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8章 回忆最伤
    天消除怨念……如何才能消除怨念。

    叶凌月早前和邪神对阵过,邪神的力量根源,也是怨念。

    擒贼先擒王,要想彻底化解召魂冥曲,必须得先除去青妃。

    这一点,和青妃都是又异曲同工之效。

    面对万鬼咆哮,叶凌月倒是有几分把握,这些夏宫里的冤魂,只要和天罚皇朝的子民一样,用大品般若经超度即可。

    不过有南十四在场,若非是到了最后关头,叶凌月并不想暴露自己懂得佛门法门的事。

    她得先想想,还有没有其他不暴露自己身份,却能铲除青妃的法子。

    青妃此人,对夏帝因爱生恨,一般的超度对其根本没有用处。

    她如今成了赶尸人,肉身很是强横。

    因爱生恨,曾几何时,她对奚九夜也是如此。

    叶凌月回忆起,当初自己对奚九夜,也是憎恨无比,那还险些成了她的梦魇。

    因爱……

    “对了!”

    叶凌月在乾坤紫金袋里一番寻觅,找到了一物。

    那是根竹笛,当初叶凌月在炼器时,炼化出的中品神器。

    这玩意对叶凌月来说,并无多大用处,所以她随手就丢尽了乾坤袋。

    没想到,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

    叶凌月闭眼沉思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

    红唇贴在了竹笛上,一阵袅袅的笛音,飘了出来。

    此时,青妃正歇斯底里质问着夏侯颀,她已经频临疯狂之态。

    那笛音一出,最初并不出众。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笛音越来越响。

    南十四和无怒和尚一惊,满脸的诧异。

    “这种时候,哪来的笛音?”

    万鬼咆哮,整个夏都都处在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里,万鬼随时都会屠戮城中的城民。

    城民们惊慌失措,四处逃散,怎么还有人有闲情逸致,吹笛?

    “这笛音有些不对……”

    南十四听了片刻,喃喃自语了起来。

    “呜呜——爹娘”

    一旁的无怒和尚,却是一下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无怒和尚脑中,出现了一幕幕儿时的场景,当初他还未被送到南无山时,和爹娘一家人,共享天伦。

    他如今成了高僧,可爹娘早已作古。

    南十四的脑海中,也闪过了一些片段。

    他在成为南无山掌教之前,是一名俗家弟子。

    有妻子儿女,良田无数,可他为了追求修炼之道,斩断三千烦恼丝,抛弃妻子,这一去,就是几百年。

    现如今,也不知他的家人如何。

    这个念头一出现,南十四一惊。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他早已是六根清净之人,多少年未曾动念想过家人,今日这是怎么了?

    是那笛曲。

    南十四回过神来,他之所以回忆起当年,全都是因为听了这突如其来的笛音的缘故。

    这笛音不简单,只是听着怎么像是……南十四一愣,这不就是三生谷的三生曲!

    三生谷的三生曲,过去、现在、未来三部曲,三曲旋律各不相同。

    听者根据心境和修为不同,感受也会有所不同。

    耳边这一首,赫然就是过去曲。

    南十四身为南无山的掌教,三生曲也不是第一次听。

    可哪怕是三生谷的谷主洛三生吹奏三生曲也从未让他如此动容。

    这曲,究竟是何人所吹?

    绝对不是洛青,可除了三生谷的人之外,还有何人也通晓三生曲?

    南十四暗暗困惑,再一看青妃。

    却见青妃在听到了过去曲后,神情变了变。

    过去曲,让人不禁回到了过去。

    青妃脑中,现出了一幕。

    那一日,她策马奔腾而来,马受了惊,她险些跌落马背。

    那时,一个俊朗的男子骤然出现。

    他如天神般,抓住了她的马缰绳,将其从马背上救了下来。

    男子有着最和煦的笑容,俊挺的鼻梁,他看着自己,眼底闪动着亲切的笑。

    他的臂弯,是那么的温暖,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动听。

    落入他的怀抱的那一刻,她眼中,日月星辰骤然失色,她的眼中,只有一个他。

    夏侯颀……

    那是她与夏侯颀第一次见面。

    也是那一次,她对他情根深种。

    她魔怔了般,追逐着他。

    他对自己也一直不错,两人曾经也有过一段很好的时光。

    曲声越来越快,青妃的神情也是瞬息万变。

    她的思绪,已经陷入了回忆中,难以自拔。

    她对夏侯颀的心,也跟着不断变化。

    恨嘛,很恨。

    爱嘛,爱惨了。

    “夏侯颀,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青妃悲鸣一声,掩面痛哭了起来。

    “青妃……”

    耳边,似出现了夏侯颀的声音。

    青妃瞪圆了眼,满是泪水的眼直勾勾看向了前方。

    她好像看到了夏侯颀,正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青妃,你是真的想让朕魂飞魄散?若是朕当真魂飞魄散,你此生再也看不到朕了。”

    夏侯颀深情款款,看向了青妃。

    “夏侯颀……你总算是出现了。你……你可曾爱过我?”

    青妃面上,喜忧参半,她失神凝视着夏侯颀。

    “怎么回事?颀儿醒了?”

    南十四和无怒和尚都是一脸的吃惊,一旁的太后听到了夏帝的名字后,也是一脸的神情紧张。

    她看看夏侯颀的肉身,依旧是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反观青妃,她一脸的失神,看向了前方。

    可前方哪里有夏侯颀的影子。

    “太后,不要出声。有高人在暗中相助。”

    还是南十四反应最快,他示意太后不要多说。

    很显然,方才那一首过去曲,乃是有人在暗中吹奏的。

    对方摸透了青妃的软肋,知道其对夏侯颀情根深种。

    青妃听了过去曲,触景生情,回忆起了当初她和夏侯颀的好时光,从方才开始,她身上的怨念就淡了很多。

    那些暗去的鬼火,就是最好的证明。

    “高人?”

    太后也是一脸的茫然。

    “是他!”

    太后眼角余光一扫,忽是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人。

    南十四和无怒和尚也闻声看了过去。

    却见一名少年,倚靠在墙上,他的手中,拿着一根弟子。

    少年相貌丑陋,面上满是伤痕,却有一双又亮又清澈的眸子。

    此时,他灵巧的手指落在了笛身上,一缕缕动人的笛音,不时飘了过来。

    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