭击,一手抓向了夏侯颀的肉身。

    夏侯颀魂魄离体,一直昏迷不醒。

    早前看守他的侍卫宫女,也都一时疏忽。

    没有人会想到,青妃在了最后关头,会忽然发作。

    青妃抓起了夏侯颀,放声大笑道。

    “夏侯颀,我这辈子都是毁于你之手。,我就算是死,也要拖着你垫背。”

    青妃干瘦如柴的手,扼住了夏侯颀的咽喉。

    “你们不要过来,谁要是靠近一步,我就掐断他的脖子,大不了大伙同归于尽。”

    无怒和尚脚下一动,太后就惊呼道。

    “大师,不可,切不可伤了颀儿。”

    夏侯颀昏迷的情况下,没有半点元力和精神力护体,这时候的他,和一名凡夫俗子没什么两样。

    “无怒,不可。”

    南十四唯恐青妃伤了夏侯颀,示意无怒不可妄动。

    “青妃,你不用再做困兽之斗。”

    叶凌月边是留意着青妃的举动,便是看了看天色。

    一夜又过去了。

    夏侯颀的魂魄离开肉身,已经第六天了,余下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了。

    “方才的曲子,是你吹的,我问你,夏侯颀到底在哪里?”

    青妃这才留意到眼前多了位貌不惊人的少年。

    她同时也注意到,叶凌月的腰间,插着一根笛子。

    青妃这时,已经是大彻大悟。

    她方才浑浑噩噩之中,中了别人的暗算。

    方才出现的“夏侯颀”分明就是幻境,一切都是眼前这位少年捣得鬼。

    青妃忽是目光一厉,直勾勾盯着叶凌月。

    叶凌月吃了一惊,青妃竟是直接质问她夏侯颀的下落,难道说……

    “我上当了,夏侯颀的魂魄,早已不在肉身里。”

    青妃手下,又收紧了几分,夏侯颀的咽喉处,已经一阵发青发白。

    “你说颀儿的魂魄不在肉身里?”

    太后一听,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那颀儿的魂魄又去了哪里?

    “原来你们也不知道,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你小子捣的鬼?你到底是谁?”

    青妃在人群里扫了一圈,盯上了叶凌月。

    “我并不懂你的意思,魂魄离了肉身,那不就是死人了?”

    叶凌月做了个诧异的表情。

    “少在那装蒜,夏侯颀是什么人,我爱了这个男人多年,对他的性子最是了解。除了叶凌月,他最爱的就是大夏的子民,还有就是孝顺那老太婆。早前夏宫被困,之后万鬼咆哮,危及子民,他都没有醒来。若是他的魂魄真的还在体内,怎么会一直迟迟不出。”

    青妃在最后关头,才发现了一点。

    她的召魂冥曲,佛宗的招魂经,常人根本难以抵挡。

    夏侯颀一直没出现,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魂魄根本不在肉身里。

    “叶方士,青妃说的一切可都是真的?颀儿的魂魄,真的不在肉身里?”

    太后踉跄一步,走到叶凌月的面前。

    尽管厌恶青妃,可太后不得不承认,青妃所说的属实。

    哪怕是最颓废时期的夏侯颀,依旧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

    百鬼咆哮,整个夏都险些沦为炼狱,夏侯颀都没有出现,难道说,颀儿的魂魄真的不在了?

    “太后,你不要听青妃妖言惑众,若是夏帝的魂魄不在,凝神灯怎么会一直亮着。”

    眼看已经被青妃看穿,叶凌月依旧是面色如常,淡淡说道。

    “也对,凝神灯一直不灭,夏帝的魂魄就一直还在肉身里,没毛病。”

    无怒和尚听了,挠了挠头。

    “凝神灯,灭过。”

    这时,南十四和青妃异口同声说道。

    就是太后,也跟着愣了愣。

    若是说,凝神灯不灭,就代表夏侯颀的魂魄还在肉身内,凝神灯熄灭,就代表夏侯颀的魂魄已经离开。

    三人都同时回忆起了什么。

    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